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杀虏,杀虏”

    好不容易突围的德格类、多尔衮等人毫无恋战之意,疯狂的向西逃窜而去。

    在他们身后,成千上万的明军士兵士气大震,不顾身体的疲惫,策马在后疯狂的掩杀。

    一个建虏士兵不停的挥舞马鞭抽打着战马,催促它继续加快速度,以防被明军追上,那将死路一条。

    可是战马已经不堪重负,不停的打着响鼻,越来越虚弱。

    突然,它的两只前蹄一软,狠狠的向前栽了下去,在惯性的作用下,这个建虏士兵一下子从马背上摔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

    不过,由于身着重甲,又是摔在雪地上,所以他本人倒是没受什么伤,飞快的爬了起来。

    他看都不看陪伴了自己多年的战马一眼,一双凶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在惊恐逃窜过来的一个蒙古骑兵。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飞扑前冲,手中的刀马猛的挥出,一刀就将先前还一同作战的盟友给斩落马下。

    他飞快的追上已经失去主人,速度慢下来的战马,一个翻身上去,又继续策马奔逃。

    类似的一幕在各处上演着,成为了难得一见的奇观。

    因为建虏追着溃败的明军疯狂掩杀已经屡见不鲜,但是建虏被明军杀得这般狼狈,却是很难见到了。

    双方的一追一逃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建虏是多么庆幸夜晚来得这么及时,因为明军的疯狂追杀终于告一段落了,很多人倒在地上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明军上下也很疲惫,但很痛快,已经好久没有打过这么痛快的仗了。

    哪怕是参与了宁远之战和宁锦之战的祖大寿,虽然击败了建虏,但建虏还是进攻方,而且是强攻坚城,战败后也是从容撤退,哪有这次酣畅淋漓?

    翌日,当溃败的德格类部终于和济尔哈朗汇合时,收拢的残部,其中女真兵已经不足一千人,蒙古兵也才两千出头。

    要知道,他们出发时,女真兵有三千,蒙古骑兵有六千,总兵力有九千人,现在只剩下三成左右了。

    得知这样的结果时,即便善于隐忍的济尔哈朗也忍受不住了,劈头盖脸的抽了德格类几鞭子。

    先不说蒙古兵,光是女真兵就损失了两千人以上,这让自己怎么向大汗交代?

    而且,阿济格贝勒还瞎了一只眼睛,此时状态很不好。

    唯一庆幸的是,德格类、阿济格和多尔衮几个贝勒都还在,没有落到明军手中,不然后果更严重。

    不过这一刻,济尔哈朗也知道,自己恐怕很难再完成大汗交代的任务了,别说替喀喇沁部报仇了,自己一个不好可能就要栽在明军手中。

    无奈之下,他只得硬着头皮上疏,向皇太极陈述这次失利的事实,并请求皇太极派出援军支援,而他自己,则集合所部继续西进。

    因为这样撤退肯定是不行的,那样不但会堕了皇太极的颜面,也会让整个金国的威严受到不小的影响,从而动摇盟友的信任。

    而明军这边也进行了一些战略调整,满桂、祖大寿和杨肇基继续环视在建虏周围进行袭扰,而赵率教又迅速东返,再去攻击蒙古左翼其他各部,逼迫济尔哈朗尽快回援,以便给满桂等人创造机会。

    于是,新一轮的疲敌战术又全面展开。

    济尔哈朗一面要不停的应对明军各部的轮番袭扰,又要应对蒙古左翼各部的不停求援。

    真正的大仗一次没打成,但就是苦不堪言,比进行一次大战要辛苦多了。

    蒙古左翼各部等不到济尔哈朗的支援,只能聚拢各部可战的兵马一起行动,因为他们被抽调走了不少兵力,现在可战的兵力不多,单打独斗,没人是赵率教的对手。

    可赵率教也不跟他们的主力硬拼,通过锦衣卫的情报,不时的穿插去袭扰各部的营地。

    各部也苦不堪言,奈曼部也步了东土默特部的后尘,不得不让部众北上迁移,以避免遭遇灭顶之灾。

    而在沈阳的皇太极在接到济尔哈朗的信后,大为震惊,更引得了三贝勒莽古尔泰的不满,因为德格类是他的同胞弟弟,而且这次也属他的正蓝旗损失较大,所以他不得不怀疑这是皇太极想借济尔哈朗的手来削弱正蓝族的实力。

    莽古尔泰本来就是一个粗人,也不太习惯隐藏自己的想法,不满就迅速表达了出来。

    皇太极听罢,没有丝毫退让,同样很是愤怒,因为莽古尔泰无疑是在说他皇太极不顾整个金国的利益也要削弱正蓝旗,他如果不表示出足够的愤怒,这会让大贝勒代善和二贝勒阿敏怎么想?

    皇太极大声怒斥莽古尔泰目无尊上,制造金国内部的不睦,代善和阿敏以防事情闹大,连忙充当和事佬,并斥责莽古尔泰,这才让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但皇太极与莽古尔泰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

    随后,四大贝勒商议,继续让济尔哈朗为主将戴罪立功,并再征调一万精锐,携带楯车、火炮等兵器去支援,以补充济尔哈朗麾下仅为纯骑兵的不足。

    大半个月后,建虏援军与济尔哈朗汇合,结束了他的煎熬。

    通过锦衣卫的侦察,明军也知道了建虏援军的出现,不过却并没有就此退去,因为只要不与建虏正面交战,不让建虏追上,建虏来再多人都没用。

    于是,明军继续实行疲兵之战,通过与锦衣卫的配合,先掌握建虏的调动,然后进退自如。

    建虏大股队伍追来了,就跑,遇到小股,有机会就占点便宜。

    晚上,继续想着各种办法骚扰、撩拨。

    建虏想了各种办法想与明军决战,明军却根本不接招,而且建虏还不敢离蒙古左翼太远,不然明军又会去偷袭左翼各部,当着主子的面打奴才,这既让奴才惶恐,也让主子很没面子。

    济尔哈朗也不是没有想过去进攻林丹汗,吸引明军去救。

    但他已经得知察哈尔部的老弱妇孺和牛羊马都已经转移了,还在蒙古右翼的是林丹汗率领的万余察哈尔部骑兵,这要是率军打过去,林丹汗肯定会跑,到时候又是白忙活一场。

    所以偌大的蒙古草原俨然成了跑马场,双方互相追逐,你来我往的疲于奔命,逐渐演变成一场后勤的消耗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