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话说玉林在洞中又试了几枪,总算是有了些感觉,装填火枪的速度也熟练了不少。只是在洞中这一番演练火器,直搞的洞中硝烟弥漫,空中浮尘浓厚久久不能消散,玉林等双耳也一直被震得嗡鸣不已,双臂也是略有发麻,终于还是暂停下来。

    虎妞一直观察着玉林练习火枪的情况,不禁有了新的想法,便道:“这枪只用两只手握着,确实费力,又容易失了准头,能否除了双臂之力外再借用上身体的力量握执,以使发火时更稳固些,如此来提高准头!?”

    玉林也深以为然,经虎妞一番话提点,玉林头中灵光一闪,忙对学安道:“若在后面握柄处加一根横木,握枪时将这横木顶在肩头,如此则借助了肩头的力量,火枪将握执的更稳当,也是否提高了准头?”

    学安看玉林在火枪上比量解说,略沉思片刻,高兴的拍手笑道:“妙!妙!真妙!如此真的稳住了火枪,提高了准头,我明天定要好好思谋一下。”

    玉林也是大喜,再看洞中已昏暗下来,才发觉已在这洞中渡过了半天多,肚中顿感饥饿,原来大家玩得兴起竟是连午饭也忘记了吃。经他一说,大伙也都喊饿起来。

    一行人出了崖洞,匆匆下了山,玉林便带着学安虎妞来到沿街的福德隆酒坊,旁边便是赵掌柜家开的一个小酒庄。

    离得老远,门口的燕妮儿一眼看到了玉林,便高喊道:“玉林哥,来吃饭吗?”说着便迎上去。

    “正是,饿死了,我带了朋友来吃饭,可有安静的雅间?”

    “都过了饭口了,雅间正空着,你们到里间吧。”燕妮儿笑着让玉林他们进了最安静的里间。

    跑堂的小伙计见是玉林来,便笑道:“二小姐,你真是神了,想谁谁就来了!哈哈”

    燕妮儿脸一红,狠狠地白了一眼他道:“少啰嗦,先去上壶好茶来!”

    小伙计嘻笑着转身去了,玉林便和学安对面坐了,虎妞蹲在一侧的椅上,燕妮儿犹豫了一下,仍红了脸坐在另侧的椅上,却又移动了下椅子,似是要保持和玉林的一段距离。

    玉林大咧咧笑道:“燕妮儿,你猜到我们要来?”

    燕妮儿脸更羞红了,说:“休要听伙计瞎说,你来不来,谁能猜得到,我只说是你最近来也不知整天上山忙啥,也…也不来我家酒庄捧场,不想那伙计却听了去罢了,还到处胡言乱语!”

    学安在旁看的真切,只是看着二人笑。

    玉林道:“这些天有事忙,出来玩的空闲就少了。…哎,对了,燕妮儿,把你家不用的酒瓶子给我两只呗?”

    “要空酒瓶子何用?”燕妮问。

    玉林故做神秘笑道:“自是有大用,只是现在暂不能说!”

    燕妮儿哼一声,道:“不说便没有!”说罢也故做生气,把头扭到一边。

    这时小伙计端上茶来,说道:“小林先生,你的菜老掌柜已给你点配好了,稍等便可上来了!”

    玉林道:“那便也请老掌柜来一起叙谈一下吧”。

    伙计道:“掌柜的正在算帐,一会儿便来说话”,说罢便忙着抹了把桌上的茶渍又跑开了。

    玉林复又对燕妮儿说:“你给了我酒瓶儿,我明日便带你去看一些好玩的东西,怎样?”

    “去横山上吗”?燕妮儿问。

    “正是,我在上面发现了好多好玩的东西,只怕你从没听说过!”

    “真的?不许骗我!”。

    “骗你是小狗”。

    燕妮儿开心地笑出了声,说:“我这就去拿瓶儿”,说未落地,人已在门外了。

    片刻,酒菜陆续地上来了,冷的热的颇为丰盛,还有一壶陈酿老白干,看上面标的年份已有五六年了。玉林便给学安和自己满上酒,二人便对饮起来,且谈且饮甚是欢快。

    虎妞只在那啃着鸡腿儿,听着玉林他们谈论机械火器的事儿,偶尔的转动几下耳朵。

    燕妮儿回来时,手中提着三四只空酒瓶,顺手又给了虎妞一只鸭脖儿,喜的虎妞在椅上竟翻了个跟头,逗得大家一阵哄笑。

    “什么高兴的事?这么开心,也说给我听听热闹如何?”,随着笑声,赵掌柜端了一盘酱牛肉走了进来。

    大家忙起身让赵掌柜坐下,玉林便让虎妞又表演了一下拿大顶的保留节目,赵掌柜也是好一阵大笑。

    笑罢,赵掌柜神情落寞地说:“唉,只怕咱的好日子怕将要快到头了!”然后自己独自把酒杯喝了个净光。

    大家收住笑容,忙问此话由何而发,赵掌柜压低声音叹声道:“方才听北方来的熟客说,金人军马正在调动集结,只怕是不久又要南侵了”。

    大家听了都是大惊,玉林道:“朝庭自是早已察觉的,且我们北面又有大河阻隔,金人南下也不会那么便当吧?”

    “朝庭的军队?要是能打仗,我们还要迁都吗?”学安不屑的说。

    “也不尽然”,赵掌柜说:“听说岳将军已北上屯兵以阻敌军,只是以区区三千人马恐难抵敌军虎狼啊!”

    “您是说那个岳飞岳将军吗,听说他治军有方,又爱惜百姓,很受拥带?”玉林问。

    “除了他,我朝还有几个岳将军?”赵掌柜又道:“只盼岳将军旗开得胜吧,我等百姓也好过几天安定日子”

    大家便又七言八语地议论起北面将至的战事来,刚才原本欢快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玉林一面听,一面心中盘算,明天要上横山再准备一下,以防万一忽至的兵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