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洪荒世界。

    无尽神芒环绕,无穷氤氲充斥其内的不周山,上承苍穹,下立九幽。

    势大磅礴的不周山能被称为洪荒第一山自然名不虚传。

    不周山乃是洪荒第一大族巫族之领地。

    山脚之下一处洞府中。

    苏澈茫然的睁开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儿?怎么头晕乎乎的?”

    突然,无数记忆犹如潮水般涌进脑海。

    好半天苏澈才理清了脑海中的记忆。

    原来,他穿越了。

    拜入巫族成为了黎风部落中的一名小兵。

    “洪荒世界,巫族小兵?”

    苏澈心底一沉。

    洪荒世界此时龙凤麒麟三大战正酣,金仙不如狗,大罗都要陨落,整个洪荒尸骸遍野,俨然暴发龙汉大劫。

    巫族,这个时候,才刚刚崛起,还名声不显。

    但却是下一个时代的天地主角,最后拉开了巫妖大战的序幕!

    两族大战,不仅死伤无数,连洪荒世界都被打崩了,不周山更是倒塌,比现在外面的龙汉大劫有过之无不及,引来天河之水倒灌,万族遭殃。

    而后圣人将洪荒世界重新炼化,这才让崩溃的洪荒世界保住。

    若是到了巫妖量劫开启,自己这个最为低等的巫族小兵绝逼是上去当炮灰,给人垫背的。

    巫族会完蛋!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跑!

    赶紧跑!

    这是苏澈此刻唯一的想法。

    但现在又能跑到哪去?外面龙汉大劫,待在不周山还算安全。

    不管了,先找个地方苟起来,好生修炼,苟他个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现在不跑,就怕以后因果缠身,只能与巫族捆绑在一起。

    有了想法就得行动,苏澈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所靠之物柔软异常,甚至还有几分淡淡的清香。

    只见一张不施粉黛六宫无颜色的脸庞,身躯玲珑,秋水为肤玉为骨,比之天上神仙都还要美艳三分的女子。

    她就像熟透了的苹果,咬一口都能流出甘甜的汁液。

    但其身上那股高贵端庄的气息,却是与其俏丽面庞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

    后土娘娘!

    苏澈懵了。

    他认出了眼前这个女子。

    自己竟然躺在后土娘娘的怀里,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后土看到已经醒过来并发呆的苏澈,心中微微一叹。

    自己专门炼制了一大批的药性十足的合欢散,本想昨晚一举将苏澈拿下。

    可哪曾想,自己肉身太强了。

    强到苏澈根本破不了自己的防御。

    要不要今晚再试试?他攻不破,那自己就主动破防!我就不信,拿不下他!

    后土心中蠢蠢欲动着,俏脸也红了几分。

    “那那啥,后土大人。”

    “你还叫我大人吗?”

    “苏澈,你玷污我清白,你要对我负责!”

    红着俏脸,后土故作生气,秋水般的美眸恶狠狠的盯着苏澈。

    玷污清白?

    玷污神祗后土的清白?

    苏澈脸色一白。

    他想起来了。

    昨晚这位巫族的娇女突然屈尊到了他的洞府,还拿出仙酒佳酿要与他共饮。

    后土是谁!!

    洪荒最高贵的女子之一,未来的地道圣人,六道轮回的掌控者,其地位不在女娲之下。

    此等人物屈尊与他共饮,苏澈怎敢拒绝。

    可谁料,佳酿猛烈,仅仅喝了一杯,苏澈就彻底醉晕倒下。

    等醒来,自己正躺在后土的怀中。

    他在后土怀中躺了一个晚上!!!

    “后土一个祖巫,自己一个小巫兵能把她给办了?绝对不可能。”

    “这是后土的算计?图什么呢?图我修为低下,图我跟脚不佳?”

    苏澈此刻又是震惊,又是害怕,不过害怕当中还有一丝享受。

    那娇躯带来的柔软感是他有记忆以来感受到最佳的一次了。

    后土这般动人女子世间难寻,就连巫族中的大巫一年之中也难以见其几回。

    而现在这需要仰望的女子竟然说要自己负责!

    “难道昨晚我真的跟她?”

    “怎么办?答应她,对她负责?不行,自己身份低微,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其他祖巫会生撕了自己。”

    “若是不负责,后土现在会当场把我打成肉酱。”

    怎么办,怎么办!

    苏澈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发动所有脑细胞思考对策。

    “帝江前来拜访,苏兄弟可在?”

    突然,一道浩大且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震得洞府簌簌摇颤。

    帝江?

    帝江怎么来了?

    尼玛,祸不单行啊!

    苏澈脸垮了下去,自己只是一个小兵,不仅现在跟后土不清不楚,这巫族老大又过来了。

    而他没发现,一旁的后土比他还要紧张。

    “大哥怎么会到这里来?”

    后土心慌,她可是祖巫啊,平日里端庄威严,现在竟然跟一名小巫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而且还是自己主动的。

    此事若是传出,十一位大兄肯定大怒,为了祖巫的颜面,定然会对苏澈出手抹杀。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发现。

    “苏澈,今晚到我寝宫,我有要事与你相商。”

    匆匆留下一句话,后土化作一缕轻烟,消散离去。

    “苏道友可在,帝江前来拜访!”

    威严声音再起,苏澈嘴角一抽,深呼一口气,该来的躲也躲不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