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砰砰砰”

    明军的三眼铳开火时不需要用什么力气,这个时候就能较好的发挥出远程射击优势了,反观建虏很多人连弓都已经拉不开了,即便能勉强拉开,射出的箭矢威力也下降了不少。

    不过,建虏精锐一般身穿重甲,由几层甲组成,防御力非常强。

    除非是很近的距离,不然以三眼铳的威力很难击穿,但是三眼铳的数量多,而且每名士兵手中的三眼铳可以发射三枚弹丸,即可单发,又可同时发射。

    随着一阵炒豆子般的清脆声响,弹丸如雨般直扑迎面而来的建虏而去。

    有的建虏中弹后,只是身体微微一震就没什么事,而有的则发出痛苦的惨叫跌落马下,这是身上无甲的部位被击中了。

    身上中弹的战马发出痛苦的嘶叫,变得暴跳如雷,甚至将马背上的主人给甩了下来。

    虽然吃了一些亏,但建虏并未受到多大影响,继续疯狂的前冲,向打放完的明军骑兵冲来,双方瞬间短兵相接。

    骤一碰撞,首当其冲的明军骑兵纷纷坠落马下,不得不承认,在这种近战中,不管是马上还是马下,明军与精锐建虏还是有着不小差距的。

    这一点与建虏多有交手的祖大寿深有体会,但他并未退缩,对一旁的祖可法一挥手道:“该你们了。”

    “是。”祖可法一拱手,连忙应令,随即率领祖家的精锐家丁冲了出去。

    这些家丁都是祖家花重金打造的,光是一身鲜亮的重甲都价值不菲。

    而且这阵子对建虏的袭扰,他们很少参与,祖大寿尽可能的让他们养精蓄锐,以备不时之需,就是现在。

    五百精锐家丁如一把尖刀向阿济格部的左翼冲过去,德格类一眼认出是祖家家丁,神情顿时一凝,便想去救。

    可他刚一动,一直盯着他的曹文诏就直接向他的侧翼冲来,无奈之下,他只能率部先应对自己面临的威胁。

    阿济格部左翼的一个甲喇额真连忙大喝一声,迅速脱离主阵,率领身边的麾下迎上去。

    随着一阵疯狂的咆哮和咒骂,以及痛苦的惨叫,这次却反转了过来,建虏的伤亡要大于祖家的家丁。

    这是因为这些精锐家丁的战斗素养并不弱于建虏,就算有差距,也很有限。

    何况现在他们占据先机,而且建虏已经疲惫不堪,在这生死搏杀间,稍有一点不足就可能直接影响结局。

    两柄马刀狠狠的撞在一起,身材看起来还要魁梧一些的建虏士兵没占到任何便宜,手腕猛的一震,战刀都差点脱手而出。

    一阵疲惫感袭来,让他微一恍惚,在这一瞬间,他的瞳孔猛的一缩,只看到一道冰冷的亮光在眼前一闪而逝,接着身上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干。

    他的身体一歪,直接从马背上栽落下来,鲜血如喷泉一般从脖颈间切开的口子中迸射而出。

    “呀”一个家丁挥舞着手中的刀棍,狠狠的砸在面前建虏的胸口上。

    噗的一声,厚厚的重甲也抵御不了这凶狠的一击,这建虏士兵当场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软直接摔落马下。

    “杀,杀”那甲喇额真看到麾下士兵一个个倒下,发出愤怒的咆哮。

    因为建虏是以牛录为单位,同一牛录的很多人都互相认识,甚至是亲戚,看到熟识的人在面前死去,正常人都会痛苦。

    极度的愤怒让一些建虏确实爆发出了一些潜力,这甲喇额真手中的狼牙棒凶狠的砸在一个家丁的腹间,透过重甲作用在内腑里面。

    这家丁只感觉喉头一甜,鲜血瞬间从嘴角溢出来,不过他也是一个狠人,不待那甲喇额真将狼牙棒抽回,双手猛的抓住狼牙棒的杆部,往自己身体方向一按,死死的扣住。

    这甲喇额真一抽,没能瞬间抽回,脸色微微一变,正待他准备用上全力时,一道锋利的刀芒闪过,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手臂离体而去。

    “啊”鲜血从断臂处不断的涌出,他发出痛苦的惨嚎。

    嘭的一声,一个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他的声音嘎然而止。

    “阿勒哈大人死了。”人群中有人惊恐的大喊一声,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显然,建虏也并非个个悍不畏死,在遭遇战事不顺时,他们也会畏惧。

    击毙对方一个高级将官,祖家家丁士气大震,打得剩下的建虏节节败退。

    另一边,阿济格虽然凶悍,一人就斩杀了十多个明军士兵,但也越来越力不从心,身下的战马都死了两匹。

    如果不是身边的亲兵死死的保护着,他恐怕已经饮恨了。

    德格类和多尔衮那边虽然形势稍好一些,但也看不到取胜的希望。

    “不准退,不准退”

    一些蒙古骑兵的信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忍不住想要退走,在后方督战的建虏大声咆哮着,驱使他们继续进攻。

    稍有不从,就被毫不犹豫的斩落马下。

    突然,砰的一声,阿济格捂着右眼发出一声痛呼,鲜血从指缝间流了下来。

    一个亲兵挡在他的身前,替他挨了必杀的一刀,其他亲兵一边挡住明军的进攻,一边调转阿济格的马头,掩护他退下来。

    “啊”阿济格发出一声声如野兽般的咆哮,剩下的左眼射出凶戾的光芒,他知道自己的右眼肯定是保不住了。

    不过,他应该庆幸那明军的三眼铳里面装填的是散弹,不然的话,他的脑袋恐怕都要被打爆了。

    “主子啊,快撤吧,不能再打下去了。”

    阿济格一咬牙,咆哮道:“与德格类会合。”

    高傲的他还是不愿下令撤退。

    于是,亲兵奋力掩护他向德格类那边靠拢而去,他麾下其他士兵则帮忙垫后。

    当德格类得知阿济格失去右眼,已经没办法战斗时,心头大骇。

    多尔衮神情悲愤,连忙驱马去看望兄长,阿济格已经憔悴了不少,不时的发出低沉的哀嚎。

    阿济格的受创,给了建虏莫大的打击,德格类也没有信心再战斗下去,立即下令向西突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