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勃羽是执拗的。

    虽然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但还在一次次尝试着,努力着。

    “摒除杂念、摒除杂念”

    嘴里念叨着,如同一个复读机。

    过了一会,“不行啊,闭上眼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各种东西,杂乱的念头纷至沓来。”

    这半个月来,每当勃羽闭眼感应灵气。

    从第一次出现的冷秋月,到后来的家人,之后还会出现朋友、同学,甚至有一次,他还想到了小时候养过的一条斗鱼

    虽然那条斗鱼他只养了一天,然后它就隔屁了。

    这次他终于将脑海清空,只有一个念头:摒除杂念!

    抓了抓长发:“啊摒除杂念也是一种杂念啊!”

    “你干嘛?”

    这时,冷秋月正好进来,见到他抓头挠腮,问道。

    勃羽指了指放在一旁的《灵气感应篇》,道:“我照书中所写,尝试感应灵气,但已经半个月了,都没成功。”

    冷秋月放下手中的药物:“你小时候没试过?”

    “我不记得了。”

    冷秋月也不在意,说道:“灵气感应呢是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去做的事,能感应到,说明对灵气亲和,有修炼灵根。没感应到,说明没有灵根,与修炼无缘。

    你小时候肯定也是试过的,只是没成功。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大部分人都不成功,成功者万中无一。

    而且啊,就算你小时候没试过,可你现在都多大了,三十了,想感应到灵气,应该很难吧。我也不是太懂。”

    勃羽做了个深呼吸:“冷姑娘,那你小时候感应到了吗?”

    冷秋月白眼一翻:“该给你换最后一次药了。”

    说完动作麻利地拆开勃羽腿上的纱布。

    “冷姑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冷秋月动作不停:“我要是能感应灵气,那早就修炼了。再不济,现在也是个灵医,你这腿伤,三五天就能治好,还用像现在这么麻烦。”

    勃羽明白了,也就是说这里的人小时候,人人都会尝试修炼,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

    勃羽很想问问,修炼之后会怎样,但那样会显得自己太无知,也可能暴露自己来历不明。

    至于为什么不想暴露,他也不知道。

    这是他的一种直觉,直觉告诉他,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来历。

    “冷姑娘,你说我之后不用再上药了,这么快就好了?”

    勃羽心想自己可是双腿骨折了,这才二十天不到,就好了?

    “是啊,你还想接着在屋里躺着?”冷秋月觉得勃羽多少有点问题。

    “不不,好了当然是最好的,哈哈。”

    换完药后,冷秋月又一摇一摇的走了,像个出了淤泥的泥鳅。

    勃羽摆动了一下双腿,还有点疼。

    “这星球的医术比地球上好啊,断了骨头,这么快能治好,不用伤筋动骨一百天。”

    随后将目光重新投在《灵气感应篇》上。

    “我已经错了最佳的感应年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我又不能返老返童。”

    “感应的难度会增加,但又不是不行,总得尽全力去做。”

    又将《灵气感应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后面有如果感应到灵气,该如何吸纳入体的修炼之法。

    调整一下心绪,勃羽再次闭上眼睛。

    三天后。

    勃羽挺着浓重的黑眼圈,走出了房间。

    虽然双腿还有点痛,不过正常的行走,只要慢点,就没有问题。

    想跑?还不行。

    冷秋月家很大,四合院形,环绕院子有十几个房间。

    正值晚饭时间,冷高轩和冷秋月就坐在院中石桌前用餐。

    冷高轩招呼勃羽过来一起吃饭。

    冷秋月道:“你干嘛?没睡觉吗?这么重的黑眼圈。”

    勃羽扒拉了两口饭后回道:“啊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其实他已经三天没睡了,一直在努力感应灵气。

    “你的伤也算好了,只要注意点,再过几天就能好利索,你还是没能想起你家在哪吗?”冷秋月问道。

    勃羽心想,如果自己非说想不起来家在哪,他们会不会认为,我就是不想付医院费,想白嫖。

    开玩笑,自己是那样的人?

    “想起来了,我没有家,很小的时候就到处流浪,所以医药费的事,能不能打个欠条,等我以后有钱,双倍奉还。”

    冷秋月吃吃一笑:“我都还没问你要医药费呢。我的意思是,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继续流浪吗?”

    勃羽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这里对他来说一切都是如此陌生,他也没地方可去。

    冷高轩放下手中的酒杯,道:“医药费不急,欠条也不用打,倒是你年年轻轻,别再到处流浪,找个正经营生,才是正道。”

    勃羽点头:“嗯,我晓得了。不如我留下来给你们打工吧,干啥都行。然后医药费就从我工资里扣。”

    吃了霸王餐,就得刷盘子,这道理,勃羽懂。

    关键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去哪,不如先留下来,慢慢了解这个世界,再图其他。

    “你想留在我们家?”冷秋月说完望向她爷爷,这事得她爷爷做主。

    冷高轩略一思索,道:“观你秉性不坏,既然你想留下打工,那便留下吧,正好我们也需要个人来打下手,或许你还能学到点医术。”

    勃羽道谢,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被留了下来。

    “至于该给你开多少工钱,就让秋月来决定吧。”冷高轩说完,放下碗筷,吃饱回屋。

    勃羽望向冷秋月。

    冷秋月道:“嗯一个月给你十两银子吧,吃住扣五两,也就是每个月还剩五两。”

    每月五两,他的医药费是百两,做二十个月才能还上医药费,这还是在不算其他花销上。

    好黑,勃羽看着白白净净的冷秋月,好黑。

    “那个秋月啊,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人,他叫周扒皮。”

    “周扒皮?不认识。每月五两,愿意就留下,不愿意”

    “愿意愿意。”勃羽道,管他几两,先找到个地方解决吃住问题才是关键,否则,一出冷家,那真是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那好,就从今天算起,一会先把碗洗了,然后再把自己收拾一下,你看你胡子都那么长了。”

    “我伤还没好利索。”

    冷秋月瞥了他一眼,勃羽呵呵一笑:“没事,没事,我一会洗。”

    洗好碗后,冷秋月带来两套干净衣裳。

    勃羽为自己烧了一锅热水,沐浴,刮须。

    衣裳是古装,勃羽费了老大劲才知道怎样穿,但是长发却不知该如何盘起。

    没办法,只能求助冷秋月。

    ‘笃笃笃’

    冷秋月打开自己的房门,看到焕然一新的勃羽。

    忍不住上下打量:“胡子刮了,换上新衣,还挺好看的嘛。找我干嘛?”

    “那个我不记得该如何盘发了。”

    冷秋月无奈:“大晚上盘什么头发,你不睡觉啊,黑眼圈重成什么样了。”

    “你先教会我。”勃羽道。

    等学会了盘发,勃羽回到自己房间。

    打了个哈欠,躺到床上,很困,却久久睡不着。

    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两只眼睛依然如铜铃般睁着。

    只是黑眼圈又粗了一圈。

    “失眠了!”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手机。

    失眠也没有短视频可以刷。

    “既然睡不着,不如再试试感应灵气。”

    一咕噜坐床上坐起,本想学着影视剧中的仙人,盘膝打坐,五心向天。

    奈何腿还没好利索,不敢做出脚心向天的姿势。

    只是简单的坐在床上,开始放空心神,细细感应。

    良久,睁开眼:“没用啊,看来我并不是那万中无一的人,无法修仙呀。”

    双手枕于脑后,斜靠在床头。

    “修仙,长生。”

    “我来自己遥远的地球,到了这能修仙的地方,却连灵气都感应不到,唉~”

    “这么想来,汇凡剑应该是修仙之人弄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地球,又将我带来了这里。”

    “汇凡剑带我来这,应该只是个意外。”

    “嗯对啊,一柄剑都能从地球来到这里,那如果我能修仙,岂不是可以回地球。”

    “奶奶的,不行,这仙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得修。”

    勃羽打起精神,继续冥想感应。

    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他算是第一天上班。

    就被冷秋月嫌弃笨手笨脚,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

    勃羽只能陪着笑,他精神不是很好,昨晚又是没有睡,做什么难免出点小错。

    今天收治了一个重伤者,住进了勃羽隔壁房间,人抬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伤者是隔壁村子的,一条腿齐根断去,失血过多。

    好在冷高轩医术高明,加上这里的药物神奇,总算是保住了那人的小命。

    “勃羽,你负责给他换药,看见我刚才是如何上药了吗?以后你来,两天一换。”冷秋月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对勃羽说道。

    勃羽点头:“没问题。”

    “晚上好好休息,别搞得大白天一点精神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晚上在干什么?”冷秋月继续叮嘱道。

    勃羽尴尬挠挠头,自己还能干嘛,自己一个人睡,也没有麻烦五姑娘

    到了晚上,勃羽依旧不死心。

    这次盘坐到半夜,腿都盘得麻木了,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睡过觉,一直处于清醒中,精神已疲惫不堪。

    渐渐的,睡意袭来。

    但他却倔强地不肯躺下睡觉。

    精神越来越萎靡。

    到后来,他自己都分不清是醒是睡。

    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轰’的一声突然自脑中传来,紧接着,他看到游离在空中,无处不在的光点。

    可他明明还闭着眼。

    “这些色彩斑斓光点就是灵气吧。”

    吸灵气入体的步骤,勃羽做得很顺利。

    灵气入体后,按书中所写,念头转动,控制灵气在体内游走。

    灵气所过之处,身体得到滋养。

    最后灵气汇于皮下,形成灵力。

    睁开眼,见皮肤呈现出淡淡的青色,过了几秒又恢复如常。

    “这就是修仙了吗?感觉还不错。”

    “皮肤好像变好了一点,是错觉吗?”

    “不过,灵气在体内游走时,有丝丝胀痛感,不是很舒服。”

    “哈好困,先睡一觉吧。”

    重重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地睡去。

    咱也是能修仙的人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