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焰金城。

    街上很热闹,人来人往。

    人们安稳的生活在这座城市,有强大的修仙者作为依靠,夜不闭户。

    天恒星物资丰富、充足,这里的人过得都相对悠闲。

    没有朝五晚九,没有上七不休。

    与周围悠闲之人不同,勃羽步履匆匆。

    “到了,这里就是安管司,专门管理违法乱纪事情之地,相当于地球上的警察局。”

    勃羽迈步进入安管司,穿过大门,前面竖一面石碑,上书:万事天公。

    绕过石碑,是一大殿,殿内明亮宽敞,建有一排石桌台,有三五人在台后办公。

    见勃羽进来,几其中一人抬眼望来,道:“有事吗?过来这边坐。”

    勃羽快速坐下:“我要报警不是,我要报案。”

    那人是个中年人,问道:“报什么案,你仔细说来。”

    “城西百里外有一个村子,叫冷家村,昨夜被人屠村,村中千余人,无一活口。”

    “什么!”

    那人震惊,另外几人听言,也纷纷放下手中事,围了过来:“说仔细点。”

    于是勃羽将冷家村如今的现状仔细描述了一遍。

    正当他要说出,自己妻子见过凶手时。

    外面进来一人,高高瘦瘦,额骨宽大,左脸颊有颗黑痣,三十来岁模样。

    在办公的几人立马起身,恭敬行礼:“沙队长。”

    来人摆手示意,声音尖锐:“没事,我就是来拿点东西,你们忙你们的。”

    勃羽则是握着拳头,瞬间心念急转:

    “是他,秋月说的凶手就是他,高高瘦瘦,额骨宽大,左脸颊有颗黑痣,此人气场强大,一看便是不是普通人,修仙者。

    怎么办,如果我将凶手的特征说出来会怎样,这里的人会依法秉公办理吗?

    不,我不能说,说了这凶手会不会被惩罚我不知道,我必死。我不了解这里的权力结构,如果此人位高权重

    先等等”

    勃羽对面办公之人道:“沙队长,出了件事,你要不要听听。”

    沙幻疑惑道:“哦?什么事。”

    “这小子报案说城西百里外有一个村子被人屠了,无一活口,我们正在询问,还没来得及去证实。”那人说着指向勃羽。

    沙幻也看向勃羽。

    勃羽微微吸气,将眼中仇恨的光芒敛去,换上委屈悲伤,将冷家村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每讲一遍,仿佛眼前又看到了那地狱一般的场景,心揪疼。

    沙幻双眼眯起:“竟有这等事!小兄弟,你是冷家村的人吗?附近的村子如何了?”

    “我是,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山中采药,所以逃过一劫。”勃羽实话实说道。

    沙幻表情愤怒,额头青筋暴跳:“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丧心病狂,竟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

    随后他对另外几人吩咐:“你们将此事详细记录下来,我去向司长禀告,如果事情属实,无论凶手是谁,我都要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他拍了拍勃羽的肩膀:“小兄弟节哀。”

    然后离去。

    勃羽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看着他的背影,若不是冷秋月临死告诉他凶手的模样,他又怎能想到,这个慷慨激昂地说将凶手碎尸万段的人,就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凶手。

    “他是?”勃羽问对面之人。

    “他啊,他是我们的沙幻队长,深得江少司信赖,恐怕再过不久就会升任堂长了。”

    “江少司?堂长?”勃羽低声念叨。

    对面之人耳尖,听到了,给他解释道:“我们安管司,最大的当然是司长,司长之下有三个少司,然后到堂长,堂长之下才是队长。”

    这么一说勃羽就明白了。

    一旁另一人道:“你跟一个平常人解释这些做什么。”

    “哈,这不顺嘴就说了吗。”

    勃羽起身道:“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吗,没有我就先走了。”

    “没有了,冷家村我们会派人去的,你放心,这么大的事,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勃羽离开安管司,漫无目的行走在焰金城内。

    来天恒星两年了,他一直住在冷家村,焰金城只来过一次。

    如今,冷家村没了,妻子也没了,家也没了。

    走得累了,寻了家客栈住下,往床上一躺,心底涌上无限的悲凉。

    而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勃羽醒来,先是下楼叫小二弄了点吃的,填饱肚子。

    然后去书阁看书。

    每次进出书阁都需要三两银子,很贵。

    挑了一本《桃松修炼笔记》,找了个安静的位置阅读。

    虽然不能进修仙学院,好在这个世界是包容的、开放的。

    像这种前人的修炼心得、笔记,在书阁中都可以借阅。

    每个人的修炼之途都不尽相同,却可以从他人的经验中借鉴。

    他想好了,秋月的仇不能不报,那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的妻子,是他未来的幸福生活。

    所以自己必须变得强大,不能将希望全部寄予安管司。

    沙幻是安管司的小头目,有权有势。

    自己只有妻子口中一句关于凶手的描述,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或许,安管司到冷家村调查之后,真的有什么线索,但沙幻可是安管司的小头目,想从中动动手脚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他还是那个什么江少司的心腹。

    “所以我必须强大起来,若是的修为超过他,即使律法没能惩处他,那到时我自己来。”

    勃羽心中默念。

    有权有势有时候真的能凌驾于律法之上,这种事,勃羽在地球上见多了。

    在书阁看书到傍晚才离开。

    回到客栈,此时正是晚饭时间,客栈一楼很是热闹。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个小菜,一壶老酒独饮。

    “听说昨天有人到安管司报案,说城西冷家村被人屠村,安管司派人前去核实,结果”

    此时,隔壁桌的交谈声传来。

    “结果如何?”

    “结果不仅是冷家村,连同附近几个村子也遭了毒手,据说死了将近五千人。”

    嘶~

    同桌几人倒吸冷气。

    “现在这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城主下令,命安管司半个月内查清缘由,将凶手捉拿归案。”

    “李兄倒是知道得蛮清楚的嘛。”

    “害~我三叔父就在安管司当差,昨天亲自去了冷家村,所有知道点。”

    “那有查出什么吗?”

    “我三叔父说,现场那叫一个惨,死的人基本上没有一个全尸。现在他们确定,此事是修仙者所为,其他的我三叔父没说。”

    “修仙者?难怪了,能杀了这么多人,但是修仙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谁知道啊,反正修仙者要是对普通人下手,那普通人就只有束手待毙的命。”

    “律法不是有规定吗?修仙者皆来源于普通人,所以严禁修仙者伤害普通人,这次杀了这么多普通人,这凶手怎么敢的呀,难道不怕律法吗?”

    “你别天真了,谁做这种事会光明正大,听说那些人都是夜里被杀的,人全死光了,连凶手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何况他们会飞,杀人之后就逃之夭夭,不留下什么证据,谁又能奈他们何。”

    勃羽听了一阵,感觉心烦意乱,猛得将酒喝完,回房修炼去了。

    三天后。

    这事传得更厉害,勃羽走在街上都能听到人讨论。

    再次踏入安管司。

    他今天就是想来问问案件的进展,虽然知道,安管司应该不会告知。

    但他还是想来问问。

    绕过石确,还是那天那个办公人员。

    “我想知道,有没有查到是何人所为。”

    那人无奈摇摇头:“告诉你也无妨,现在只能断定那人的修为应该是灵经境,其它的一点线索都没有。不过你放心,我们正在全力调查,凶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

    修仙分为七大境界:灵皮境、灵腑境、灵经境、灵脉境、灵骨境、灵尊境、而后便是人人追寻的仙境。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勃羽起身离开安管司。

    也不能说一无所获,至少他知道沙幻应该是灵经境。

    灵经境啊,比自己高了两个境界。

    “想办法收集沙幻屠村的证据,然后告到城主那,我就不相信,维护一方的城主会包庇他。”

    “但是我要到哪里去找证据?”

    一路思索,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勃羽,勃羽!真的是你,你没事太好了。”

    突然身后传来呼喊。

    勃羽一愣,自己在这焰金城是谁也不认识,怎么会有人叫自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