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什么人竟躺在路中央?”,眼看夜色已朦胧,为防万一,玉林抽出宝剑,慢慢走上前,叫道:“何人在路中央,请让开路且让我过去!”,谁知,那人竟不回应,身体也不稍动,仍是侧卧在那里,背对着玉林。

    玉林见状,向虎妞使了个眼色,用脑语说:“你从旁边绕过去,看他情势如何!”,虎妞点头,一跃上了旁边的矮树,又纵跃到那人后面的树上向下观望,端详片刻后虎妞用脑语说:“这个人闭着眼睛,似是昏倒的样子!手里没看到有什么兵器!”。

    玉林便仗剑一边靠近那人,口中一边说道:“这位大哥且站起讲话!”待玉林走近那人身后,见他仍无反应,便绕到他面前,果见他双眼紧闭,双腿弯曲,双臂在胸前却紧抱着一个木箱。

    玉林见他形貌不似歹人,便走近前去推了推他,那人却仍不动,以手探到那人鼻下,尚有气息,只是呼吸微弱。玉林赶紧把他上半身扶起,拍了拍后背,仍无反应,便要将他胸前的木箱拿下以便救助,谁知那人虽是昏迷,双臂却是把那木箱抱的死死的,玉林夺了一下竟没有把木箱移开,只得又稍用力掰开那人双臂,方取下木箱。玉林见那人仍是昏迷不醒,却又不能见危难而不顾,只得把他扛起搭在马上。玉林再抱那木箱时才感到那木箱却有些分量,且那木箱上有一条宽大的带子,看来这木箱本是可以背在肩上的,于是玉林便将箱子背在肩上,就这样一手牵着马驮着那人下了山。

    玉林下山直接带着那人去了郭郎中的医馆,此时的医馆已经关门,玉林敲了几下门才见一个小伙计开了门,玉林说明来意,那伙计忙帮玉林把那人抬进诊厅,不一会儿郭先生才慢慢走出来,玉林忙上前见礼,郭老郎中见是玉林,便笑道:“原来是小李先生到了,是哪里不舒泰?”玉林一指那诊床上的那人道:“我在路上遇到的一个昏迷的人,尚有气息,还请老先生救他一救!”

    郭老郎中闻言也不待慢,上前便察看那人病情,坐在那儿捋须把脉片刻道:“此人脉象尚稳,只是外受邪寒,内有心火,又脾胃虚劳,却也不是什么大病,无甚大碍”。于是便命伙计拿了一碗半温的蜂蜜水来,用手掰开那人嘴,以调羹把蜜水尽数灌下,然后又开了药方让伙计去抓药。

    玉林见郭老郎中似是很有把握,心下也安了,便取钱付诊药费,老郎中推辞道:“李先生对一陌路之人尚能施以援手,老头子我治病救人,急人危难也是医者良心,且休要提什么钱的事!”便坚辞不收。玉林也只得便罢,拱手再三感谢。

    不多时,那人身子微动,慢慢睁开眼,看到周围环境和玉林几人,便欲起来,却先急切地四下找寻,口中嘶哑地急叫到:“我的箱子,我的箱子在哪儿?!”玉林正要站起身说什么,那人一眼看到门口的那木箱,便也不顾一切地急向那木箱奔去,但身体终是病弱不支,没奔两步便扑腾又摔到在地复又昏晕了过去。

    玉林和小伙计上前正要扶起那人,郭郎中忙摆手止住他俩,自己走到那人身边试了试鼻息,又把了下脉,说:“此人似是经历莫大辛苦,又饮食不济,日久虚劳已极,不仔细将养些时日怕是起不得身啊。我再开几幅药,小李先生拿回去,一日给他煎服两剂,三五日便可下地行走,只是小李先生怕是要多留他几日休养生息啦!”

    玉林想反正已经把人救回来了,便好人做到底吧,多养几日也无不可,便唤了伙计一起把那人抬到马上,背起木箱,辞谢了郎中,拿着开的几副药和虎妞趁着月色回家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