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宁敖臣穿好上衣,从自己地下18层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乘上那快速专用电车向中央区的紧急情况办公室驶去,他坐在车中,虽面色平静,但心中颇有些担心一会儿怎么应对沈严军的责问。是啊!自从这个实验室立项以来,状况总是层出不穷地出现。先是针对历史名人伟人的A计划因数据偏差太大而致使设备电脑当机,最终被废止;后又是因为时空穿梭机数据传输故障而导致现场指挥的失联,以至于酿成样本逃逸遗失事故;再就是植入量子芯片和受体的排异问题而白白牺牲掉了多个实验样本;而现在,又发生了D类生物样本守护者被杀的人事件。更可笑的是,杀死它的竟是B类重点实验项目的特级样本!这又怎好向自己的顶头上司交待?想起沈严军那平素本就严厉的目光,他的面前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张熟悉而又冷酷的脸。宁敖臣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总是要汇报的,也只得硬起头皮去应对一下了。

    车子转了个弯,终于停了下来,宁敖臣下了车,旁边经过的两个漂亮的女职员热情的打招呼:“宁副主任好!”,宁敖臣笑着点点头,却没有说话。看到前面的密闭的安防金属门,他略有紧张的轻咳了一下,熟练的输入密码,扫描双手掌纹,然后经过人脸识别和穿过两道安检门后,两名持枪卫士仔细地搜查了他全身,点头让他进入略显阴暗的走廊,最后,他终于在那闪烁着红绿荧光的会议厅前停了下来,稍微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襟,按响了门铃。

    随着“咔嚓”一声,门自动打开了,里面的人没有说话,询问的眼光看着宁敖臣。

    “老大!”宁敖臣打了个招呼,自己扶正了椅子,坐在了沈严军的对面。

    “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沈严军开门见山的问道。

    宁敖臣沉吟了一下,说:“怎么讲呢,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

    “哈!”沈严军竟脸上现出了莫名的笑容,说道:“那就先说说坏消息吧”。

    “那个D类濒危特护类样本的守护卫士被杀死了!”

    “什么!”,沈严军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地说:“你怎么搞得,不是说你们给它基因改造过了吗,全身可以抗十级击打?!”

    宁敖臣忙说:“那也是针对于一般普通人的普通冷兵器攻击为前提的改造,终究是防护有限的”。

    沈严军诘问道:“那个时代,它会受到机枪扫射,还是激光炮轰炸呢?”

    宁敖臣被问的张了张嘴,终又说道:“我要说是受到不明利器攻击,被一击致命,您能相信吗?”

    “笑话!冷兵器,很高科技的利器吗?”沈严军冷笑着说,没待宁敖臣回答,终于舒缓了一下口气,坐下来换了个话题,问道:“是谁杀死它的?”。

    “是…是B17号”

    “什么!?”,沈严军手中的茶杯猛地一抖,茶水差一点泼溅在手上,他急忙放下杯子,以一种犹疑的目光盯着宁敖臣。

    “是的,我们已经再三地确认过了”,宁敖臣肯定的点点头。

    沈严军揉捏着双手,沉思片刻说:“那么,说一下你的好消息吧,比较来说,我更喜欢听到这个”。

    宁敖臣放松了些心情,说道:“B17号只取了一点样本,并安排力量把它保护了起来”。

    “哦?”沈严军很有兴致的问道:“是他那些不会说话的朋友吗?”

    “是的,事实上他们有专业的…翻译”

    “C29吗?那个逃逸的样本?”

    “准确来说,是被它妈妈扔掉的垃圾”。

    “先不管是什么吧,你先说说你们的应对方案吧”。沈严军靠在椅背上又端起了茶杯。

    “是这样的,我们已做出了紧急预案,您来把把关吧”。说完,宁敖臣敲了敲左手掌,一片蓝光亮起,在他手掌心上方投射出一个矩形区域,中间赫然是一个文稿,宁敖臣将手掌一推,沈严军伸手虚接了一下,那篇文稿便轻巧地跳入沈严军的掌心中。

    沈严军细细地看着文件,随着他的目光下移,文稿上的文字一行行地向上滚动着,跟随着的淡绿色的荧光不停的闪动。文稿比较长,大约二十分钟后,沈严军把手掌一握,关闭了文档,仰靠在宽大的椅背上沉思着,足足一分多钟后,他坐直了身子,看着宁敖臣一字一句的说:“具体的技术性问题,你来负责,我不多干预,我只讲三点”

    沈严军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第一,设置设备关键参数时,调整数据一定要谨慎,不要一下搞得前后差距太大。多使用微调,把数据精度再提高一个量级,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道理你懂得,我就不多说了;第二,植入的芯片要注意把人文关怀系数操控设置的柔和一些,多注意受体样本的心理变化,多一些心理意识的引导,少一些生硬指令,让受体样本感觉更自然一些。总结成你们的技术性语言,就是多通过生物化学物质去调节,减少电脑指令的操控;第三,我要正重的提醒你一下,我们正在搞的是很严谨的科学,容不得丝毫的侥幸心理,更不能搞什么玄幻的迷信,你以为你在写小说吗?”。

    宁敖臣忙说:“我们也是很严谨的,不过我要问一下,历史上有很多的科学不能解释的未解之谜,既便现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仍有很多的科学之外的离经叛道的奇异事件发生,我们又能破解多少?”

    沈严军笑道:“难道只有玄幻才能解释那把奇怪的剑吗,你是哈利波特看多了吗,那已经是很老的书了!”

    宁敖臣辨解说:“那么我们现在的什么材料做的利刃能达到B17手中那个剑的效果呢?或许我们现在社会是科学主导,可是这就能否认那些玄幻法术在古代的存在吗?”

    沈严军说:“这些你给我讲是没用的,委员会的老先生们会接受你的解释吗?他们只能说你在推缷责任,会严重怀疑你的能力是否适应你现在的位置!”。他一边说着一边重重地敲了两下桌子。

    讲完,沈严军又向前倾斜了一下身体,神情正重地说:“咱们前面的失败太多了。A计划为什么失败?是我们的设备不好吗?不是,是我们走的太快了,妄想着抓紧那些历史上的名人、权贵精英、帝王将相,直接通过操控他们完成我们毕其功于一役的梦想,结果呢?这些精英帝王们能量是大,但我们一丝纰漏,一个数据的失误所造成的损失越大。秦始皇怎么死的?我们为什么没有避免李自成过早地攻入BJ,以至于本来要重振大明的崇祯吊死在煤山?说来道去,我们的A计划只注意关键人物的作用设定,而忽略了历史的真正创造者那些千万万的普通百姓!”。

    沈严军顿了一下,双手按了一下桌面,制止了宁敖臣将要的插言,继续说:“我知道,你有你的道理,普通人的能量是有限,他们个人对历史的推动力很微弱,微弱到在时光机里只是那微毫的变量。但我们把他们尽可能多的聚集起来,就会发生量变到质变的飞越,而我们只不过付出多些芯片,多一些数据的计算,多耗费几年的时间,而这些成本我们现在是可以偿付的起的。只要我们在一部分人身上获得成功,我们就可以把这些成果经验复制到更多的人身上,就可以撬动历史的车轮,改变历史的轨迹。”

    沈严军喝了一大口茶,强调道:“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委员会已经批准了加大对我们时空研究所的投资计划。难道我们还要再经历一次核战争吗?我们地球上人口最多时一百多亿,现在已经不过十亿了!而且我们现在什么处境?对上要严防地上核污染的侵入,对下要担心提防地震和涌动的岩浆,我们现在是在办公室吗?这是名符其实的十八层地狱啊!”

    “好吧,我现在就马上加紧实验”。宁敖臣站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说着。

    “很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不过如果你再有类似样本遗失逃逸什么的事情,只需给我终端发个通告就可以了,不必再这样舟车劳顿的来面谈”,沈严军不忘在临别时揶揄他两句。

    宁敖臣停下来,坚定的说:“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再次发生的!”。

    “好啊,我预祝你成功”,说着,沈严军向他举起茶杯,仰头喝了个干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