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轰轰轰”

    建虏营地西南侧突然响起一阵炮声,并伴随着团团绚丽的火光喷出。

    “快,明狗摸到我们营地附近了,宰了他们。”

    随着一阵呼喝,一队百余人的建虏士兵立即翻身上马,举着火把向着火光亮起的不远处冲了过去。

    而二十几个放完炮的明军士兵第一时间就将炮抱起来,迅速翻身上马便走。

    建虏这些时日早就被明军这种牛皮糖一样的战术给搅和得火冒三丈,所以追出来的百余建虏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奋力追击,誓要给明军一些颜色瞧瞧。

    可德格类知道后,便暗道要坏了,因为情况不明,一旦钻入明军的圈套,很容易吃大亏。

    他来不及多想,立即让一个甲喇额真率领四百女真骑兵和一千蒙古骑兵去策应,并叮嘱不可追得太远,超过十里必须返回。

    若遇到大股明军,也不可恋战。

    可是,这支援军刚派出去没多久,远处的左右两侧就亮起一片火把,并向中间汇集。

    果然有埋伏,前面的同伴有麻烦了。

    “砰砰砰”

    明军的三眼铳发出阵阵如炒豆子般的声音,闪烁的亮光密如繁星。

    “驾”千余建虏援军连忙策马加速冲过去救援。

    可是待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只遇到了狼狈撤退回来的五六十个败兵,而不确定数量的明军则停留在三里之外列阵,似乎在准备着应战。

    虽然还没有达到德格类贝勒所说的十里之外,但这个甲喇额真不敢贸然冲过去,生怕自己也中了圈套。

    毕竟女真精锐不习夜战,弓箭的作用也受到很大限制,盲目的出战只会承受不必要的损失。

    没办法,只能带着伤兵和尸体撤回去。

    德格类没有怪罪,只是肉痛损失了四十几个精锐,因为之前明军的炮击,看似动静很大,其实并没有造成多少伤亡。

    因为这种炮一般在一百丈以内才有不错的杀伤力,超过这个距离,铅弹和石子的威力大为减弱,并会成弧线落下来,砸在目标身上,造成一定的砸伤或灼伤,几乎都是轻微伤,影响不大。

    而刚才明军的两轮炮袭,都在距离营地一百五十丈外开始的,杀伤力非常有限,只打死了七八个人,其他都是一点轻伤。

    可这损失的几十人,则是承受了几百支三眼铳近距离的射击,棉甲的防御再好也挡不住。

    这才短短的时间,明军就进行了两次炮袭,杀伤性不大,但是太气人了。

    而且看这种架势,明军携带的虎蹲炮就是用来袭扰的,所以肯定还会继续。

    没错,这个主意还是天启出的。

    因为这种小炮在骑兵作战中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射程太短了,对骑兵的杀伤力也有限。

    顶多射击一轮,对方的骑兵就冲过来了。

    可为了射击这一轮,己方的骑兵必须在后面静静的等着。

    如果对方发起冲锋,就会占据先机,待炮击之后再发起冲锋,己方骑兵的速度根本没有时间提不起来,那样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根本没人在骑兵冲锋的时候先放一轮小炮,那完全是找死。

    正因为这样,除了满桂麾下配制的步兵携带了火炮之外,都是骑兵的祖大寿部和杨肇基部都没想过要带什么火炮,没啥用。

    还是天启一番提醒,告诉他们应该在什么时候用,祖大寿这才带了五十多门,杨肇基带了一百余门。

    不过,一想到万岁出主意时的那种狡黠神情,两人便是一阵不寒而栗,这是咱们的皇帝吗?怎么像街头泼皮?有些无所不用其及啊。

    虽然手段是有些不太光彩,但效果貌似不错呀。

    十几个在晚上视力还不错的明军士兵分散开来,小心的向前摸索而去,在他们后方几十丈外,二十个明军士兵牵着马小心的跟上。

    以防马匹闹出动静,马蹄都被包裹住,连嘴巴都被套紧了。

    可能是火把都准备得很少,再加上草原上没什么可燃烧的木材,偌大的建虏营地只有几处少得可怜的亮光。

    在前方侦察的明军士兵有惊无险的摸到了一百二十丈左右的距离,为首的小旗一挥手,两个士兵会意,连忙原路返回,没一会儿就与后方的牵马士兵汇合了,示意安全的同时,并将他们带过来。

    这些明军士兵迅速的开动起来,有的挖坑,有的连忙将虎蹲炮从马背上抱下来。

    小坑很快挖好,将虎蹲炮的两只虎爪放进去,埋好压实。

    因为火药、铅弹和石子已经提前装好了,所以不需要在这里摸黑装填。

    在十门虎蹲炮安放完备之后,几个明军士兵迅速拿出火折子吹出火焰,其他士兵连忙拿出准备好的小火把点燃。

    可这样一来,亮光势必会让一众暴露出来。

    果然,百余丈远的建虏营地响起阵阵呼喝,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个明军士兵迅速将小火把伸向炮管顶部的火门,接着便响起轰轰轰的一阵炸响。

    发射完之后,也不看效果如何,立即抱起虎蹲炮,转身上马就跑。

    而那些没有骑马来的明军士兵,则分向两侧,按照前方骑兵手中火把亮光的指示,撒腿就往回跑。

    没一会儿,一队建虏气势汹汹的追出来,可刚追出没多远就放弃了,因为知道追不上。

    德格类更知道追上去很可能又要吃亏,也严禁部下盲目追击。

    无奈之下,他只得派出更多的士兵巡逻,并扩大巡逻范围。

    但这丝毫没有打消祖大寿和杨肇基的热情,有机会就继续摸到建虏营地附近放炮,没机会就用三眼铳偷袭建虏巡逻的士兵,打完就跑。

    “砰砰砰”

    “轰轰轰”

    建虏营地四周不时的响起三眼铳的清脆声响和虎蹲炮的轰隆炸响,光彩夺目,仿佛陷入了四面楚歌,因为就连杨肇基部都一小股一小股的从河对面摸过来偷袭。

    先不说这种方式能造成多大的杀伤,光是这种阵势,建虏想要好好的休整几乎不可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