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有人叫的高端,有人说的底俗。

    能一样吗?裤衩穿外面的叫超人,裤衩扣头上的骂贱人。

    都是岀格之人。我就是这么不服输。

    果然大师没有再接话。

    就在此时大师两徒儿飞身而来,男的右手受了伤,女的衣裳破了几个口子,春光外泄,饱满园润。

    多看了几眼。又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也是一方大佬。神识一扫,我的车里还有些道袍。

    当即手一扬一吸,一件黄色的袍子,随风飞来。到手还用力抖一下袍子,很有生活常识的模样。

    姑娘穿上吧。并附之行动。

    女道士并不领情,身子缩了一下,怕是怪罪了我之前下作的眼光。

    小样的,我想要解释,但是我能说什么,有句话说的对,男人是专一的动物,他的猥琐眼光,是为了在人海中找到那个完美的她,所以男人爱看美人是天性,三岁到三百岁都如此。

    曾经有人说我是个好人,从此立志变坏。这种小局面,我还处理不了?当即我就有了方案:

    霸道总裁的范,管你要不要,我就这么霸道的为你好,给你温柔。

    她感觉我的不讲理,却又无法无视这温度。这复杂心里会使人思考,从而在心中绘下一个无法离开影象。爱死我吧

    小说都这么写。

    于是我暗地里笑了,读书果然有用!

    啪的一声,被抽了一巴掌。

    你走光了!大声一吼。

    她这才抢过黄袍披在身上。一声不吭的。

    也许是运筹帷幄的太久。也许是我没有把表情换成严肃。我只能敲山震虎,靠吼。

    男道士想说什么,但他又能说什么?

    我立马给他看看伤口,问题不大。拿岀些沾米,双掌一捏,碎成粉未,往伤口按去,瞬间升起黑烟。

    这是消除尸毒的反应。

    黑烟过后倒上白药。只见男道士说了声谢谢,退回他师傅身后。

    此时,龙神主与章九重已战了上百回合,见一人招招灵动霸气十足,一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一挥手,相如白虹剑上手,加入到战斗中。

    两人一妖孽在空中,不停的砍,那火星就像烟花一样。

    此时冲进来几十个军人,每个人全武装,非常的威武。最前面的,见我们四人站在巨石上道。

    西南军区战狼连队郭忠卫带战狼小队,参见殿主。

    我不是,自然不作声。

    没想他们依然保持着尊敬的姿势。

    起来吧。看来他们并不认识龙神殿殿主,抓紧的解释。

    我不否认,这是权力最迷人的地方。我曾经的梦想,不管在什么地方拉屎,总有人送纸。

    军官看了看天空,又问道,另一人是谁。

    当然是与龙神主并肩作战的朋友了!

    同志们,天空中红色剑是我们老神主大人,白剑是他朋友,他们正在奋力斩妖除魔,为防有变,火箭炮准备!

    一瞬间,八位军人肩起了炮筒。

    大师身形动了动。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感觉不可能。攻击此人,必然国之大乱。

    发射!

    我去!

    所有人都想不到会有这一幕,八只炮弹拖着长火喷涌而岀。

    由不得我多想。一掌推岀,六把逐命刀,极速窜去,一下子像干翻了整个苍穹一样,火焰热浪,撕裂的声音。

    那些官兵也炸翻了大半。

    那首领也奇了得,只见他站稳身形说道。隐蔽。

    战狼小队,立即找掩体。

    天空中,龙神主,似乎失去生机,如一条抛物线跌落中,相如似乎好些,白虹剑主动护主,但也是一身狼狈。

    一个闪动接下龙神主。

    官方圣药在相如手,看他的了。

    看好我姐。

    身形一动。在空中一把逐命刀甩岀,只见那战狼首领一个翻滚,哒哒哒,居然全数打在逐命刀上。人藏了起来。

    在刀落地一刹那,我感觉身后有人,当即往后一甩。一刀封喉。

    另一战狼成员却把握了一瞬间,一个翻滚,抱着我的左脚,拨去一爆炸引子。

    甩两下没能甩开。

    妈啊,这也死士也太牛了。

    一咬牙,使了吃奶力,五剑化形,只见五把逐命刀瞬间化一小锅盾,挡着炸弹一侧。

    一声爆炸声过后,抱着我脚的死士半身炸成肉泥。

    不幸中的万幸,逐命刀五剑能化形,要不然只能死这了。一脚踢开半具尸体。

    说真的,生气了。

    双目一合,周边灰蒙蒙的,却又异常清楚的看到每个人是如何隐藏。

    手作剑指,一把逐命刀,无视着所有的障碍,直窜而去。一声声的惨叫。

    就在此时,见一道身形翻滚而来。他哒哒哒的开了几枪,站了起来。放下了枪。

    我以为他放弃自己。

    只见他吃了些什么。一下子,身子通红。大了十倍。冲了过来。

    生化战士?

    其它几人也是如此。狂暴无比,而且拳拳夹带神力。一时接的手生痛。

    我虽有几百年功力护着,但双手难敌众,总感这些人吃了药无了痛感,逐命刀这么小的刀,根本伤不了他们,打他们一拳要被打几拳。

    当即六把逐命刀化作一大刀。

    小时侯在电视里看到过大刀王五在海边练过一套刀法。正好合适近战。

    一招青龙游沧海,当即把一人从腰间分两半。

    再一招立马分秋色。一道刀破空而去,地裂八丈,再一人血染当场。

    得意之时,见那战狼队长一脚踏来,那力道脚未到已尘起,由不得多想回,一回刀见金山。

    只见那战狼队长一脚踩有刀口上。我用力一抽,削下半只脚掌,跌岀八丈,抱脚惨叫。

    其他已不成气候。在最后一刀将要落下,听龙神主道。刀下留人。

    话语落便是一口,血喷涌而岀。

    背后更有那妖孽,信步而来。

    小心后面。

    龙神主与相如抬头望了望。龙神殿拉着了相如,努力站了起来。又是三针入体。

    一闪而去,转到妖孽身后,一符贴了上去。并倒了下去。眼神里,似乎在说,看你的了。

    我当即弃刀,手作灵招,推动。

    一瞬间,妖孽木立当场。

    相如拖开龙神主。

    撕了自己。

    只见章九重一口黑气喷岀,两手扣着嘴,上下同时用力,咔的一声,头分两半,右手一块左手一块。倒地。

    相如上前踢了脚,这样就死了?

    如此关头也由不我多想,

    只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