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滋滋滋”

    一股浓烈的烧焦味从鼻孔穿入勃羽肺部。

    “咳咳。”

    咳了两声,推开压在身上的死尸,费劲的爬出尸堆。

    “我没死,沙幻没理由放过我啊。”

    扒开衣,心口处有一个淤青的掌印。

    “按理说,这一掌下来,我是十死无生。我撞入尸堆后发生了什么?”

    撞入尸堆后,勃羽就陷入昏迷,醒来时,尸堆已经烧了小半。

    掏出影石,用灵力激活。

    “很好,从他开始收集人灵,到将我打入尸体,整个过程都被录下了。”

    转头四望,没有人影。

    “他肯定以为我死了,应该是离开了,我先离开此地。”

    小心翼翼摸回伤员安置处,生怕路上再遇上沙幻。

    好在一路无人。

    然而伤员安置处已经撤离,大帐也已拆除,附近静悄悄,像个死地。

    “撤离了?”

    “那我怎么办?我要怎样回去?”

    来的时候乘坐灵舟,用了一个多小时,但他不知道灵舟的速度有多快,这里离焰金城有多远。

    甚至,他连方向都不知道。

    “不,我知道方向,燕岭山在焰金城东南,按着这个方向往回走就对了,回去后,想办法将影石交给安管司的司长。”

    “不行,万一安管司的司长也不是什么好人呢。还是去找城主靠得住。”

    “咳咳”

    又咳了两声,然后迈开大步,往焰金城的方向而去。

    “来时一个多小时,感觉着速度挺快的,灵舟的速度有没有突破音速?如果破了音速,那等等,音速是多少来着?四百公里每小时还是五百?”

    “完全想不起来,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勃羽直走到天黑,寻到一处山洞过夜。

    简单摘了点野果子充饥,确定周边还算安全,才盘膝修炼。

    他如今的境界是灵皮四变,经过这几天连续不断的使用灵力,尤其是对伤者使用,控制灵力的量得到了锻炼。

    对灵力的运用也越来越娴熟。

    闭上眼睛,先是检查心口被沙幻那一掌拍下造成的伤势。

    灵力围绕着心脏,仔细检查。

    心脏完好无损,没有任何问题:“我能确定沙幻那一掌用了全力,但是我是如何接下他全力一击而完好无损的?”

    想了片刻,没有想到答案,索性也不去想,专心修炼。

    次日,继续赶路回焰金城,他不知道焰金城那边是清理完凶兽后撤离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其实,撤离的只是普通人以及灵医们,阻挡凶兽的人还在燕岭山中战斗。

    “总之,自己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一路上荒无人烟,这让他想问个路也做不到。

    “如果附近有人烟,或许也已经遭了凶兽的毒手。”

    勃羽猜测着。

    这里的地势多山,燕岭山算是这附近最大的山脉。

    他只能沿着大概的方向前进,打算碰到人时再问清楚路。

    然而,他一连在群山中走了五天,一个人都没遇到,也没能走出这片山。

    “我大概是迷路了,该死。”

    好在对于在野外生存,他是练过的,从小就很喜欢户外,一些户外的生存技巧,都亲自去实验过。

    也怪修为太低,如果达到灵腑境,哪还有这么些烦恼。

    修士一旦达到灵腑境,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都没问题,还能灵力外放,凝出灵力双翼,如鸟儿一样在天空中自由翱翔。

    俗话说,山中多宝贝。

    常在山中转,总有捡宝时。

    经过被烧尸,迷路后,勃羽终于时来运转,在一处崖壁上,见到一株沁莲花。

    紫色的沁莲花散发着浓郁的药香,一层光晕将花朵包裹着,随风轻摇,显得很有灵性。

    折下一段尖锐的树枝,小心翼翼地将沁莲花挖了出来。

    “该死,我又忘了买能保存灵药的寒玉盒,这花一摘下来药性就在缓慢流失。”

    想到之前摘五节草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情况,后来不得已就立即服下炼化,也让他逃过了冷家村的劫难。

    “但是这次情况不同,沁莲花可比五节草猛得多,贸然服下会不会爆体而亡?”

    权衡再三,他没有冒险服下沁莲花。

    而是就近找到一处山洞,打算明天再服用,那时沁莲花的药效会流失部分,到时再服下,要安全许多。

    先修炼,调整自身状态,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

    第二天早上,摘下一片花瓣,放入嘴中,轻轻咀嚼,味道甘甜。

    花瓣入腹后,一股猛烈的药性刺激着他体内的灵力,灵力开始暴动,在体内乱窜。

    稳定心神,运转《灵气感应篇》中修炼之法。

    全身毛孔大开,天地间的灵气入体,与沁莲花的药性结合,很快就转化为勃羽自身的灵力。

    当药效完全被消耗后,他停止修炼。

    “这么猛,仅是一片花瓣,就让我从灵皮四变突破到五变。”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已经中午了,但是感觉只修炼了一小会。”

    又看了看一旁的沁莲花,发现药效游失得更严重了。

    “不行,继续修炼,不能浪费了这朵灵药。”

    这一次,他摘下三片花瓣,一口吞下。

    突破到灵皮五变后,体质得到了加强,加上沁莲花的药性又流失了些许,所以他才敢一次性吞下三片。

    这一次的修炼直到天黑,他才睁开双眼。

    “灵皮六变了,这晋级速度,比自己苦修快了不知道多少倍,果然啊,嗑药才是修仙的正确打开方式。”

    “听说修到灵皮九变后,一旦运起灵力,皮肤就会变得坚硬无比,到时凡铁不可伤,真正的金钟罩铁布衫。”

    看向沁莲花,吓了一跳:“我靠,什么枯萎了!”

    此时的沁莲花,花瓣蔫了,那层淡淡的光晕也消失不见,平凡得像路边普通的野花。

    “别呀,我还要嗑你呢,你咋就蔫了!”

    勃羽心疼无比,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他将整株花揉巴揉巴,连花带叶、连茎带根,一同塞入嘴中咀嚼吞下。

    “就算药效流失大部分,但至少、应该还有一点吧。”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腹中传来爆炸般的撕裂痛楚。

    七窍立刻有血液渗出。

    “大意了呀!原来茎叶中的药性比花瓣中的强了这么多!啊~”

    腹中的痛楚使他大叫出声,想以此来缓解一二。

    冷汗曾曾的往外冒,混合着七窍流出的血液滴落在地。

    强忍着疼痛,运转功法,吸收天地灵气入体,中和药性。

    内里五脏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创伤,唯一完好无缺的只有一颗心脏。

    灵气一遍又一遍的洗涮体内创伤,然后变成灵力汇于皮下,抵消了部分药性。

    但是药性太过猛烈,这边刚一抵消完,腹中就会爆出更猛烈的药性,他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明显赶不上药性爆发的速度。

    体内的伤势越来越严重,身体坚持不住,人陷入昏迷。

    但仅仅昏迷了一瞬,强劲的药力又将他唤醒,连运转的功法都不曾断掉。

    随着药效释放越来越多,他周身毛孔都渗出了血迹,衣服全部染成了红色。

    灵气还在不断消耗着药效,他不知道是药效先被消耗完,还是自己先坚持不住,一命呜呼。

    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的保持清醒,维持功法的运转。

    无时无刻不在承受那千万把刀在体内刮着的痛苦。

    但修为也在快速增长着,从灵皮六变到七变,仅仅用了两个小时。

    七变到八变也只用了五个小时。

    但体内的沁莲花药效,依然充沛,五脏六腑已是千疮百孔。

    或许换成普通人早已死去,但修士的生命力顽强,还能坚持坚持。

    而他的心脏,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完好无损,还在强而有力的跳动着。

    一天后,犹如刚从血池中出来的勃羽,还端坐于原地。

    皮肤下青筋蠕动,皮肤的颜色也是一变再变。

    经过九次变幻后,回归正常,只是被一层血迹掩盖着,看不出来。

    灵皮九变圆满,仅仅两天时间,他就从灵皮四变完成到灵皮九变的突破。

    只要再进一步,就踏入了修仙的第二个大境界,灵腑境。

    而此时,沁莲花的药效依然没有被消耗完。

    随着修为的人增长,体质也在大幅度加强,体内的伤虽然没有丝毫好转,但他知道,自己挺过来了,不会死。

    “那么就一鼓作气,将这株沁莲花的药效炼化完,争取突破到灵腑境。”

    随着皮下灵力越来越饱满,终于起了变化。

    灵力开始与细胞结合,让皮肤变得坚硬,犹如换了一种材质。

    当转变完成后,再经过修炼而来的灵力,在皮下稍作徘徊,而后全部向着五脏六腑涌去。

    随着灵力进入五脏六腑,它们的颜色也在改变,还是那熟悉的青蓝褐黑色,只不过很淡。

    沁莲花的药效也终于消耗完。

    勃羽长长呼出一口气,睁开双眼,停止修炼。

    随着修炼的停止,五脏六腑又回归原来的肉色。

    但勃羽知道,那里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如今的他,是个灵腑境修士。

    总听说,修士突破境界会有瓶颈,但他一点也感受不到,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先找个水源洗洗吧,如今的我肯定很狼狈。”

    “他娘的,老子这修炼速度,还有谁!不过太痛苦了,差点小命就没了,这样的速度以后还是别来了,伤不起呀!”

    锤了锤双腿,站起身。

    眼前一花,又重重摔倒在地,陷入昏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