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杀”满桂一马当先,率领四千骑直接向喀喇沁部左翼冲去。

    苏布地大惊,有心规避,但是他的麾下已经与尤世威部混战在一起,只能抽出有限的兵力阻挡。

    如果换成其他普通明军,他还能拼死一战,但是遇到辽兵和满桂这样的猛将,他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所以在看到满桂率部越来越近时,他便有意识的将能撤出的部下先撤出来。

    在满桂的四千主力凶狠的撞击在他的左翼后,他便看到左翼的防御瞬间土崩瓦解。

    苏布地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大声咆哮道:“撤,快撤”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秩序了,再慢一点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

    喀喇沁部的士气瞬间跌至谷底,士兵们争相奔逃。

    苏布地在部下的掩护下,向北面疯狂逃窜,已经杀红了眼的明军在后穷追猛打,意图将他们全部歼灭。

    但是满桂追了七八里后就回过神来,下令尤世威再率部追杀二十里后停止追击,而他自己则迅速调头,继续向喀喇沁部落所在的方向冲去。

    待黑云龙和贵英恰率部赶来时,只看到大片被雪覆盖的喀喇沁部士兵和马匹的尸体,还有少量在打扫战场的明军。

    两人没有多做停留,继续向东,因为满桂已经派人通知他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俘获喀喇沁部的部众和牲畜。

    对于蒙古人来说,没有一定部众和牲畜的部落,几乎是名存实亡,贵英恰很是赞同。

    苏布地知道携带各种物资和牲畜的部众肯定跑不过骑兵,所以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分开逃跑,但是锦衣卫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自然不会再轻易的让他们脱离视线。

    喀喇沁分三路逃离的消息也迅速被满桂所知,他立即做出安排,自己去追击距离最远的一支,然后派人通知贵英恰和黑云龙分别各追一支。

    在喀喇沁部遭遇灭亡之危时,距离他们最近的敖汉部最先得到消息,部落首领琐诺木杜凌大为震惊,他没想到林丹汗的人这么快杀来了,而且还带来了明军。

    面对喀喇沁部的求援,他很是纠结,因为敖汉部本是林丹汗麾下八个鄂托克(部落)之一,归降金国也是迫于无奈。

    在林丹汗还在蒙古左翼时,敖汉部和奈曼部就处在他们与金国势力之间,首当其冲的要面对金国的巨大压力。

    为了部落的存亡,不得不与皇太极通和言好,此事被林丹汗知晓后,不但没有得到理解,反而还要兴兵讨伐。

    没办法,这两部落干脆直接向皇太极投降了,这也是导致林丹汗率部西迁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背叛察哈尔部,琐诺木杜凌心中还是有些愧疚的,皇太极显然也不太放心他,所以极尽拉拢,甚至将自己的姐姐莽古济嫁给了他。

    再加上几个月前皇太极率军进攻蒙古左翼察哈尔部的其他鄂托克时,敖汉部也出兵参战,并且颇为卖力,所以现在即便想回头,也很难了。

    可是,这并不等于琐诺木杜凌想直接与林丹汗交手,更知道自己也不是对手。

    所以对于喀喇沁的求援,他心里是不想去的,可见死不救,事后肯定会被皇太极责难。

    于是,将弟弟塞臣卓里克图召过来商量,之所以不召集更多的人来共同商讨,倒不是琐诺木杜凌对自己人不信任,而是不敢闹出太大动静,以防惊动家里的母老虎。

    这倒不是说他天生妻管严,实在是这莽古济真不是什么善茬,壮着自己的身份,在敖汉部飞扬跋扈。

    短短一年时间,整个部落都被她闹得乌烟瘴气,不只是他,很多人都是怨声载道,却又敢怒不敢言。

    “兄长,我赞同出兵。”在得知琐诺木杜凌的为难后,塞臣卓里克图却是直接这般建议道。

    琐诺木杜凌一惊的道:“可我们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若我们敖汉遭受重创,没什么利用价值,皇太极恐怕就不会像如今一样来对待我们了。”

    塞臣卓里克图连忙解释道:“兄长,我并非让我们敖汉部直接与明军和林丹汗硬拼,而是第一个调兵出去,然后积极联络奈曼、土默特、翁牛特等部。”

    “这样既能拖延时间,又能够聚集更多的兵力。真遇到明军和林丹汗的人,我们就选明军打上一两场。”

    “这样的话,就足够我们交差了,然后再将莽古济的恶行一并上报给皇太极,让他把这个女人从我们敖汉部给带走。”

    听完了这些,琐诺木杜凌瞬间明白了弟弟的意图,竟然是想通过此举将莽古济这个母老虎赶出敖汉部。

    而琐诺木杜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是一招妙棋,可见这个女人在熬汉部的名声之差。

    其实,这女人在正史中的下场也很悲惨,因为和她的亲哥哥莽古尔泰站到了皇太极的对立面,双方结下仇怨。

    最终,莽古尔泰这个莽夫斗争失败,她也受到牵连,被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皇太极下令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可见对她的痛恨。

    此举也创造了很多个第一:唯一一个因政治斗争被处死的清朝公主;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人类史上唯一一个被凌迟的公主,或者说皇室成员。

    两兄弟刚确定好方针,正准备商讨一些细节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吵杂声,琐诺木杜凌的脸色顿时难看不已,因为他听外面的亲兵喊斡鲁朵(夫人),显然是莽古济那个霸道的女人来了。

    门帘被粗暴的掀开,一身华丽衣装的莽古济踏步进来,扫了两兄弟一眼,直接问道:“听说喀喇沁部遭受明军和林丹汗的突袭?”

    琐诺木杜凌早已经收敛了脸上的愤怒之情,连忙道:“是的,苏布地已经派人来求援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虽然对莽古济这番颐指气使的模样很是不快,但琐诺木杜凌还是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准备立即调兵支援。”

    “如此甚好,只要击败敌寇,我会向大汗为敖汉部邀功的。”

    看来,莽古济从没将自己当成敖汉部的一员。

    因为莽古尔泰与皇太极的矛盾还没有激化,她也没有卷入这场纷争,所以现在和皇太极的关系还算不错。

    不然的话,皇太极也不会安排她来联姻,她也知道自己的另一个任务是监视敖汉部,所以遇事自然会以建虏的利益为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