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我草,这只二十米长的四脚蛇是宴会的食材?”

    勃羽瞪大了眼睛,少见多怪地惊呼出声。

    引来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什么四脚蛇,这只叫六翼飞蜥,是从燕岭山那边带回来的凶兽,实力相当于灵脉境。”

    一个白胖的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对勃羽道:

    “你们是来帮忙的吗?别闲着,赶紧干活。”

    陆邦仁虽然是公职人员,但也只是个普通人,对于有修为在身的白胖灵厨十分客气:“我们是来帮忙的,需要我们做什么?”

    “来,帮忙将这只六翼飞蜥处理了。”白胖灵厨说完,挥动手中大刀,开始分割食材。

    他的动作很快,沿着六翼飞蜥的骨缝,三两下就割出一大坨肉。

    “你们把这肉拿到那边洗洗,然后抬到厨房去。”

    陆邦仁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欲与勃羽一起抬肉去,白胖灵厨切下的一坨肉很大,他一个人可抬不动。

    “喂,你小子倒是动手啊!”白胖灵厨见勃羽不动,喊道。

    勃羽的手还拄着下巴:“我在想,这不六翼飞蜥吗?那么它的翅膀呢?”

    白胖灵厨气得一刀用力砍入六翼飞蜥体内:“他奶奶的,肯定是那个家伙在燕岭山的时候就给烤了。你小子别管那么多,快干活。”

    城主府广场的空间很大,即然摆上上千桌,也不会显得拥挤。

    今晚人很多,不仅是雨音门的人,还有焰金城修仙学院的学子们,以及焰金城各界的知名人物。

    广场东角搭建了一个高台,上面坐着城主、雨音门来的长老等大人物,全是领导级别。

    一人一桌,围成一个大圈。

    广场中央还空出一块地方,各种表演轮番上演,引来阵阵掌声。

    本来勃羽帮完厨房那边的忙就可以回去了,但他自告奋勇去上菜。

    自己想干活也没人拦着他。

    “开玩笑,现在就回去,那不真成了打白工,我的目的可是要在今晚整死沙幻。”

    勃羽心里如此想着,端起菜跟随在众人身后往广场而去。

    广场上很是热闹。

    勃羽放下菜品后,并没有跟随众人回厨房,而是走到广场中央表演台的边上,欣赏上面歌姬的表演。

    广场上人员众多,并没有人在意他。

    台上的歌姬声音清脆,唇瓣启合间发出旋律动人的歌声,台下众人听得十分享受。

    一曲终了,歌姬行礼退下。

    没等下一个节目开始,勃羽抢先一步,背生双翼,飞到表演台上空,静立。

    广场之上近万双目光全部投注到他身上,都以为他就是下一个节目。

    而节目负责人只是皱了皱眉头,以为他是雨音门弟子,喝多了想即兴表演,所以也没有制止。

    勃羽略显尴尬,深吸口气,清了清嗓子道:“那么,我唱首歌给大家听。”

    人群中的沙幻眯眼看着勃羽:“这小子竟然没死,怎么可能!我那一掌可是用了全力,就算没死,这才过了一个多月,虽然就从灵皮四变修到灵腑境!是有什么奇遇吗?

    哼,不管你有什么奇遇,即然你还敢出现,又知道我屠村的事,那便留你不得,等你离开宴会,老子就将你碎尸万段!”

    想到这,他手指轻勾,唤来自己的心腹,轻声道:“你去盯着台上那小子,只要他一离开广场,就来告诉我。”

    吩咐完后,呵呵一笑,举起酒杯,敬了同桌的雨音门弟子一杯。

    而台上的勃羽已经开始狼嚎:“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声音之大,传遍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歌声不能说是婉转悠扬,只能说是毫无关系,旋律不对就算了,还破音,听着十分刺耳。

    加之之前刚下台的歌姬,那清脆悦耳的歌声,两者形成了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

    “嘘”

    只唱了两句,台下传来一片嘘声,有那脾气暴躁的人直接大骂:“混蛋!别唱了,滚下台来!”

    勃羽抹了抹额头的黑线,好吧,自己的确没有唱歌的天赋。

    再度清清嗓子,道:“既然大家不想欣赏我美妙的歌声,那么我放场电影给你们看。”

    “放场电影?什么玩意?这家伙哪来的?”

    “赶紧滚下来,混蛋!”

    节目负责人眼看这个雨音门弟子如此水平,还来上台出糗,也打算将勃羽赶下台。

    但勃羽动作很快,已经用灵力激活了影石,一副画面在空中展开。

    画面中是一处山谷,谷中堆积着成小山的尸体,一名高瘦中年男子立于尸堆前,控制着手中的一个玻璃球,在尸堆上方旋转

    沙幻‘蹬’的一声猛的站起,手脚冰凉,死盯着勃羽,眼中的杀意凝成了实质。

    他知道他必须出手阻止影石继续播放下去,否则

    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柄剑已然在手,顾不上其它,飞向表演台,就欲斩杀勃羽于剑下。

    事发太过突然,沙幻离表演台也不算远,众人反应过来时,沙幻已经到了勃羽身前,一剑刺出。

    勃羽早防着他这一手,快速往旁边飞去,手中的影石画面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卡顿。

    但两人境界相差太大,沙幻一击落空,立刻改刺为削,剑上吞吐出一道灵力光芒,削向勃羽咽喉。

    太快了,勃羽根本避不开!

    就在灵力光芒离勃羽脖颈只有几十厘米时,一声冷哼传来,接着人影一闪。

    勃羽已经被人带离原地,到了广场东高台之上。

    救下勃羽的是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安管司的司长。

    而此时的沙幻也已被城主府的人制服,带一同带到了高台上。

    他脸色苍白,面色铁青。

    影石还在播放着

    “我不明白,你是安管司的队长,守护一方百姓是你的职责,你为什么要屠了冷家村?”

    “你居然知道冷家村是我屠的,至于为什么,你也配知道?”

    “你总得让我死个明白。”

    “哈哈哈哈,那我就满足你生前最后一丝好奇心,因为我需要他们的人灵来修炼。”

    “用人灵修炼?人灵是什么?如何能用来修炼?”

    “你的问题太多了,去死吧。”

    画面到此,台下一片喧哗。

    “原来屠了冷家村以及周边村子的人是他!”

    “手无寸铁的几千上万条人命啊!他是怎么下得去手!”

    “用人灵修炼,这家伙修的是什么邪功?”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高台上。

    坐在高台主位上的是一个女子,女子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岁上下,面色清冷,容颜绝世。

    穿一身淡蓝长裙,没有浓妆艳抹,没有擦脂抹粉,只是素颜已经倾国倾城。

    她的右手位坐着焰金城的城主司徒高,他此刻面色很不好看,看了看勃羽,又看了看沙幻。

    女子左手边坐着两个老头,仙风道骨,气质沉稳。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司徒高,这是怎么回事?”

    对焰金城城主司徒高,他都是直呼其名,可见他的地位非凡,而如此地位之人,竟还要坐在蓝裙女子下首。

    勃羽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蓝裙女子:真漂亮呀!从未见过美得如此彻底的女孩子。

    司徒高微一行礼,对问他话的老者道:“葛长老,待我去问明情况。”

    葛长老摇手道:“不必了,你来说。”他指向勃羽。

    勃羽深吸气,作辑道:“是。”

    然后将冷家村事件的来龙去脉,不添油不加醋地讲了一遍。

    葛长老听完,望向沙幻道:“用聚灵珠收人灵,为了修炼不惜杀害普通人,你练的可是御血功?”

    沙幻嘴唇发白,知道自己今日必死,索性一言不发,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勃羽。

    勃羽回以一声冷笑:“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千刀万剐都算便宜你了。”

    此时,台下又飞上来一高瘦老头,安管司少司江知节。

    沙幻是他的心腹,也可以说,沙幻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他痛心疾首地来到沙幻面前:“你怎可做出此等事情,论修炼资源,你并不缺,为何枉顾人命,误入歧途,做那人人得而诛之的邪修!”

    他的眼神中充满痛苦,神情复杂,一只手轻轻抚上沙幻的头顶:“孩子,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出了这样的事,你只能以死谢罪!”

    说完,他手心灵力光芒绽放,结束了沙幻的生命。

    沙幻的头颅被炸碎,无头尸体倒在台上。

    “你”

    众人都来不及反应,谁知这江知节一上来,说不到两句话就把沙幻杀了,谁也没想到。

    “为何不先问问他有没有同党,就这么轻易将他杀了,是不是太过草率!”

    勃羽大声喝问,心想:“你这是在杀人灭口吧!”

    江知节望向勃羽,眼中杀意森森,但被他瞬间敛去:“小友教训得是,老夫实在是太痛心疾首,一时冲动。不过你放心,关于沙幻的事,我一定会查个清清楚楚,给冷家村那边上万人命一个交待的。”

    说完不再理会勃羽,而是望向安管司司长:“司长,此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平时里没有注意到下属的反常,愿领责罚并彻查此事。”

    安管司司长:“此事我会亲自查,你下去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