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玉林再细看那箱中物什,只见这铁管是由镔铁打制,却又不是常见的那种兵器用的镔铁,这种镔铁颜色更是黑亮些,略有规则的暗纹且发着微蓝色的光。

    铁管约有鸡蛋粗细,管壁厚重,接缝处更较厚一半,这使得这把突火枪更显得沉重。枪管约尺半有余,而和玉林在宋定国府中见过的突火枪却有很大不同的地方是,在枪管的中间有一个木质的握把,在枪尾的后部又有一个弯曲向下的握把。

    枪管的后部也就是握把的上方却有一个小型的弓弩样的东西,只是那弓弦上固定的是一根镔铁的铁钎,铁钎前端变细,正对着铁管后面的一个细孔。那弓弩的弦此时是放松的,在弓弦的后面是个可活动的半圆形扣环,连接着握把下方的一个半圆铁环中的一个铁质扳手。这两个枪除了两个握把处,都涂了一层薄薄的油脂,使的整个乌沉沉的铁都油润光亮。

    玉林越着越是奇怪,问道:“你说这是突火枪?可是,我却也见过府军的突火枪,和你这个却有大不同!”

    李学安笑道:“府军的火器以巨竹为筒,内安火药,再放入子窠,以火把或燃着的草绳点火,一般只可打到一百五十步左右,也有打二百步的”。李学安讲起了火器,便精神百倍,若不是脸上仍是病态的灰白色,真个像滔滔不绝的教授讲课一样。

    玉林忙把他扶靠在被上,递给他一碗水喝了。

    李学安继续说道:“但府军用的官制突火枪却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一是官制的突火枪处于起步阶段,基本没有什么准度可言,点火后,近乎于盲射,很难有效地击中敌人;二是官制突火枪使用粗竹管制作,管壁很脆弱,用不了几下就枪管炸裂了,许多时候没有杀伤敌人,却先把自己人炸伤了;三是受天时影响,一到阴雨天就不能点燃,便和烧火棍无异了,根本无法使用;四是官制突火枪装填火药子窠太慢,不能接连连发射,远不如弓箭和连弩等好用。因此,这突火枪便成了鸡肋,没有在战阵上大规模使用。”

    玉林问:“那么你的突火枪有什么好处?”

    李学安不禁有些傲骄地笑了,却因大病初愈竟止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待他缓过一口气来,说道:“我在海外漂泊了几年,曾在波斯盘桓了近一年,见当地的波斯弯刀用的镔铁和我朝略有不同,他们的镔铁是用熟铁和着木炭交错叠加反复锤打而成,再以冷水反复焠之,如此打制的波斯刀异常坚硬锋锐,且有暗色的纹路。

    彼时我便想起我朝兵器若用此冶炼方法打制,必定坚不可摧,战阵上必然所向披靡。便以避难的流民身分为他们一家铁匠铺做工,只讨吃住便宜,不收分文工钱。那老板见我做工勤快,又踏实可靠,便常指点我一二冶制技艺,有时他们有事外出或过节,便留我看守门店。我便有心慢慢收集了上好的铁料,趁他不在时便打制了这两只铁枪管。”

    李学安停下来喘息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朝火枪最罗索的是每次燃放都要用火把或火绳等火种点燃,遇上阴雨便不能用,且这种方法在紧急情势下又未免来不急,遗误了战机!

    我便想到了咱们用的火镰火石,若以此方法引燃火药则便捷了许多。复又想到用此方法须得一人持枪一人点火太也不便,于是苦想出以弓弩之力击打火石甚是方便,便将特制的小弓弩铸接在铁管后,以火石放在枪管后特制的孔洞中,这样以弓弩射出铁钎击打火石引燃火药,如此只便一人即可操用火枪,又很是快捷方便,这样只一人一枪便可敌得过官制枪三四支!”

    玉林也听得兴趣盎然,又拉着学安问这问那,学安问道:“你也不要太纳闷怎生操用这枪,待几日我只便下了床,就带你去山上燃放一试,可好?!”

    玉林大喜,心下甚是期盼,也不禁对学安的奇巧淫技暗自敬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