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周浩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无边的黑暗世界,没有方向,没有重力,他想伸手抓住什么,却什么也触碰不到。

    他想拼命呼吸,周围也没有空气,无尽的窒息感疯狂袭来,让他充满恐惧和绝望。

    这一刻,他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是因为救了一个溺水的学生,最终精疲力尽,被河水冲走沉入水底。

    这应该是通往奈何桥或鬼门关的路吧。

    “老天爷,看在我是做好人好事才匆匆结束这短暂一生的份上,给我投个好胎吧。”

    趁着自己还有意识,周浩连忙祈祷着。

    正在这时,他突然感觉眼前一亮,令人窒息的感觉瞬间消失,新鲜的空气疯狂的涌入口鼻。

    他下意识的猛的坐起,不由自主的拼命呼吸起来,整个人也渐渐清醒。

    “我这是得救了吗?是哪个好心人救了我吗?看来是好人有好报啊。”

    重生的感觉让周浩欣喜若狂,也深刻体会到了生命的宝贵。

    虽然自己这一生什么都很普通,甚至最近还在遭遇诸多不顺,但这些在生命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刚感慨完,周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由转头向右侧看去,只见床边正坐着两个非常漂亮,还穿着古装的美女。

    “哎呦我去,这是哪家医院,这么复古的吗?护士服都换成古装了。”

    再看整个病房的陈设,包括病床,全是古色古香,而且非常华美,恐怕只有古代大富大贵之家才装点得起吧。

    “难道我救的是哪个大佬的千金?所以才把我安排在这么高大上的医院里。”

    周浩吓了一跳的同时,本能的如此想着。

    “陛下。”突然,一声轻唤将周浩的思绪打断,也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正是离得最近的那个年轻的古装美女,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左右。

    她是如此的美丽动人,简直如天女下凡一般,她眼波如水,肌肤如雪,周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见过比这更漂亮的美女。

    她眼角的泪痕,眉宇间的悲伤,真是我见犹怜。

    周浩都有些痴了。

    不过话说,我们又不认识,你哭什么?难道是被我的故事感动?

    “万岁。”另一个年长护士也轻柔的叫了一声,虽然她努力的表现得很殷勤,但周浩却不是太喜欢。

    因为他感觉这个女人打扮得太妖媚了,而且再精心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脸上岁月的痕迹。

    这女人至少四十往上,都可以做旁边那小护士的妈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这两人一上来一口一个陛下,一个万岁的,这是干啥呀?

    虽然说顾客是上帝,但你也没必要直接喊上帝啊。

    你叫我一声靓仔,我还能勉为其难的接受,可直接砸来一个皇帝的头衔,俺这吊丝还真有些承受不住啊。

    为了缓解尴尬,周浩连忙道:“你们不叫医生来给我看看吗?”

    “医生?”

    “陈太医,快快,快给陛下看看。”

    周浩直接无语,连太医都整出来了,有钱人真会玩。

    突然,周浩的目光一凝,看向两个护士身后不远处一个白面无须的老男人。

    “靠,没必要吧,连太监都有准备,还真按皇家医院的规格来打造啊。”

    虽然如此想着,但周浩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他再打量了一下四周,顿时又发现了一些问题。

    这医院怎么连仪器都没有,也没有呼吸机,甚至连水都没挂,我这是差点淹死的危重病人好不好。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周浩震惊的问道。

    “陛下,你不认识妾身了吗?”那年轻宫装女子更加震惊。

    “万岁,你连嬷嬷都不认识了吗?你从小吃嬷嬷的奶长大的呀,每晚都是嬷嬷陪你入睡,你和嬷嬷最亲了。”

    周浩简直要崩溃了,谁特么吃你的奶长大的,谁认识你啊。

    正在这时,他的脸色一变,感觉脑袋猛的一阵刺痛,无数杂乱的信息疯狂的涌入,好像要将脑袋撑爆一般。

    看着床上突然坐起来的身影久久没有再躺下去,一个尖利的厉喝声响起,正是来自那白面无须的太监。

    “陈太医,你不是说万岁已经。你,你是何居心?”

    被称着陈太医的官员双腿猛的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惊恐的道:“启禀皇后殿下、魏公公、奉圣夫人、首辅大人,微臣罪该万死,微臣罪该万死啊。”

    周浩似乎没有听到旁边的喧闹,看了看自己肥硕的双手,又摸了摸自己胖胖的脸,整个人怔怔的坐在床上。

    “这不是在做梦吧,我真的穿越了?我成了天启皇帝?”

    突然,掌心中一阵温软,周浩的身体微微一颤,不由转头看去,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张绝美的脸庞:皇后张嫣。

    不愧为千年不遇的艳后,难怪这么漂亮。

    接着,他又轻易的认出了皇后旁边的那个妖媚女子,正是极受天启皇帝宠信的乳母客氏:客巴巴。

    而她们身后的那个老男人,还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太监,甚至在后世都有着不小的名气,正是大太监魏忠贤魏公公啊。

    已经站到魏忠贤身边的那个须发花白,戴着华丽冠帽,身穿绯红蟒袍的老者,则是内阁首辅黄立极。

    还有那个跪在地上,脑袋紧紧贴着地面的是陈太医,这段时间每天来给自己看病的,不过此时却没人理他。

    “陛下,你快躺下。”

    张嫣声音轻柔,生怕惊忧到了突然精神焕发,惊坐而起的天启。

    周浩还没有从这巨大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在张嫣的搀扶下,顺从的躺了下去。

    待周浩,现在应该叫天启,待天启躺下去后,张嫣转身对趴伏在地上的陈太医道:“陈太医,起身吧,再给陛下察看一番,这次不要再出差错了。”

    “再有差池,小心你脑袋。”一旁的客氏立即接话,语气阴冷的道。

    陈太医吓得浑身一颤,忙不迭的道:“是,是。”

    说罢,他连忙爬起来,小心的来到床边,右手两指立即搭到天启手腕的脉搏上。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生怕万岁只是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回光返照,白高兴一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