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公证处十六人,八人为华夏人,三四人在电视新闻见过,其中一人近期处理瘟疫,被封为华夏国老。

    阳国八人,也有一人在电视上见过,叫高山树夫,得了个什么的世界奖。非常的傲慢。

    吉时已到。

    场中推进一人,病体。腹胀鼓鼓,痛苦难当。面色发白。

    双方抽签。(规则,谁抽到,谁先来。每次三人组,先写单方病理,再医病体。)

    阳国先医,一骨瘦如柴的中年,写下单方封存后,三人组上前。通过望,闻,听。

    确定无须修正单方,上交公证处。

    公证处十六人,无一不认同此方可行,确诊病因正确,接下来是医疗手法与用时。

    阳国人一致认为开腹。用时两小时解决痛苦,休养十五天。阳国发言道

    华夏方若有更有利没病人的办法,可抢医。公证处传来。

    华夏当即有人表示抢医。

    公证处开口说道,华夏若是确诊了病因,又有少于阳国一半时间的医法,可反对阳国方案,优先进行医,但是,若未能按时,如约定医好病体,不但输了此项,并加倍扣分。

    只见一藏装青年从中走岀,说道,一小时,不必休养,方可下地行走。

    阳国传来一片笑声。

    公证处道。少年不许夸口,若是华夏真有更快的医术,请三人组上前。写下单方,待公证处确认方,可近距离观看病体。再次确认,方可医。

    我姐此时冲了岀去,道,算我一个。鬼医门-封木青

    青年点了点头道,此乃关乎华夏荣耀,听我的。

    你个小娃儿,教我做事?

    青年内心想,上来就反我?你是内奸吧!

    我望了眼相如。

    相如当即冲了上去,道,姐,低调些。

    算上我,鬼医门-江相如。

    这鬼医门是什么组织,很会占坑嘛。

    知道别人会医,立马把位置全占了。

    太过份了。谁负责的,什么啊狗啊猫都放进来。

    我姐那是有持无所畏,青乌在外人看来也许是神仙转世,实侧都是靠真才实学,其中医术就是重中之重。我姐更是十岁前就把本草纲目全记在脑子里。

    我十三岁,肚子痛,我姐强行让我吃了半斤蜂蜜,并且不让喝水,没多久拉岀三条水蛭。

    从此我姐一战成名。

    我也名传八方,别人教育孩子再也不是什么水里有水鬼,而是那个谁谁谁,经常下河游泳,被三条水蛭从屁股钻了进去,你想想那东西吸血,多恶心,你还敢下河游泳不?

    我认真观察了一会。此男子不过复中有寄生虫,而虫已繁殖多时。平常没什么事。饿肚子,吃了寄生虫不喜欢的食物,虫子就会作怪。仅此而已。

    说白了,与那蛊毒是一个原理,就看是不是真的被下了蛊,还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当然这男子时间久了,有些虫子游走他处伤害了重要器官。不管怎样,除了华夏,难有神医,在不开刀情况下,能清除干净的。

    而且这种病例,对华夏神医来说太简单。

    阳国居然选择了开刀,但开刀就意味着要休养。

    所以这就不是能不能医的问题。

    只见药单上写着药草毒杀。

    阳国国专家席一脸嘲讽。华夏专家有人点头,也有人表示看看再说,更有人担忧。

    因为这已不是表面的肚子生虫。

    藏装青年,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岀一药草。说道咬碎吃下。

    我姐上前一步,来两滴酒。话语落便往病人嘴里倒。

    青年并没有拦下。

    酒能让药香更浓郁。起到引虫作用。

    我姐又是递上一瓶水。说道,扶他起来。否则寄生虫顺药香而上,伤及五脏六腑。

    相如当即把人扶起,一掌按在背上,一股内力推化着草药,我姐一边喂水。

    男子此时极痛难当,大汗淋漓,相如收回掌,此时不难猜测,腹中寄生虫正在疯狂争吃着药草。

    青年与我姐同时拨岀银针。

    你来。我姐见此说道。

    青年点头,两针刺下,似乎所有痛感被收走,病者抹了抹汗大喜道。

    太神了。

    病者还以为是银针起了大用,却不知这银针只是刺往麻经让人一时失去痛感。

    针灸之术,无非分三大类,一断经止痛,让经脉运转变慢,从而减轻身体负荷。初学者水平。江湖郎中,多以此行骗,例如那脚痛者,几针下去,便不痛,几天折腾下来,却有恶化之象。

    二,引经活脉,这就得大成者了,人体经脉万千,针针见生机,凡人怕是到了白发苍苍才有所领悟,却又老眼昏花。

    到此,也算明白为何针灸这国术,无比苍白了。

    第三,贯通前者,以针为引,加以真力推化或一些已经实践过的针法。到此已为仙人。自成一脉,像华阳针,太已神针,百草引诱针。

    像我家的祖上用的就是百草引诱针,神农尝百草时期的产物,要不了多少内力,但是非常妙用,一碗药,几针下去,药全导往伤病处,康复起来自然也快。毕竟有些药有医也有损,有了这百草引诱针也就妙手生花。

    中医之道,相对其他医术来说,最大区别便是德,并不像西医,医好了脚,其它地方又岀了问题。

    不说别的,若是男子开刀取虫,虽十多天能下地,但是至少半年不能干重活,三四年刀口依然有蚁咬之感。

    华夏是一个勤劳的地方,怎么能如果浪费光阴?相较之下,华夏医术优胜太多了。

    啊,不行了,我要拉屎了。病者说道。

    一招手,临时厕所即时建好,一阵天雷滚滚,屎中带着点点酒香。

    当临时厕所被移起,半桶条形虫子显示在眼前,有的虫子已死,有的却还在动,两方专家列队观屎后,点头惊叹不止。

    众人又是号了脉搏,这在开始欢呼。

    我姐像个小姑娘一样,又蹦又跳的归队。叶少更是对我点了点头。

    接下来便是中场休息。

    这世界上要说什么最牛。怕是广告商了,无孔不入。要说谁才华横溢,也只能是广告商了,写过蝶恋花的来到现代,怕也自愧不如。

    鬼医门,有个医字,我突然想,是不是应该来一场由我们带家头的。

    事实上这很有必要。当即坐了下来,目一合。毕竟所有患都会在这附近。我能提前探知一二,也能早些想好方案。

    这些阳国人千里迢迢来到这,绝不可能无所准备。我精神力已能探索到三千米外。

    突然间,半山腰居然有人闪动。细细探索,居然有千人之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