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玉林急跟出洞,新晋升的云麾将军展翅在前带路,虎妞在后,一禽一兽和一人前后随行,便一个岔路一处洞穴地探索,只是这次玉林接受上次被巨蟒追袭的教训,多备了些火把火油,又行走的不急切,所以沿途便把这洞府看的更为真切详细。

    在前面的几处洞穴,玉林他们并未发现异常,这次复又来到千尸香花所在那个主洞穴,除了那扑面而来的粪便池的恶臭之外,洞顶岩壁之上已无毒蝙蝠的踪影,料想那次被玉林军的飞将们杀得惨败后,再无重返洞穴的胆量,又加上洞口常有雕鹰的飞行巡逻队护卫,便早已望而却步,畏而远之了。地下的恶臭便池便没有了再生的源头,料来不久便腐化为泥土了,这恶臭自会逐渐地消减而去。只是如此以来,玉林又要担心那千尸香花自此却失去了滋养的粪土,只恐不利长势了。

    于是,玉林便命虎妞小雕传令诸鸟兽,只得便则将啃食剩的动物残体抛至那粪便池中,以不绝了千尸香花的滋养。

    说到此,玉林倒是想到勿必要先做一个绳梯,置于石门处,以便诸属下出入方便,时下横山一带还算太平,可见的时日里暂无匪患兵忧,自当先趁此良机在此时于洞中贮存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玉林正在思想,忽听虎妞叫道:“那粪便中似有白骨,快拿火把细看!”

    玉林闻言,急上前举火把察看,果见那黑漆漆的粪便中露出一两根粗大的白骨,只是在池中深处看不真切。得亏玉林准备的齐备,便拿出绳索,一端系上石头,玉林使出惯用的绝技,将那“流星锤”在空中甩了两下,随手一抛,那绳索就像长了眼睛一般将那露出的白骨缠绕的结实,玉林慢慢用力将那白骨拖拽过来,再举近火把仔细端详,便发现那白骨竟是像人的腿骨,只是那白骨已经腐化的颇为酥脆,只稍用力便碎成几块,玉林判定这人的骸骨埋在此地至少二三十年岁月了。料想这人或是误入或为其他猛兽所擒至此,也或便是有意来此竟不意为巨蟒所食。

    看这白骨在粪便中如此腐化程度也是正常,玉林便联想那被巨蟒皮骨所缠绕的方士的骨架,是否和此人有所关联?玉林心中疑惑不提,且先放下心思,又把其它几根骨头拖过来,再看时却都是一些鸟兽的骨架,想是被蝙蝠所噬或巨蟒吞食所排泄的,而也是这些鸟兽残骸却也成了这千尸香花的上等肥料了。

    玉林出了主洞,又接连看过两个洞穴,也未发现异常,正意趣阑珊时,信步走进一处洞口略小的洞穴,且地势更是徒斜向下,这个洞穴虽说更是崎岖狭窄,却是更深幽更曲折更潮湿一些。

    随着玉林等越走越往下,便感觉洞壁上越是潮湿,玉林大喜,料定此处定是那水源发祥之地。果然,又走了不半柱香的时辰,前方便出现一个小的水潭!玉林紧走几步来到潭起,只见那水潭水质清洌,幽幽地看不到底,那水入手沁凉入口甘美,三个探索者不禁然都喝了几口,只感燥意全消,浑身舒泰。玉林看着虎妞小雕都相互微笑自得。

    这时,忽然哗啦一声,从深潭里忽然跳出一条鱼来,这条鱼全身亮白,足有尺余。那鱼跳了一下便潜入深水再也不见了。

    “这潭里竟然有鱼!”玉林甚奇,细细回想刚才那鱼的形态,很是眼熟!慢慢想来,却原来在那山脚下的清凉泉里看到过这样的鱼,只不过清凉泉中的鱼要小的多,颜色也略深一些而已。

    如此想来,这潭中的鱼和山下清凉泉的小鱼竟是一类,那…那么,这潭水便和那山下的清凉泉是相互连通的了?!玉林联想到此,不禁为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深深折服!

    虎妞忽看到在那水潭的那头,靠近岩壁的那端有许多山石的裂口,从那岩石的裂口处生出无数根粗细不一的根茎,玉林一跃便站在那水潭的边沿上,细看那根茎,乌亮而粗大,外皮细腻光滑,却不是那千尸香花的根茎怎的?!

    虎妞叹道:“这千尸香花果是神仙物种,咱们从那大的主洞走到这水潭用时颇多,而它的根茎竟然从那个石洞穿越到这个洞中,坚硬岩石也被它破出无数空隙,它的生命力真是强大无伦,绝非普通植物可比啊!”

    玉林也连声称是,大家见水源已找到,便停了探索,寻到来路返回洞口,仍攀上崖顶从前峰而下。玉林复又转到吕仙师石像前,堪查那像后的洞门。只见那处洞口的石门和周围石壁结合的几乎一体无二,但只要凑近仔细端详,也可见石壁上有那环形细纹,因新鲜切割而颜色略浅,玉林便在石壁其它缝隙处抠出夹杂着苔藓腐土等的黑土抹在石门缝隙处以遮盖新痕。玉林做完伪装,再看那石门已和周围石壁浑然一体,难以区别了。

    一切工作准备的妥当,玉林心中略有小成的快感,便兴致勃勃地带着虎妞下山,中途特意绕道清凉泉那旁边的小潭,加意细看了那潭中小鱼,越看越是觉得崖洞中水潭中的大鱼和此潭中的小鱼确是同一种鱼类,这便再次确定了玉林关于两处水潭在地下必有连通无疑。

    夕阳落下横山时,玉林终于下了横山,转过一片林木,街头的石板路既将再望,猛然,撒欢儿小跑中的乌骓马噶然地停了下来,把毫无防备的玉林晃得在马上差点儿跌下来。玉林低头看时,却见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正倒在路当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