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虎妞最怕人家抓她的耳朵,慌得连忙讨饶,学安放开虎妞的长耳朵,只是方才的用力,胳膊上被茎蔓蚀出的道道血槽又渗出了血,玉林和虎妞见了不禁然,暗道这香花分泌的粘液好生厉害,只片刻间便蚀化了皮肉,若再晚上片刻怕是就要伤可透骨了!。

    虎妞耳朵转了转,幽幽说道:“若将这汁液收集起来,涂在敌人身上”

    玉林闻言,心中不禁一凛,道:“只是不知怎样收集!”

    学安道:“或可以捉只兔子来…”

    虎妞直点头。

    玉林看了看旁边的云麾将军,虎妞便凑到小雕儿旁边碰了碰头,那小雕也不迟疑,展翅飞出洞外,只约一盏茶的功夫,便捉来一只肥大的山兔来,那山兔尤在雕儿的利爪下挣扎不停。

    玉林接过兔子,将它抛在山洞的一处宽阔所在,那兔子一得解脱撒腿便跑,然而刚跑半步,地下的茎蔓忽地将它四肢缠住,且越缠越紧,让那兔子动弹不得。

    玉林赶忙蹲下仔细察看,便见那层层茎蔓下逐渐渗出粘稠的液体,且越来越多。玉林忙用柴刀慢慢地刮起那粘液,装入随身的水葫芦。

    谁知刚装入几下,猛见那葫芦口竟也缺了个口,那粘液所沾染处的葫芦口竟成乌黑色,且黑色范围越来越大,那缺口也如融化的冰雪一样慢慢消融!

    玉林等见此情形俱惊,竟没想到这粘液如此厉害,竟将那水葫芦口化解掉了。

    大家互相看了看,一时竟也无措,还是玉林忽然醒悟,忙丢下葫芦、柴刀,一溜小跑奔出洞口,两三下纵上崖顶,将那崖顶的黑汁炮制池中的几只瓷盘揣入怀中,又急速返回洞里。

    这次玉林更是小心翼翼,将那粘液小心地用柴刀刮起,收入到盘中,只半个时辰不到,那只刚才还欢蹦乱跳的兔子已经被化解了个干干净净,地下竟连丝血迹都没留下,只有一片的透明粘液而已。

    此时,玉林也不过收集了半盘不到的粘液,这次瓷盘却丝毫未损,只是待玉林再细看那柴刀时,竟发现那柴刀上沾染了粘液的地方,竟然铁锈也被蚀尽,只留下闪闪的明亮刀光。

    玉林、学安和虎妞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禁为那粘液的腐蚀力之强啧舌不已。大家都暗自为刚才学安被困后怕,也自庆幸自己终和千尸香花融了血液,是友而非敌,不用担心以后受这霸道之极的粘液之苦!

    大家感叹了片刻,玉林将装着粘液的盘子暂且放在一旁,便催着学安拿出那两把火枪,给大家赏玩演试一下。

    此时的崖洞中,玉林已经在前几日在几个主要的洞壁上插上了许多火把,此时便在一个较直的洞中点燃了几只火把,把个山洞照得更是明亮了些。

    玉林便让学安在这洞中演示火枪,这样比较隐蔽,不会被人发现,要比在外面山林中演示更稳妥些。

    学安也不待慢,打开木箱,取出两把火枪,一把拿给玉林,一把拿在自己手中,便从箱中取出一只小坛子,打开油纸封,用里面的小勺取出一满勺黑色火药倒入枪管,那小勺做的细长大小刚好能伸进枪管。想必是为这枪特制的。

    装好了火药,学安又从另一个小布袋中用小勺取了小半勺铁砂装入枪管,那铁砂约有黄豆大小,玉林大概估计了一下,那小半勺铁砂约有十来颗,似是范模中铸造而成,且每一颗都几乎同样大小,只是边缘有些残破的边角而已。

    然后学安又用一根粗细和枪管差不多的铁钎伸进枪管捅了几捅,接着又把一小撮破布用铁钎捅了进去。

    最后学安又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一个中间有小孔的一小块黑石头塞到枪管后边的那个小洞中,那小块黑石大小正好卡在那枪管后的小洞中紧紧的,即便学安向上竖起枪管,那石头也不会掉下来。

    学安将火枪装填完,看了看远处燃烧着的火把,问玉林:“那最远的火把离咱们有多少步?”

    玉林看了看估量了一下说:“或许有二百多步吧!”

    学安说:“好,咱们就打那个火把!你且看仔细了!”说着将枪管后的小弩拉开弦,将弓弦挂在后面的半环上,然后把火枪平端起来,一手握住前面的握把,另只手握紧枪管后的握把儿,然后低头靠近枪管用眼睛瞄了瞄远处的火把,那只握住枪后握把儿的手指便按住那半个铁环中的触发扳手上使劲儿的一扣,只见那弓弩后的半环猛地向下一沉,扣在上面的弓弦便弹开了,那弦上的铁钎便直直地射向松管的尾部小孔。

    说是迟那是快,整个火枪的击发过程也不过只在瞬间,只听“轰隆”一声,只震得周围人耳朵嗡鸣良久,一片火光闪过,浓烟笼罩在山洞中久久不散,硝烟的气味呛得玉林等都咳嗽起来。

    学安大叫:“快看,打中了!那火把熄灭了,咱们过去看看!”

    说着提了火枪先跑了过去,玉林等也紧跟奔去。

    待大家奔到那熄灭的火把处,在玉林火把的映照下,便见那火把掉落在地上,火把的木柄上面分布了几个小透明的窟窿,火把的顶端已经支离破碎。

    玉林再看那火把原来所在的石壁上,竟有一个碗口大的石坑,看上去茬口新鲜,想必是那火枪弹珠所致。

    学安笑着大声道:“怎样?我改造的火枪是不是很厉害!威力之大足可以打碎顽石,若是对敌,便是他有三头六臂也早已死的干净了,哈哈哈哈…”。

    玉林看着这打碎的火把,这被打出的石坑,简直瞠目结舌,第一次近距离见识了火枪的巨大威力,心底里已被深深震撼了。打木木烂,击石石碎,若是用在人身上,玉林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学安看着玉林呆愣在那里,便笑着推了他手臂催他也来试上一试,玉林方才从感惊中醒来。抬手看着手中的火枪竟有些颤抖。

    学安便上前教他如何装填火药、铁砂,如何用铁钎把铁砂和火药压实,怎样用破布把枪管中的铁砂火药压实堵严以防从枪管掉出。

    然后又手把手教玉林怎样在枪管后安装火石,最后又怎样上弓弦,怎样瞄准,怎么扣发火扳手,以及各环节的作用原理和操用的注意事项。

    终于在学安的指导下,玉林将火枪装填好,也学着学安的样子,双手握住枪平端在胸前,脸靠近枪管,瞄了一下远处点燃的火把,咬了下牙扣动了发火扳手,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硝烟弥漫中,玉林却发现远处的火把竟然没有熄灭。

    玉林等再凑近火把所在石壁察看,却发现原来这一枪却是打在更远处的岩壁上,竟是失了准头!

    玉林看着学安略感窘迫,揉着震得发麻的手臂只是傻笑了!

    学安却说这第一次使用火枪,尤其是他改造的这新式火枪,威力更大,一般人击发后都很难打的准,这枪法也要多练习才能精熟,操练日久了自然更有准头,心急不得。

    讲完火枪的使用,学安正重地把一把火枪递到玉林面前,说道:“你我有缘相遇,何况你对我还有救命大恩,我李学安身无长物,无以为报,只便把这把火枪赠于贤弟,一为纪念,二为防身之用,贤弟万不可推辞。”

    玉林忙说:“这火枪是贤兄珍宝心肝,我怎可夺人所爱!”然而,手却抓的那火枪更紧了。

    学安也是豁达之人,看玉林也是爱惜这火枪,却口上推辞,不禁哈哈大笑。

    而玉林也觉得自已紧抓火枪不放,口中却是言辞推拒,确也是十分的做作,暗笑自己太也的迂腐,竟也不禁笑出声来。

    学安大笑罢,拍了拍玉林肩头,道:“你我兄弟倒也性趣相投,又何必虚伪客套,太也的俗气死人,倒不如你请我痛饮一顿,便做这赠枪的回礼,如何?”

    玉林大笑,收回火枪,道:“如此甚好,今日我得香花神液,又获火枪护身,如此神器护佑,可喜可贺!且回去喝个痛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