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济尔哈朗第一时间传令德格类不要再与祖大寿纠缠下去,立即加快速度去支援东土默特。

    而他自己,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调头,不然看起来像是被明军牵着鼻子走。

    可是他不调头,满桂却迅速调头了,似乎根本不管察哈尔部的死活。

    更让人惊疑的是,满桂所部还有八九千察哈尔部骑兵,也跟着满桂一起走了,没有要回援的意思。

    这一下,倒是给济尔哈朗整不会了,他不知道是林丹汗已经有所防范,还是他们有把握自己无法击败或重创林丹汗。

    可他还是不想被牵着鼻子走,甚至怀疑满桂是在耍诈,引诱自己调头。

    于是继续西进,只是派出了更多的哨探去侦察察哈尔部,以及满桂、祖大寿等明军的具体动向。

    可刚走不到一天,他的心里直打鼓,因为满桂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一路东进,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难道他们是要去围猎德格类?

    这个猜测在第二天基本得到了证实,因为德格类派人前来通报,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两万明军骑兵,似乎在滦河东岸等着他们。

    而他们的后方几十里,是祖大寿的一万骑兵。

    如果满桂再支援过去的话,德格类就要面对近五万明军,那就很危险了。

    而且,东土默特还在等着救援呢。

    “调头。”济尔哈朗虽然非常不甘,但不得不立即调头去支援,并派人去通知德格类满桂所部的动向,让他多加注意。

    出现在滦河东岸的两万明军骑兵,自然是杨肇基所部,他们早就布置在密云后卫,就等着赵率教进攻东土默特,建虏前去救援时,联合祖大寿一起堵截。

    当然,如果之前德格类就上当,被祖大寿引着发起猛烈进攻,那杨肇基就会立即出古北口,绕到其侧后予以夹击。

    因为三万打三千建虏加六千左右的蒙古兵,再占据地利优势,完全可以一试的。

    虽然天启说过这次行动不在乎建虏人头,可如果真有很好的机会,肯定也不会放过。

    得知前方的两万明军是从古北口出来的后,德格类一阵后怕,幸亏没有上祖大寿的当,不然一头扎进那段凹口中,再被这两万明军在后面一堵,就算能突围,损失必然也不小。

    虽然逃过一劫,但如今的形势也不容乐观,依然处在三万明军前后夹击中,而且前方的两万明军还占据着地利优势。

    德格类稍一盘算,就立即调头向祖大寿冲去,准备先击败相对弱小一些的祖大寿的同时,吸引滦河东岸的两万明军过河救援。

    可是,祖大寿丝毫没有要配合杨肇基夹击建虏的意思,看到建虏转头冲向自己,也立即调头。

    因为他已经知道赵率教正在进攻东土默特,着急的是建虏,时间拖得越久,赵率教的战果就越大。

    反正不着急,慢慢玩,这也是万岁的意思。

    而得知建虏去进攻祖大寿的消息后,杨肇基也没有任何要过河救援的意思。

    看到自己的意图落空,德格类除了愤愤的咒骂几声外,也无他法,祖大寿这厮太滑溜了,除了浪费时间之外,根本抓不住。

    于是,他只得继续率军向东,而祖大寿又毫不犹豫的调头跟上,保持二十里左右的距离。

    德格类派出小部分人监视住祖大寿,便懒得再管他,注意力放在如何过滦河的问题上。

    其实,过滦河说简单也简单,因为滦河现在还处在封冻期,冰面也足以支撑骑兵过去。

    可是说难,也有些难度,因为明军两万骑兵就在东岸守着,平均才二三十丈的河面宽度,让双方都能够看清楚对方的动向。

    德格类一动,杨肇基在对岸跟着动,一定要堵在建虏的正对面。

    在冰面上慢慢走过去问题不大,但是要发起冲锋就很难,骑兵的进攻速度提升不起来,攻击力就会弱很多。

    一旦德格类不能及时的冲破杨肇基两万明军的阻止,被挤压在冰面上,后方的祖大寿再适时的冲上来夹击,建虏就很容易在冰面上造成混乱,那后果会很严重。

    这一点,几位主将都清楚,所以都在小心防范被对手钻了空子。

    看着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德格类不得不放弃今天过河的打算,而且士兵也很疲惫了。

    于是,他在滦河西岸一突出部扎营,准备休整一晚,明天再说。

    而这样的地形,也能够防止被明军从几个方向夹击,只需要将主要精力放在西面就可以了。

    就这样,双方对峙到天黑,似乎可以消停下来了。

    可显然,事情没那么简单。

    戌时许,滦河东岸几十个明军小心翼翼的摸到岸边,一字排开的在挖着什么。

    稍一会儿之后,他们好像将什么东西埋下了。

    “对面有情况。”西岸放哨的几个建虏岗哨看到对岸点点星火和人影,有些警惕起来,担心明军会摸过来偷袭。

    可是,他们还来不及上报,就听到“轰轰轰”的一连串炸响在五十丈外响起,并伴随着一团团火光喷射而出。

    一瞬间,他们便明白是明军在打炮。

    “噗噗噗”

    成百上千的小石子和铅弹如雨点般砸过来。

    “啊”建虏营地中,靠近河岸的一侧发出一阵杂乱的惨叫。

    德格类顿时脸色一变,他刚和众将商量好,在凌晨时,由阿济格率领一千女真兵在上游七里外小心的偷渡过河。

    如果没有被发现,自己就一批一批的让麾下偷渡过去。如果被发现了,阿济格就立即发起攻击,为后续主力争取抢渡时间。

    可没想到,自己这边的行动还未开始,明军就先发起进攻了。

    可是,不是已经仔细侦察过,明军都是骑兵,哪来的火炮?

    没时间多想,他立即率领众将出帐准备应战,可一了解才知道,明军只是在隔岸放炮,根本没有要进攻的意思。

    而且,这种炮不是大将军炮、弗朗机炮或红夷大炮这种中大型火炮,而是虎蹲炮这种才几十斤重的小炮,难怪没有被发现。

    因为这种炮根本不需要车载,一个人就能够扛着走,放在战马上更容易携带。

    可这种炮在步战中还有些作用,在骑战中,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所以在之前也从未看到明军使用,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偷袭。

    德格类立即将靠近西岸的士兵调走,让营地与河岸保持一里以上的距离,就足够保证安全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