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勃羽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回去找葛长老。

    至少待在葛长老身边,在燕岭山中是绝对安全的。

    至于应该如何摆脱困境,他也想好了,大不了自己就是死皮赖脸的跟着葛长老,跟到葛长老回雨音门。

    到了雨音门附近,总安全了吧。

    “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葛长看着气喘吁吁回来的勃羽问道。

    “葛前辈,我舍不得您,还想跟着您一起去灭杀凶兽。”勃羽满眼深情的道。

    “哼,就你这微末道行,随便来只凶兽就能将你吃了,还灭杀凶兽。”

    话虽这么说,葛长老却任由勃羽跟着。

    一路往山脉中心而去,勃羽也算开了眼界,各种各样的凶兽,有几十米高的、有小而毒的,也有飞行速度很快的。

    不过更让他震惊的是这批雨音门弟子的手段。

    一个个出手间风驰电掣,各种灵器、各种手段让人眼花缭乱。

    葛长老一直没有出手,他到来,主要是来对付灵尊境等级的凶兽,而路上遇到的这些,全给门下弟子历练了。

    勃羽同样也没有出手,额

    一天后,队伍来到山脉中心,遗迹处。

    一个直径百米的流光漩涡,科技感十足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燕岭山内的遗迹吗?感觉与我想像中的差别很大呀,遗迹不应该像古墓那样,来几个巨大的石门吗?”

    勃羽心道。

    他们不是第一批来到遗迹前的队伍,娶长老比他们还要早。

    “聂长老,可有什么收获?”葛长老问道。

    聂长老点头道:“我们遇到了那只实力达到灵尊境的凶蛇,已经被我斩杀。”

    “那便好,咱们等等呈柒那丫头,然后再进入遗迹。”

    “好,这些凶兽应该都是遗迹中跑出来的,进去正好全灭杀了,顺便探索一下这个遗迹。”

    聂长老道,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来说,探索普通遗迹的收获还真不看在眼里。

    他们的境界已经站在了天恒星的顶端。

    除非是仙境强者的遗迹。

    天恒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过仙境强者了,似乎这个境界并不存在,似乎已经成了传说。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传说。

    尤其是像两位长老这种级别的存在,他们了解的事情越多,就越知道仙境强者的存在以及可怕。

    燕岭山中的遗迹能有灵尊境实力的凶兽,说不定这里会是仙境强者的遗迹。

    加上外围的火域禁地。

    火域禁地,其实就是仙落之地,是仙境强者的殒落之地。

    这一点,在他们雨音门的古籍中,记载得清清楚楚。

    虽然知道那就是仙落之地,却没有人能进去。

    一旦进去,连灵尊巅峰的强者也是十死无生,所以被安上了禁地这么一个名头。

    如今,火域禁地旁出了一个遗迹,两位长老心底还是火热的,万一真是仙境强者遗迹,说不定里面有突破到仙境的秘密。

    估计再过不久,其它势力的强者,也会过来一探究竟。

    又等了许久,焰金城城主司徒也领着人过来了,连河乐牧也到了。

    半天后,久久不见勃羽出来的江知节也到了。

    反倒是雨音门的凌呈柒是最后一波来的。

    他们的绕了个大路线,从燕岭山另一头过来的。

    “外围的凶兽基本灭杀完了,两位长老,我们进遗迹吧。”

    凌呈柒一来,一句废话没有,就与两位长老商量着进遗迹的事。

    毕竟,这个遗迹才是他们此行最大的目标。

    聂长老道:“好。”

    他飞到遗迹流光前打量了一下,然后大声说道:“遗迹中有什么凶险,没人知道,我也不会阻止你们进去,毕竟追寻机缘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是他们我奉劝各位量力而行。”

    “行了行了,这里又没人是小孩子,用你操心那么多,赶快进去吧。”

    葛长老道,说完他率先朝着流光漩涡飞去。

    勃羽连忙跟上:“葛前辈大腿,等等我。”

    没等勃羽追上,葛长老已经进入流光漩涡,消失不见。

    勃羽回头在人群中看了看江知节和司徒高,知道这两人肯定想弄死自己。

    而他唯一的倚仗只有葛长老,另外的雨音门人,好像没人在乎他。

    或许葛长老也不会在乎他的死活,但是自己只要跟在身边,焰金城这边就没人敢动自己。

    葛长老进去后,勃羽也跟着进了遗迹,之后陆陆续续,来的人全部进去。

    “这层流光?感觉像是掉进了一团棉花中。”这是勃羽进入流光漩涡后的感受。

    全身像是被柔软的棉花团住,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紧接着而来的是头晕脑胀的失重感。

    失重感持续了约莫两分钟,然后像是被人抓住,抛了出去。

    好在他对灵力的掌控还算不错,在半空中又展开灵力双翼,稳住了身形。

    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朵。

    目光所及,空无一人,哪里还有葛长老的影子。

    有心想等一会,看看有没有别人进,但又怕等来的是江知节。

    “这应该是随机传送,我还是尽快离开的好,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随便挑了个方向飞去,飞了没多远,半空中波纹动荡,又有人被抛了出来。

    来人一身淡蓝长裙,不矮但是体材娇小,是那种该肥就肥,该瘦就瘦的娇小。

    正是凌呈柒。

    两人距离还是挺远的,凌呈柒看了勃羽一眼,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言语。

    朝远方飞去。

    勃羽摆了摆停在空中打招呼的手,有气无力的‘嗨’了一声。

    “真是没礼貌。”嘀咕了一句,也不管凌呈柒愿不愿意,便追了上去,想结伴而行。

    小命要紧,那么多凶兽都是从这遗迹中出去的,谁知道遗迹中还有多少。

    凌呈柒回头看了看跟着自己的勃羽,默默加快了速度。

    没多久,就将勃羽远远甩开。

    在勃羽眼中,只看到远方一个红色的小点。

    “飞得快了不起啊!”

    勃羽抱怨了一句,没办法,境界相差太大。

    好在,一路跟着凌呈柒的方向,不会有什么危险。

    遗迹之中很大,已经算是一方小世界,几千人被随机传送开来。

    “人呢?”

    过了半天,勃羽失去了凌呈柒的身影,那个姑娘已经远远将他甩在身后。

    勃羽一路飞出草原,进了一片怪石林,林中时不时能看到凶兽的尸体。

    “是那个姑娘干的?”

    在林中飞了没多久,一座宫殿出现。

    落到宫殿前,殿门牌匾上书:石林殿。

    殿门大开,里面灰尘堆积,杂乱无章。

    步入殿中,发现地上有一排脚印,猜测是凌呈柒留下的。

    “既然她已经搜索过了,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不知道能不能捡点漏。”

    “居然跟在一个妹子身后捡漏,真是没出息。”自嘲笑了笑。

    一层一房开始搜索。

    “这姑娘,鬼子进村吗?”

    原本应该有着什么东西的地方,如今全部空空如也,只留下东西被拿走的痕迹,与一边满是灰尘的地方,形成鲜明对比。

    直到到了顶层的一间房中,勃羽一无所获。

    就在他转身欲离开时,却眼尖的发现墙壁上有块墙砖不正常的凸起。

    将凸起的墙砖取下,发现里面是个小暗阁,暗阁中有一木盒。

    眼睛一亮:“终于有漏了,嘿嘿。”

    取出木盒,盒上写四个字:破灵匕首。

    将匕首取出,黑不溜秋的,曲指弹了弹:“这是什么材质,完全看不出来啊。”

    试着输入灵力,灵力碰到匕首就从匕首身上滑开了,无法融入,证明了这不是一把灵器。

    “好吧,没漏可捡,这匕首”

    “等等,这匕首名叫破灵,会不会能破开灵力护盾之类的?试试。”

    将灵力外放,形成一个圆球,然后用匕首刺去。

    匕首碰到灵力圆球,如同刀切豆腐,完全感受不到阻力,轻而易举就刺入。

    “我明白了,这是一把专破灵力的匕首,虽然不是灵器,也无法灌入灵力,但由于它特殊的材质,特定情况下或有奇效,先收着吧。”

    将剩下的房间又仔细搜查一遍,再没其它。

    离开石林殿,继续前行。

    没多久,出了怪石林,前面是个湖泊,湖边长着参天大树。

    湖对岸传来兽吼,灵力暴动,时不时倒下一棵大树。

    期间还夹杂着女子的娇呵声。

    “是那个姑娘,她在打凶兽!”

    勃羽飞过去,远远观看。

    女子的动作很快,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一道道蓝色的残影。

    凶兽体型庞大,是只会飞、会喷火鳄鱼。

    看长度,估计得有上百米。

    一人一兽缠斗了不知多久,鳄鱼身上有几道恐怖的伤口,深可见骨。

    而那道蓝色身影的速度也在逐渐变慢。

    又斗了许久,百米长的凶兽鳄鱼终是不敌那道蓝色倩影,轰然倒下。

    临死之前,它拼尽全力,发出生命之中最强一击,喷射出一道两三百米长的灸红火柱。

    火柱直径粗达十几米,将凌呈柒包围。

    凌呈柒撑起灵力护盾,被火柱喷出上千米,撞倒一棵大树后才停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