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凌姑娘,你没事吧?”

    勃羽飞到凌呈柒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

    凌呈柒脸色苍白,嘴角还有血迹。

    “咳咳,我没事。”她摇晃着站起身,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瓶丹药,倒出两颗服下。

    “扶我到那边坐下。”

    勃羽扶着她,到一块平稳的大石上坐好。

    凌呈柒似乎受伤颇重,也顾不上遗迹中的危险,盘膝打坐修炼。

    远处有几道身影快速朝湖边接近。

    “江少司,刚才的打斗声好像就是那个方位。”

    江知节点点头:“我们快过去看看。”

    江知节他们运气不错,进来后,虽然被分散开来,却在短短时间内聚合了五个人。

    一路朝着遗迹中心进发,来到湖边。

    当勃羽看到江知节带着四个人到来,停在半空,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时,心道完了。

    正在修炼中的凌呈柒感应到有人到来,撑开美眸。

    江知节没有从半空下来,抱拳道:“凌姑娘,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凌呈柒指了指大鳄鱼的尸体:“杀了只凶兽,你们无事便离开吧。”

    “火鳄!”江知节看到凶兽尸体,惊呼出声。

    “如此体型的火鳄,实力恐怕不亚于一个灵骨境巅峰的修士,这小娘皮居然凭一己之力斩杀,不愧是雨音门掌门候选人之一,虽然不知道她有多大年龄,但她在雨音门中的辈分并不高,绝不会超过两百岁,以这样的年龄就有如此修为,真正的天骄啊。”江知节心中喃喃。

    刚才的战斗他自动将勃羽忽略,修为太低了,在那样的战斗中,连炮灰都算不上。

    “你们还有事吗?没事赶紧离开!”

    凌呈柒眉头微蹙,开始赶人,她需要安静修炼养伤。

    江知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无事,不过我需要带走你身边的这小子,我与他有些话要聊聊。”

    凌呈柒看了看勃羽,又看了看江知节,道:“哦?你要带他走?给我个理由?”

    “妈的,这种命运被他人捏在手里的滋味可真不好受,日你姥姥的江知节,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勃羽也只能在心里骂两句,用微带乞求的眼神看向凌呈柒。

    如果这个姑娘愿意保他,以她的身份肯定能保住,只是两人非亲非故,她没有理由在受伤的时候保自己,为了什么?正义?

    正义又不值钱。

    勃羽绞尽脑汁的想,想想自己有什么有价值的地方,让这姑娘保下他。

    没有,一无所有,毫无用处。

    “靠!我是个废物?”暗骂一句,往后退了两步。

    江知节看到勃羽后退两步,冷笑道:“凌姑娘,关于沙幻的案子,还有些细节,我们需要询问他。”

    “询问你大爷,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想公报私仇吧!”勃羽忍不住指着江知节大骂。

    “小子,你嫌死得不够快吗?”江知节眯着眼,散发出强烈的杀意。

    “呸,老东西!”反正已经不死不休,索性多骂几句过过嘴瘾:“看你那贼眉鼠眼的样,坏事做尽的杂种,生个儿子肯定是短命鬼!”

    说完立马换上一副乖巧可怜的表情,牵起凌呈柒的袖口:“凌姑娘,我愿意做你的小跟班,从今以后唯你命是从,你说一我绝不说二,你指东我绝不往西”

    “你这是要当我的奴隶吗?”

    凌呈柒抽回袖口,白了勃羽一眼。

    “小子,老夫现在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江知节大怒,就要动手。

    凌呈柒抬眼望去,眼神凌厉。

    勃羽顺势跪下:“凌姑娘,我愿意当你的奴隶。”

    很没骨气的磕了个头。

    骨气是什么?能当命活、能挺饭吃吗?勃羽反正已经无所谓了,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自己跪跪又能算什么?

    “江少司!”同行一人拦住江知节:“别冲动。”

    “哼,凌姑娘,这小子我要定了,希望你别多管闲事,你现在可是有伤在身!”

    “哦?威胁我?”凌呈柒收回目光,将手搭上勃羽的脑袋,揉了揉:“好,你这奴隶我收了。”

    勃羽被一只轻柔玉手揉着脑袋,虽然当了对方的奴隶,但感觉很舒服。

    “凌姑娘,这么说,你非要护着这小子?”

    “我的奴隶我当然护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等回去后,我会让人查清楚你与那个沙幻的关系,肯替他出关,我怀疑你们是一伙的。哼,邪修,罪不容诛!”

    江知节哈哈大笑:“好好好!凌呈柒凌姑娘,雨音门的天骄,只可惜,今日要殒落在这遗迹中了。”

    “就凭你?”

    “就凭我,你没受伤,或许老夫会忌惮三分,可现在,你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既然已经决定,江知节不再废话,手一摆:“上!”

    也容不得他不下狠手了,凌呈柒已经说了,会查清他与沙幻的关系,虽然他和沙幻表面上的确没有关系。

    但不能让人深查,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四个人分不同方位朝凌呈柒飞来,都祭出各自灵器,全力一击,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凌呈柒撑起灵力护盾,手心光芒一闪,握着一柄淡蓝长剑,迎敌而战。

    长剑在她手中轻盈如絮,每次挥舞间的带出一条条灵力匹链,灵巧如滑蛇,却又势沉力猛。

    与对方上前的四人灵力碰撞,发出爆炸般的轰鸣声。

    以一对四,稳居上风,对面四个人的修为比她低了一个境界,若不是因为受伤,已经解决了。

    江知节冷笑着,祭出自己的灵器长枪,加入战斗。

    他的修为是灵骨境初期,只比凌呈柒低了一个小境界。

    这一下变成五打一,凌呈柒顿时落入下风,节节败退。

    眼前缠斗下去势必落财,将心一横,使出保命绝学:水玲珑。

    她将长剑收起,边退边结出一个古怪手印,灵力通过手印激放,一出来自动结成阵法。

    周遭灵气呼啸,与阵法相互辉印,使阵法越来越强大。

    水玲珑阵法转瞬变成百米方圆大小。

    这一招几乎耗尽她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让她变得面色惨白,如同体内血液被抽干,不似活人。

    江知节等人心头笼上前所未有的危机,十分默契的往后退去。

    但是,凌呈柒已经释放了终极大招,又如何能让他们轻易退开。

    水玲珑大阵以极快的速度飘到几人头顶,压落。

    阵内,数之不尽的水箭射出,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轰隆隆”声不断传来,大地都为之颤动。

    江知节几人在阵法之下只能硬撑,由于水箭连成一片,阻隔了视线,勃羽看不到他们的形景。

    阵法持续了五六分钟,将大地射出一个深坑。阵法之外,尖烟漫天。

    阵法消失后,凌呈柒喘着粗气,落到勃羽身边。

    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消耗巨大,加之之前的伤势,她已经是强弩之末。

    勃羽将她扶住:“凌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消耗太大。”

    “他们死了吗?”

    勃羽问话间,尖烟散去。

    大坑之中,江知节几人披头散发,浑身浴血。

    在他们头顶,有颗透明的玻璃球缓缓旋转,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他们笼罩其中。

    “聚灵珠!原来你是沙幻的主使,他收集的人灵全在你这!”

    凌呈柒一眼就看出那颗珠子的来历。

    “咳咳!”江知节吐出一口鲜血,阴侧侧一笑:“没想到,你虽然身受重伤,却还有如此战斗力,佩服佩服。

    没错,这是聚灵珠,沙幻为老夫收集的,本来是留着晋级用的,今日拿来挡你一击,人灵之力竟耗费大半,厉害厉害。

    不过没关系,等杀了你,用你的灵来补充,也能找补回来一二。

    现在,呵呵,给我拿下他们。”

    他的命令发出,然而他的四个手下毫无动静,

    其中两个倒地,已经没了呼吸,死了。

    另外两人虽然还在喘气,却身受重伤,无法动弹。

    “废物,还得老夫亲自来。”

    “快走!”凌呈柒已经没有再战之力,勃羽又修为低下,只能先逃命要紧。

    她背生双翼,抓着勃羽就逃。

    江知节在后紧追不舍,他虽然也受伤,但灵力充沛。

    双方你追我赶了几分钟,凌呈柒终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灵力,背后灵力双翼涣散,两人从半空坠落。

    勃羽心道不妙,身子微振,展开自己的灵力双翼,将凌呈柒抱在怀中,又朝远方逃去。

    但他的速度太慢,被江知节将距离越拉越近。

    “对不起,凌姑娘,连累你了,我找个机会将你放下,然后独自引开他。”

    勃羽自责道,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就不求凌呈柒庇护了。

    他还以为以凌呈柒的地位,江知节不敢拿他们怎样呢,现在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天真。

    “咳!”凌呈柒摇摇头:“没用的,我们已经知道他也是邪修,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能逃就逃,逃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怕什么。”

    “凌姑娘,其实你那时候可以完全不用管我的,你明明身受重伤,为什么还要选择庇护我?”

    勃羽想不通,索性就问了出来,自己一无是处,凌呈柒没理由帮他,总不可能是馋他的身子。

    “因为,那姓江的威胁我!”

    “”勃羽无语,就为这个,你这姑娘就不顾伤势去一打五,护一个毫不相当的人?

    或许,她是为了正义!

    正义或许不值钱,但有时候,在某些人身上,它很重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