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对于明军在北直隶长城一线布置三十万大军的情报,济尔哈朗显然是不太相信的。

    而且那些被抓的明军探子也直言,他们被派出来时就被告之,一旦落入敌手,就这样说。

    不过,虽然不信这个数字,但济尔哈朗却相信明军在长城一线肯定有布置。

    因为明军和林丹汗明显是有备而来,有精心的准备是肯定的。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兵力,在哪些关口布设。

    这倒不是说女真探子比不上明军和锦衣卫,而是有长城挡着,没有内鬼配合,他们想侦察也不是短时间内有结果的。

    而在蒙古草原上的布置,只要不是太大意,双方都很难瞒过对方的耳目,因为互相都知道对方会从哪个方向来。

    “以不变应万变,先对付满桂和祖大寿。”济尔哈朗迅速做出决定,只有打破当下的态势,才能将明军的布局一步步引出来。

    至于林丹汗的察哈尔部,他们的动向不难捕捉,而且兵力也容易猜出来,所以最关键还是在明军身上。

    随即,济尔哈朗下令贝勒德格类携阿济格和多尔衮两兄弟,一起率领三千女真精锐,再加六千蒙古骑兵去对付祖大寿。

    而他自己,则率主力去进攻满桂的明蒙联军。

    满桂在获知建虏大军的动向后,在距其五十里开外就拔营而走,往西南方向而去。

    祖大寿在得知有一支上万的敌军正向自己而来时,也在距离四五十里开外就开始调转方向向南,向着延庆州段的长城方向而去。

    明军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将建虏引到长城边上,然后再伺机而动。

    济尔哈朗看出来了,德格类也很清楚,但还是一路尾随,准备以自身为诱饵,把明军从长城关口内引出来。

    可是,德格类率军追到汤河南段就有些踌躇不前,因为他感觉这一带的地形对自己好像不是很有利。

    延庆州的长城段,刚好是凹进去的,成一个倒“几”字形,如果再深入,万一从两边再杀出大股明军,自己可能就要陷入几面包围了。

    “这其中是可能有诈,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女真精锐,哪怕是面对十倍明军,也可从容进退。”

    “我愿作前锋,败之,再引诱长城内的明军出战。”性情粗犷的阿济格率先出声道。

    显然,阿济格根本不将祖大寿放在眼里,因为他去年在宁锦之战中,就表现得很是抢眼。

    当时满桂率军出城列阵,其他人大多以距离城墙太近不可进攻,阿济格也是这般建议,结果获准,果然一战击败满桂。

    现在换成祖大寿,他更没有理由惧怕。

    德格类不否认阿济格的勇武,可现在的形势不同,去年的锦州城外,后方就有几万大军压阵,即便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也能够救援。

    可现在却不到一万人,而且大多是蒙古兵,真的出现不可预料的状况,即便能救援,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损失。

    更重要的是,他清楚自己的兄长莽古尔泰一直对皇太极继任新汗很不满,皇太极对自己两兄弟也多有防范。

    如果因战败犯下错误被抓住把柄,很容易被针对,所以没有一定把握,他不想冒这个险。

    由于很清楚自己的作战目标,看到建虏止步不前,祖大寿随即派出养子祖可法率领三千骑去挑逗、引诱,这越发让德格类相信关口内有埋伏,更加不敢轻进。

    但是,就这般退走,难免会被人抓住把柄说胆小,连大股明军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吓退了。

    所以,他派出多尔衮率领八百女真兵和两千蒙古兵前去试探。

    因为他还是不放心阿济格这个莽夫,怕其控制不住性子直接莽过去,一旦中了圈套就麻烦了。

    而多尔衮虽然刚满十八岁,但为人沉稳多了,而且比他的阿济格更有脑子,这是得到很多人认可的。

    去年随大汗征蒙古左翼察哈尔本部时,因表现优异还被赐予“墨尔根戴青”的称号,意为“聪明的统帅”。

    得令的多尔衮没有托大,抽出小股部队去袭扰祖可法。

    祖可法是祖大寿的养子,深受祖大寿的器重,所以祖家养的家丁大多置于其麾下指挥。

    而家丁是私军,是不少高级将官保障麾下军队战斗力的重要保障,所以都非常珍惜。

    反正万岁明确下令,不求对建虏的杀伤,尽可能的疲其师,打击蒙古左翼以削弱建虏在投降的蒙古部落中的威望。

    甚至还建议最好在保持对建虏五倍的兵力优势方可正面交战。

    对面光是建虏真夷就有三千人,己方起码要有一万五千兵力才能硬拼,这还不算六七千的蒙古骑兵,现在明显不具备全力交战的条件。

    祖可法自然知道保存实力,多尔衮派出一百人来袭扰,他就派出三百人,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退。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但都没有全面接触,所以伤亡很小。

    与此同时,济尔哈朗一直追着满桂所部到了堡子里(张家口堡)东北面三十里处也停了下来,因为满桂已经抵达了关口外,随时都可以躲进长城内。

    若是野战,济尔哈朗自然不会将满桂放在眼里,哪怕满桂是辽军中的猛将。

    可若是进攻满桂防守的长城段,他也不敢轻易尝试,何况还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多少明军。

    “和硕贝勒,既然明军情况不明,那我们何不继续西进去攻打察哈尔部,吸引明军来救。”

    “如果明军不救,他们之间的结盟必然破裂。若救,我们就先攻明军。”豪格这样建议道。

    济尔哈朗笑道:“豪格贝勒所言极是,可此去蒙古右翼还有几百里,只怕明国人还有其他图谋。”

    “如今很多情况不明,咱们暂且先花些时间多探察一番再说。”

    毕竟进攻林丹汗的察哈尔部并不是这次的主要目标,济尔哈朗不想还未与明军交手,就直接更换主要对手。

    而皇太极之所以要将明军作为重点打击对象,是因为他要告诉所有人,整个漠南蒙古都是大金国的囊中之物,明军绝不可染指。

    所以,明军突然大动干戈的从长城内跑到长城外,已经动了他的奶酪,必须要付出代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