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葛起元葛长老的运气不错,他进来的时就处于离遗迹中心不远的地方。

    同样运气不错的还有河乐牧司长和聂勇聂长老。

    他们三个人不久后就在遗迹中心相遇。

    遗迹中心有座九层高塔,几人合作,花费了半天功夫,才将高塔外围的禁制破除。

    三人破门入塔,塔内灵气浓郁,似乎塔内有凝聚灵气的阵法。

    他们小心翼翼的摸索,逐层而上。

    “葛长老,以你看来,此遗迹是什么年代的?”

    葛起元摇头道:“看不出来,不过以外面草药生长情况,我猜测应该几万年龄或许更久。”

    他们在塔外不远发现一片药田。

    药田中的灵药年份充足,谢了又开,不知经历了多少轮回。

    有一株正值采摘的灵药,年份有七八万年之久。

    聂勇默默点头,与他猜测的一样:“这遗迹的主人不简单,能造出这样一方小世界,而且还能保存如此长的时间,绝非等闭。”

    河乐牧的修为、见识,无法与两位雨音门的长老相比,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当他们来到高塔顶层,看到了遗迹主人的尸身。

    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双膝盘坐,脑袋低垂,似乎只是睡着了。

    殒落了漫长岁月,他的尸身依然保持完好,只是不再跳动的脉搏,宣告着他已死去。

    偌大的高塔最后一层,只有这么一具尸身。

    尸身的旁边,立了一块石碑。

    三人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向石啤看去。

    石碑上记录了遗迹主人生平。

    【我叫顾剑立,生于幻诃门,五岁时感应到灵气,十三突破到灵腑境,】

    中间一大段记录了他平生比较重要的几场战斗。

    【一千五百余岁时,我终于修到灵尊境巅峰,后花了大代价,买下这方空间,以求在此安稳突破到仙境。

    但我失败了,或许是我的根基不够扎实,在突破到仙境的时候,身体无法融合仙能。

    失败后,我也身受重伤,自知命不久矣,决定坐化于此,如后来有人到此,则速速离去便可。】

    “顾剑立?没听过这号人物啊。”聂勇道。

    “应该是仙境大战之前的人物了。”

    葛起元道:“晋升仙境的方法早已失传,此人能独自在此尝试突破,必是那场大战之前的人物。我们找找看,看他有没有留下晋升仙境的方法。”

    塔顶层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晋升仙境的方法。

    河乐牧站在一旁默然不语,看着两位长老差点把地板都给掀开。

    “或许,可以从此人的尸身上下手研究。”

    最后,两位长老将注意力放到那具尸体上。

    葛长老伸手朝尸体摸索而去,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就在葛长老的手摸到顾剑立胸膛的时候,摸到两处凸起。

    葛长老微微皱眉,胸膛中间为什么会有凸起,手感就像是摸到手脚踝关节。

    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用指肚轻轻压了压。

    随着他的手指下按,顾剑立的尸体开始膨胀,只一瞬间就胀成一个圆球。

    葛长老三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向后退开,保持一定距离。

    尸体越胀越大,最后‘嘭’的一声爆开,爆炸的威力直接将高塔摧毁。

    葛长老三人撑开灵力护盾,并未受伤。

    高塔被摧毁后,从尸体爆炸之处射出两道白光,冲天而上,与这方空间的顶部融合。

    随后,天空之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符文,游离在天地之间的灵气,全被吸入其中。

    “禁灵大阵!”

    “何为禁灵大阵?”河乐牧感觉体内灵力开始滞缓,不受控制。

    “顾名思义,禁灵大阵就是能禁止在大阵内使用灵力,修士一旦无法使用灵力,就变得与普通人无异。”聂长老解释道。

    当那些符文吸收完游离的灵气后,又诞生出一层新的符文。

    新生的符文中,充满了毁灭的力量和意识。

    “葛长老?这”聂长老看向葛起元。

    葛起元点头:“没错了,禁灵大阵加上破碎大阵,顾剑立是不想被人打扰他的坐化尸身,一旦触碰,他便毁了这方空间,刚才的两道白光应该就是启动这两个阵法的。”

    禁灵大阵已经全面开启,河乐牧背后的双翼消散,无法使用灵力,从空中跌落。

    葛长老眼疾手快将他捞住,两位长老虽然也受到影响,他们境界高深,还能使用灵力。

    但一身实力只能发挥十之二三。

    破碎大阵也已启动完毕,一道道空间裂缝凭空出现,切割万物。

    遗迹中到处是破碎坍塌之声。

    “走!”葛长老当机立断,即使以他们的修为也无法对抗空间裂缝。

    他们朝天飞去,两人合力在大阵中破开一个口子,穿过进入遗迹时的传送流光,回到燕岭山脉中。

    回到燕岭山脉,河乐牧的灵力重新运转无阻,飞在半空:“两位长老,里面还有那么多人,怎么办?”

    葛长老没有回答他,出来后,祭出一柄长剑,飞到流光之上,剑气纵横,左砍右削。

    将流光切成上千份,然后一拳轰出,将上千份流光轰入遗迹中。

    “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这些流光就是传送门,能将里面的人传送出来,它们会随机分散到遗迹中,至于里面的人能不能出来”

    葛长老叹了口气,进遗迹之前他就提醒过,遗迹中充满未知,进与不进全在个人意愿。

    如果没能传送出来,那必死无疑,没人能在空间坍塌中存活。

    “也不知道呈柒那丫头如何了?”聂长老有点担心。

    “放心吧,那丫头实力不弱,如此多的流光传送,她总能碰到一处出来的。”

    葛长老居然也有些担心,但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等了。

    “走吧,去燕岭山脉外等着。”

    “不在这里等吗?”河乐牧不解问道。

    “在这等什么,流光是随机传送,他们若能出来,也是随机的,谁知道他们出来的时候会在山脉的哪个角落。”

    三人飞到燕岭镇,等了一天时间。

    四五千人进遗迹,回到燕岭镇的不到两千。

    一个个哭丧着脸,气氛沉闷。

    “呈柒丫头没能出来吗?”聂长老望着燕岭山脉,喃喃道。

    “唉~回去吧。”葛长老叹气道。

    “这回去该如何跟掌门说,还有呈柒丫头的师父那”

    “实话实说吧。”

    再等下去已经没有意义,遗迹早已坍塌毁去,没能出来的必死无疑,都不用去看就知道结果。

    看着损失惨重的队伍,聂勇长老摇摇头:“雨音门弟子,随我回山门。修行路上总是充满危险与离别,你们要做的,就是回去后,勤加修炼,提升修为,以后再遇到危险,也有自保之力。”

    “走!”

    “小子,你死定了,不过你放心,至少今天你不死,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的。”

    江知节披头散发,状若癫狂,在后紧追。

    以他的速度,不出一分钟,便能追上勃羽。

    “还有,凌姑娘,一会让你尝尝老夫的真功夫,哈哈哈哈”

    他一边追,一边发出淫荡的笑声。

    勃羽飞得实在不快,很快就进入了江知节的攻击范围。

    一道灵力枪芒朝他背后刺来。

    “小心。”凌呈柒提醒道。

    勃羽往旁边闪去,躲过攻击,速度又被缓了一缓。

    双方的距离又近了些,江知节手中长枪抖动,甩出一道枪鞭,力道不大,笼罩的范围却是极广。

    勃羽避之不及,被枪鞭轰中。

    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旋转着,吐出一口鲜血。

    刚刚稳下身形,江知节已经又是一枪扫来,这一枪将勃羽和凌呈柒轰下地面。

    勃羽勉强站起,江知节没有下死手,他正如猫戏老鼠,要慢慢折磨二人。

    凌呈柒美眸盯着天空:“这是禁灵大阵!”

    勃羽晃了晃脑袋,胸口闷胀,又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他已受了不轻的内伤。

    “哈哈哈哈,看老夫如何折磨你们!”

    江知节大笑着,然后感觉身边的灵气被倒卷着吸入天空,紧接着,他的灵力不受控制,滞缓身后。

    “怎么回事?”说完这句话后,灵力彻底无法运转,从半空跌落。

    “凌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勃羽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难以做出反应。

    “这个遗迹有禁灵大阵,已经被人启动,现在,没人能在这里使用灵力。”

    凌呈柒解释道:“快走!”

    她看到江知节已经从地上爬起,正朝二人奔来。

    即使不能使用灵力,以两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会是江知节的对手。

    “好!”

    勃羽跑了没两步,五脏六腑传来剧痛,坚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咳出。

    凌呈柒玉手一抹,将一颗丹药送进他嘴里。

    两人跑了没多久,前方空间突然破开一条漆黑的裂缝,将一块大石切开,切面如镜。

    “是空间裂缝,绕开!”凌呈柒喊道:“出现空间裂缝,说明这里要崩溃了。”

    “崩溃?”

    “对,崩溃,到时,这里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包括在遗迹中的所有人。”

    “那怎么办?”

    凌呈柒摇头:“没有办法,现在灵力用不了,只能等死!”

    “呵,到头来,还是没躲过。”

    两人绕开空间裂缝,继续逃命。

    前方,一道流光从天而降,落在不远处。

    “传送流光,是我们进来时的传送流光,快从那里出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