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宴会还在继续。

    沙幻的尸体已经被收拾好。

    江知节临走时,又望了勃羽一眼。

    勃羽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沙幻的同党们也不会放过自己,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同党。

    而焰金城城主司徒高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厌恶,甚至也有杀意。

    勃羽也能明白,自己在这样的场合闹这么一出,让司徒高在雨音门面前丢尽了脸面。

    雨音门来使,那可相当于中央来人,在中央面前暴露自己管理的城市,竟有邪修当职,这影响也是不小,所以他厌恶勃羽,不该在这样的场合捅这一出。

    安管司司长拍拍勃羽的肩膀:“小伙子,你也先下去吧,不要打扰大家了。”

    勃羽先是对安管司司长行了一礼,道:“多谢司长之前相救。”

    “不用客气,沙幻本就是我安管司的人,救你是应该的,下去吧。”

    下去?开玩笑,勃羽现在可不敢下去,一旦离开这里,出了广场上谁知道会迎来怎样的报复。

    那个江知节有一百种方法,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自己,还有那个司徒高城主,会不会请自己去喝喝茶。

    所以,勃羽没有下去,而是看向雨音门的人,那个坐在主位上的女子,又看看其他人,然后说道:

    “冷家村的案子破了,我算不算功臣,难道就没有一点奖励吗?”

    司徒高很想一巴掌将勃羽拍死,捅了娄子,还想要奖励?

    葛长老饶有兴致的望着勃羽:“你想要什么奖励。”

    听到葛长老如此说,司徒高换上笑脸,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确是立了功,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我都能满足你。”

    司徒高心想,看这小子的修为,估计是想修炼资源之类的,等雨音门的人走后,再跟他秋后算帐。

    他如今也是没办法,各地城主都是雨音门指派人来担任,自己自从当上焰金城城主后,做得并不算好,如今又出了这么多事。

    再不挽回点形象,估计这城主是干不下去了。

    勃羽眯眼,他在司徒高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浓浓的厌恶,暗骂司徒高老狐狸,好在自己没有选择把影石交给他,否则还不知道会怎样?

    “我叫勃羽,一个小修士,至于奖励,我想”

    说着他指向坐在主位的女子:“我想跟着她去燕岭山。”

    他是看出来了,在座的,地位最高的就是这女子,虽然她从始至终未发一言,但能坐在主位已经说明了一切。

    司徒高收了笑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不知道她是谁啊,不过,我只是想跟着一起去燕岭山内而已,对于凶兽我很感兴趣。”

    只要能跟着雨音门的人去到燕岭山,到时总会有机会单独溜走。

    主位上的女子抬眼看了勃羽一眼,并未说什么。

    一边的葛长老人老成精,猜到勃羽的心思,倒是赞叹他心思活络,开口道:“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去燕岭山。”

    勃羽立刻屁颠屁颠跑到葛长老身边:“好的,前辈。”

    拿过桌上的酒壶,往葛长老的杯中倒了一杯酒,拿到手上:“小子敬你一杯,先干了。”

    然后将杯中酒喝了个精光,还不忘将酒杯倒过来,表示真的干了。

    葛长老一阵无语。

    勃羽略显尴尬:“激动了。”

    找到一个新杯,再度满上杯,毕恭毕敬地递到葛长老面前。

    司徒高虽然很不爽勃羽,但这是葛长老的意思,他不敢多说什么,自动将勃羽忽略掉。

    勃羽又给旁边主位的女子倒了一杯酒。

    “谢谢。”女子轻声道。

    勃羽小手一抖:妈耶,这声音,也太酥,太好听了。

    望着女子的侧颜,真是芙蓉不人妆,风来珠翠香。

    葛长老喝完一杯后,阳怪气道:“司徒高,司徒城主,你来管理焰金城也有些年头了吧,这里的治安竟如此之差,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能力。”

    司徒高心知肚明,像这样的情况,哪里都会有,只不过自己倒霉,正好赶在雨音门来人的时候出事。

    他也知道,葛长老是在故意为难他,举荐自己来当焰金城城主的那位,与葛长老有点私怨。

    加之,他当了城主后,从来没有孝敬过葛长老。

    但这又如何能怪他,他孝敬那位的同时,又如何能再孝敬这葛长老。

    如今,举荐他的那位已经闭关很久了,他相当于少了一个后台。

    如果这件事被葛长老有心操作一番,他这城主之位可能都会有所动摇。

    司徒高苦笑道:“葛长老,聂长老。”

    又转向主位的女子:“凌姑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确有失职之责,今后一定严查,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

    说完瞄向安管司司长河乐牧:“河司长,沙幻是安管司的人,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轻轻甩一下锅。

    河乐牧的白须在夜风中轻轻飘动,沉声道:“老夫没有什么想说的。”

    一句话干净利落,也没有给司徒高这个城主任何面子,两人修为相当,身后的派系也不同,没有任何顾虑。

    而葛长老也没有为难河乐牧的意思。

    司徒高轻哼了一声,又瞥了一眼勃羽。

    勃羽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门牙,反正已经得罪,那再表现出害怕就毫无意义。

    跟着雨音门的人到了燕岭山后,就离开这个地方,天下之大,一个人无牵无挂,哪里去不得。

    “好了,今晚就这样吧,明早去燕岭山。”

    主位上的女子起身道:“司徒城主,安排个地方给我们休息。”

    “好,凌姑娘。你们几个,带长老们去休息。”

    “是!”两个城主府的人应声道。

    勃羽也跟着葛长老离开,寸步不离。

    葛长老倒也不在意,直到到了葛长老的房门口。

    “你还要跟着?难不成你要我这老头子睡觉?”

    勃羽挠头笑道:“那个如果葛前辈需要,也不是不可以。”

    葛长老小眼一瞪:“滚,该上哪上哪去。”

    说完径自回房,哐当一声关上房门。

    勃羽苦着一张脸,暗道可惜

    不过却是哪也不敢去,对着房内喊道:“小的给您守着门,保证一只蚊子都放进去打挠您,您好好休息。”

    领着过来的城主府的人,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会勃羽,而后才离开。

    勃羽挑了挑眉,不去在意。

    江知节处,江知节坐在大堂上,下面站着几个心腹。

    他此刻又悲伤又愤怒:“那个叫勃羽的小子呢,出了城主府没有,一旦他出来,就悄无声息的给我抓来,我要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却是越想越气,将茶杯狠狠摔到地上,摔了个支离破碎:“哼!”

    “回江少司,那小子一直待在城主府,没有离开,而且他还守在葛长老屋外。”

    “倒算聪明。”江知节起身来回走了两步:“明天你们召集人手,一起进燕岭山,只要那小子一离开雨音门的人,就抓来,记住,要活的,不折磨他一番,难消我心头之恨!”

    “是!”

    勃羽就在葛长老的屋外修炼了一个晚上,老头并没有开门让他进去。

    早上,他跟在葛长老身后上了雨音门的灵舟。

    雨音门的人投来古怪的目光,毕竟昨晚他的唱的歌,还是让人印象深刻的。

    一行队伍,雨音门的两千人,加上焰金城的人,总数三四千,浩浩荡荡飞往燕岭山。

    几千人之中,勃羽的修为是最低的。

    到了燕岭山后,灵舟全部收起,几千人以各自的方法飞行,进入山脉。

    山脉外围已经没有什么凶兽了。

    它们全部聚集在山脉深处。

    几千人被分散开来,组成众多小队,在燕岭山内搜寻凶兽,一旦碰上,就是一场战斗。

    勃羽还是选择跟着葛长老,这是大腿,不抱白不抱。

    聂长老则带人去了别处,凌姑娘也带了一队人走了。

    “小子,都到燕岭山了,你还要死跟着我吗,有机会还不溜,等着那个沙幻的余孽来找你吗?”

    勃羽就知道,葛长老对他的这点小心思看得明明白白:“好,多谢葛前辈,小子告辞。”

    “嗯,走吧。”葛长老摆摆手,对他来说,帮一帮勃羽只是举手之劳。

    勃羽寻了个无人的方向飞去,边飞边展开前几天买到地图查看。

    “我现在在燕岭山内部,往回飞是来的方向,不可行,谁知道沙幻的同党们会不会在外面守着。”

    顺着地图往前看,愣在半空:“完了,之前怎么没研究地图,就跟着来燕岭山了。”

    原来燕岭山脉除了焰金城方向的这边,其它方向被一个叫做焰金火域禁地的地名包围着。

    “火域禁地,一听这名字就不是我能闯的,在这能修仙的星球上,被称为禁地,绝不简单。”

    “难怪燕岭山的凶兽只袭击一个方向的平民,因为其它方向都被这火域禁地隔绝着。”

    “我不能往回走,那必死无疑,往前是禁地,怎么办?”

    事实正如勃羽所猜测,江知节看见勃羽一直跟着葛长老,气得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只要带着人故意落在最后,来个守株待兔。

    他是知道燕岭山地形的,除了焰金城方向,其它位置无路,连飞都飞不出去。

    一旦勃羽脱离葛长老想溜,只能是撞上门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