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天启去年的几个大动作,虽然只有清除晋商八家对建虏造成了直接影响,但结合起所有事情,却让皇太极对天启有了新的看法,不敢再小视。

    所以,这次明军反其道而行之的主动进攻蒙古左翼,连林丹汗都愿意配合,让他更加谨慎了不少。

    如果不是他在几个月前才领兵出征过,而且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要准备,他说不定又要亲自来讨伐了。

    不过,他对济尔哈朗的能力还是相信的,也相信诸贝勒的勇武,但还是提醒济尔哈朗不可盲动,加强情报的侦察后再做决定。

    济尔哈朗也是这样做的,因为他也深切的感受到了这次明军的不同寻常。

    他跟随皇太极和满桂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知道满桂是明军中难得的一员猛将,非常悍勇。

    而这样的人,往往也很好战,有机会的话,真的敢打敢冲。

    可这次就奇怪了,自己先后派豪格、岳托等几位贝勒去引诱了好几次,而且给了很好的机会,将千余人送到他嘴边,他都不上当。

    就算出战,也是占点小便宜就撤,一点都不贪功,这还是之前认识的那个满桂吗?或者对面那个是假满桂?

    “总镇大人,方才要是多战一会儿,哪怕只是一刻,至少能多拿好几十个建虏人头。”副将尤世威有些可惜的道。

    满桂捋了捋胡子,无所谓的道:“如今主动权在我,建虏要为喀喇沁报仇,就得哄着咱们,不停的给咱们上菜。”

    “所以,这样的机会有的是,咱们不贪心,每道菜只吃一口,就算有毒,也毒不死咱们,哈哈哈”

    尤世威看着相伴多年的总镇大人,好像第一次认识一般。

    其实,他哪里知道,在出征前,天启特意将满桂和黑云龙二人召到乾清宫,可是反反复复的交代了很多遍。

    这次行动,朕一点都不在意你们拿多少个建虏人头,一个没有都无所谓。

    如果你们因为贪功,而让大明精锐蒙受不必要的损失,朕会很生气。

    朕只要你们一直拖着他们,撩拨他们。

    朕喜欢看到他们极度生气,却又拿我们毫无办法的样子,这比一万个建虏人头都会让朕开心。

    当然,这是调侃的话,天启的最终目的还是疲惫建虏之师,同时搅乱蒙古左翼的局势,兼顾着消耗建虏的资源。

    因为兵马一动,就需要不少钱粮,时间拖得越久,建虏的消耗就越大。

    如今大明国库充盈,有足够的底气和他们慢慢耗,而对建虏来说,每一仗如果没有劫掠到大量战利品,那就是亏。

    天启将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而且旁边还有黑云龙监督,满桂再贪功,也不敢违逆天启的旨意。

    所以,才让尤世威和济尔哈朗等人感觉满桂好像变了,不是变了,而是心中的欲望被皇帝给压制住了。

    就这样干耗几天,看到满桂油盐不进,即便是济尔哈朗这种性情沉稳的人,也忍不住连爆了几次粗口。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还是这几天探子侦察的情报,也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德格类那边也是和自己这里的情况类似,祖大寿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显然是商量好的。

    另据探子回报,很多长城关口好像确实布置有大量明军,整晚的城头上都灯火通明。

    即便半夜三更靠近去查探,一旦被发现,就迅速锣声齐鸣,一会儿城垣上就人头孱动。

    对于这种情报,济尔哈朗是不太相信的,光是北直隶长城一线有多少墩堡、卫所?如果每个里面都布置有大量明军,天启把整个明国所有军队调过来都不够填。

    所以这里面必然有诈,可哪里是虚,哪里是实,真的不好判断。

    而且麾下都是骑兵,也没有携带任何攻城器械,所以即便想试探一下都不容易。

    “拔营,征察哈尔。”济尔哈朗不想再与满桂在长城边上玩躲猫猫,立即改变策略,准备假意去进攻察哈尔部,引满桂来救。

    在济尔哈朗率部拉开五十里开外的距离后,满桂随即率部不急不徐的跟上,而且还沿着长城一线行进,一副一旦有变,就立即找个关口钻进长城内的打算。

    满桂和黑云龙神态轻松,贵英恰却有些担心起来,因为建虏可是往察哈尔部的方向去了,只需要六七天就到了。

    其实,他知道林丹汗早有准备,也知道己方这里的情况。

    因为双方之间的情报传递一直没有断过,而且不需要绕过建虏大军,在锦衣卫的帮助下,从长城内就可以安全的互相传送。

    察哈尔部的老弱妇孺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往西迁移了五百里,林丹汗率领一万五千大军留在营地见机行事。

    而林丹汗之所以愿意如此做,是因为天启直接给了他五十万两好处费。

    他一想,也就暂时搬一下家而已,等建虏撤走了,又可以再搬回来,对于蒙古人来说,搬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也很方便。

    这样轻轻松松的赚五十万两银子,不干白不干,所以就痛快的答应下来。

    部众分到了银子,也高兴,皆大欢喜。

    当然,这前提是大明能够保证察哈尔部的安全,如果造成察哈尔部不必要的损失,大明是要赔偿的。

    天启自然有分寸,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坑察哈尔部,得不偿失,何况也没那么容易坑人家。

    这不,济尔哈朗刚走了不到一天,就停下了脚步,不是因为满桂上当了,而是东边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土默特部受到明军的猛烈进攻。

    土默特原本是一个整体,现在分为东土默特和西土默特,原因是林丹汗西迁蒙古右翼后,一部分土默特人选择归服林丹汗,另一部分不愿归服的则选择东迁来到察哈尔部的故土投靠了建虏。

    现在赵率教率军出喜峰口往北进攻的就是东土默特。

    东土默特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他们和喀喇沁部一样,是建虏重点拉拢的对象,现在遭遇攻击,济尔哈朗自然不能不救。

    如果在自己率军救援的情况下,东土默特再步喀喇沁的后尘,那大汗的脸上也无光。

    而这,也是天启的策略,我野战没把握打赢你,我就打你小弟,你要进攻察哈尔部,我就打你小弟。

    你还要怎么样,我就打你小弟,一有机会就打你小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