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勃羽在河中拼了命的用双手划着。

    可是这一段河流的水流很急,他的努力没有一点作用,人还是处于河中央,被越冲越远。

    放弃,不再划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枯木,不要被卷入深处。

    等到了开阔河段,水流变缓,再划上岸。

    身上越来越痛,尤其是双腿。

    漂了大概有三四个小时,河面终于变宽,水势平缓,河岸两边也出现了沙地。

    强打精神,一点一点往岸边划去。

    耗尽所有力气,终于爬上了岸。

    这时才有时间打量自身的情况。

    双腿骨头的确是断了,勃羽猜测应该是粉碎性骨折,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好。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破破烂烂。

    “唉,真惨啊。”

    “也不知道这个星球有没有人类?”

    “应该有吧,汇凡剑应该就这颗星球的产物。”

    “但是,如果造出汇凡剑的不是人类呢,而是电影中的那种外星人。”

    仰躺在岸边胡思乱想着,打算恢复点力气,然后再想之后的事。

    在太空之中这么多年,他早已看开了。

    地球呢,是回不去了,无论接下来面对什么,都无所谓了。

    这时,一声妩媚的女声突然响起:“咦,这里怎么有个人?”

    语言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种语言,但勃羽听懂了。

    这不就是自己在太空之中时,脑海中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语种吗。

    勃羽想起身去看发出声音之‘人’,虽然不知道那是不是人类。

    一张俏丽的脸庞却挡住了阳光,出现在勃羽眼前。

    冷秋月弯着腰,打量着这个在河边躺尸的人。

    “是人!是人!”勃羽心中高兴坏了,这个星球上有人,和他一样,两条腿走路的人。

    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太久太久没有与人交流过,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只是情绪很激动,激动得眼泪鼻涕横流。

    又哭又笑的,他太久没有见过同类了,还是母的。

    冷秋月有点莫名其妙:“你哭什么,你受伤了?”

    勃羽想开口回答,但由于情绪太过激动,血气上涌,又兼有伤在身,又是精疲力尽的。

    竟是两眼一翻,晕了。

    勃羽仿佛做了一个很久的梦,又仿佛只过了一瞬间。

    睁开眼,就到了一个白色的房间。

    刺鼻的药味。

    ‘笃笃’声从外面传来。

    艰难坐起身子,发现双脚都被缠上纱布。

    房内陈设很简单,一床一桌几椅。

    许久,房门被推开,一妙曼身影步入。

    俏丽的脸庞,大而圆的杏眼,一米七的身高。

    一身素白长裙,是中国古代汉服样式。

    勃羽望着她,两条腿两只手。

    就这么望着,望着

    直到一只玉手在他眼前摆了摆,他才反应过来。

    “是个哑巴”冷秋月道。

    “嗯啊?”

    “会说话呀。”

    勃羽尴尬一笑,忍不住又盯着冷秋月看,从上到下,从左至右,外外看了个遍,里里看不到

    冷秋月脸红着,大眼一瞪:“看够了没?”

    “没啊不是,你、你好。”

    勃羽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言说话,显得非常生硬,就像外国人说中国话。

    “你好?我说你落魄得个乞丐,要不是遇到了我,你早就在河边被凶兽吃了。”

    冷秋月搬了张椅子到床边坐下,手中握着药株,在石钵中掏着药,发出‘笃笃’声。

    “谢谢谢,请问,这是哪里?”勃羽道。

    冷秋月动作不停:“这里是我家,我家是开医馆的,算你走运。”

    勃羽望着双腿问道:”我双腿能保住吗?”

    “放心吧,只是骨折了,这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冷秋月说道。

    她的声音温柔,天生带着些许妩媚。

    “没事就好,真是太谢谢你了。”

    “唉,不用再谢了,我家开医馆的,再谢我怎么开口收钱。”

    钱?勃羽愣了一下,问:“多少钱?人民币还是美元?”

    冷秋月望向他:“人民币?美元?没听说过,以你的伤情,一个月能好,药费加上伙食费,床位费这些乱七八糟的。”

    “加起来,嗯一百两银子,折合十两金子,当然,你也可以用一块灵石来付。”

    勃羽呆住,一百两银子?十两金子?看个病这么贵?

    真是医馆大门朝南开,有病没钱你莫来。

    “等等灵石?灵石是什么?”

    冷秋月白了勃羽一眼:“也就是说你没钱咯,不过呢,想想也是,你都成这样了,哪来的钱。”

    勃羽无奈点头,自己的确没钱,看来要想办法白嫖了。

    “你家人呢?你住哪里,叫你家人来付钱啊?”冷秋月说道。

    勃羽想了想,说道:“我没有家人,也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从瀑布上摔下来后,应该是撞坏了脑子,好多事都不记得了。”

    冷秋月无语,问:“那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今年多大?”

    “我叫勃羽,今年三十了。”勃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三十岁,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太空中漂了多久。

    “勃羽,好奇怪的名字,我叫冷秋月。”

    冷秋月说完,停下掏药的动作:“该给你换药了。”

    “我睡了多久?”

    冷秋月一边拆着勃羽腿上的纱布,一边回答:“睡?你昏迷了两天了。”

    换完药后,勃羽道了声谢:“谢谢,有吃的吗?”

    自己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也很久很久没有如厕过了,勃羽差点忘了那是什么感觉。

    但汇凡剑消失后,经过这番折腾,他饿了。

    冷秋月将东西收拾好,迈步出了房间:“等等,我去拿点吃的给你。”

    勃羽复又躺下,没办法,他现在哪也去不了。

    冷秋月带来了饭菜。

    “冷姑娘,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冷秋月貌似今天很闲,双手挣着下巴坐在桌前,看着床上的勃羽道:“嗯,现在就我一个。”

    勃羽停下咀嚼的动作,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被换过的衣服:“你帮我换的衣服。”

    “不是啊,爷爷帮你换的。”

    “你不是说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我说的是现在,今天村里有喜事,爷爷作为我们冷家村最德高望重之人,被请去吃吃喝喝了。”冷秋月说道。

    “那你什么不跟着去蹭吃蹭喝。”勃羽笑道。

    冷秋月翻了个白眼:“还不是因为你,爷爷说你今天应该会醒来,还叮嘱我给你换药。”

    勃羽尴尬一笑,埋头吃饭。

    直到晚上,冷秋月的爷爷冷高轩才回来。

    老头人高马大,高龄九十,身体依然健壮,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夫。

    碰上那家里困难,给不起医药费的,都是大手一挥,不要了。

    很受人尊敬,冷秋月就在他爷爷处学了一身医术。

    冷高轩笑呵呵地坐到勃羽床前:“小兄弟,你终于是醒了。”

    “嗯,给你们添麻烦了。”

    “无妨,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就叫秋月。”

    两天后,冷秋月再一次给勃羽换药。

    “冷姑娘,你能扶到外面去坐坐吗?”

    “怎么?太无聊了?不行,今天来了挺多病人的,爷爷一个人忙不过来,这样吧,我等会拿几本书给你看。”

    “好。”勃羽并没有感到无聊,相比于不知几年的太空之旅,这点无聊小意思。

    勃羽望着手上厚厚的一叠书哭笑不得,冷秋月给他的大部分是医书。

    “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医书就医书吧。”

    于是勃羽一本一本慢慢看,《草药图鉴》《杂病论》《济世方》

    一本看腻了,就换一本。

    直到他拿到一本簿册《灵气感应篇》。

    【万物有灵,行之有气,是为灵气;

    纳灵气于已身,滋健体,炼血脉,求长生】

    勃羽呆呆望着求长生三个字。

    “amp;#修仙!竟然是修仙,我是小说中那种男主,意外到了别的世界,然后开始修炼,秒天秒地秒空气”

    “哈哈哈哈,应该是了,那我应该有系统啊金手指之类的吧,对,汇凡剑!”

    想到这,勃羽开始在心里呼喊:“汇凡剑?系统?快出来,该分配任务了。”

    “”

    “好吧,系个毛统!”

    勃羽看完前面几页的内容,就迫不及待的尝试。

    方法也很简单,控制呼吸节奏,摒除杂念,静心冥想,仔细感应。

    书上说最好的年龄是稚童启蒙时就尝试,因为那个时候的人,想法才是最纯粹的。

    然后勃羽闭上眼睛,摒除杂念。

    然后他脑子中浮现的是冷秋月那傲人的身材。

    记得高中时,他同桌评价音乐老师:胸如重锤,臀如弯勾。

    当时的勃羽不屑一笑。

    如今回想,那时的他是个男孩,同桌是个男人。

    当然,他也觉得同桌太过夸张。

    可此时冷秋月在他脑海中,不就是同桌说的八字真言。

    心道:“我肯定是因为刚到这里,所以之前都没注意到冷秋月的身材。”

    然后将音乐老师与冷秋月进行了对比。

    “嗯半斤对八两,哦不,何止半斤,不止八两。”

    猛的睁开眼,摇头苦笑:“摒除杂念呀,我在想些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