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让我继续等下去,等你等到我心碎”

    在无边无际的宇宙太空中,勃羽唱着歌。

    他已经长发及腰。

    他已经不知年月。

    或许三五年,或许七年。

    或许更久!

    这是他离开地球的时间。

    从板寸头,到长发及腰的时间。

    太空中没有白天黑夜,有的只是无尽的枯寂。

    还有一层包裹着自身的彩色光幕。

    光幕来自勃羽胸前的七彩剑形纹身,但那并不是勃羽的纹身。

    几年前,勃羽与兄弟们聚餐。

    喝得有些多,半夜散场后,打网约车回家。

    在离家没多远的时候,感到胃中翻江倒海,差点吐在车上。

    司机停下车子:“兄弟,要不你先下车吐吐,吐车上罚二百哟。”

    勃羽下了车,将网约车司机打发走,反正离家已经很近,还不如走回去,也比坐车头晕舒服。

    这是一条临江路,江风轻柔拂面。

    正欲迈步往江边单车道行去,去吹吹江风。

    一道耀眼彩光从天而降,刺在离他不远的地面,无声无息。

    勃羽揉着眼睛:“什么东西,是我眼花了吗?”

    摇晃着往彩光落下之处走去。

    离得近些,见是一柄剑直直插进水泥地中。

    剑身闪烁着七彩光晕,犹如充满电的玩具剑。

    “这是哪家小孩,半夜高空抛物,会砸死人的。”

    抬头望去,却有点愣住。

    这里离最近的居民楼有着上百米的距离,谁这么大的力气高空抛物抛了这么远。

    “力气可真大,不过这剑倒是挺好看。”

    手握住剑柄,稍一用力,将剑从水泥地中拨出。

    始一拨出,又差点脱手而落。

    剑很重!

    剑宽三指,刃长大概九十厘米,剑刃最厚处也就只有一厘米左右。

    “这体积这重量,起码有几十斤重,黄金都没这么重吧。”

    勃羽猜测。

    虽然他也没有摸过大块的黄金。

    “哎,怎么不亮了?没电了吗?”

    剑身光亮散去,露出原本模样。

    剑身上有两个黑色符号,像是某种文字,但勃羽不认识。

    剑身七彩纹路纵横,密密麻麻,繁复精美。

    像是将七彩金属编织后,再锤炼而成。

    剑柄刚好可以单手握住,呈金黄色。

    勃羽翻来复去仔细打量了几遍。

    “奇怪,也没个开关,也没见有灯,它自己会发光?难道是夜光金?会不会很值钱?”

    “嘻嘻嘻嘻,发财了!”

    勃羽握着剑走了几步。

    “我在想屁吃,值钱的话谁会在大半夜将它丢了。”

    胃中突然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再也控制不住胃阀。

    胃阀大开,用肚子里价值不菲的液体浇灌道旁的野花。

    呕吐一阵后,双腿发软。

    拄着剑,扶着腰,一副肾虚的模样。

    衣服也脏了。

    还好是在江边,有水可洗。

    单车道离江边水面还有十几级台阶。

    勃羽拄着剑拾阶而下。

    脚步虚浮发软,一个踉跄直接摔倒,沿着石阶滚了下去。

    剑脱手而出,碰到石阶尖角,‘叮叮’弹起。

    勃羽滚到离水仅有两步之遥时停下,仰面朝天。

    那把剑弹了两次后,剑尖朝下,正好刺入勃羽胸膛心脏位置。

    勃羽根本来不及反应,闷哼一声,随后一声惨叫。

    剑透体而过,勃羽心脏被刺穿。

    “我就这样要死了?”

    临死前,二十三的人生走马观灯般在脑中过了一遍。

    “还有好多遗憾啊!”

    意识逐渐模糊

    模模糊糊之际,他似乎见到一位白衣公子哥,在自己脑海中说话:“这好吧也算是缘。”

    勃羽并没有死,甚至都没有晕迷多久。

    因为他睁开眼时,时间还是在半夜。

    “刚才是做梦?”

    坐到台阶上,望向自己的胸口。

    剑已不见,但衣服破了,以及胸前的血迹告诉他,刚才并不是梦。

    撩起衣服,胸前也没伤痕,肌肤依旧光洁,胸肌依然饱满。

    想不通怎么回事,决定不作停留,先回家睡觉。

    揉了揉腿,站起。

    一阵刺痛自脑袋传来,犹如被人用锤子敲击脑门。

    像是熬了通宵,精神力透支的那种感觉。

    头晕目眩,又摔倒在石阶上。

    眼皮沉重无比,躺在石阶上,痛苦的闭上眼睛。

    天旋地转,感觉整个人都在飞。

    很想就在江边睡一觉,但酒醉心醒,勃羽知道在江边睡觉是不安全的。

    “算了,忍忍回家睡吧。”

    睁开眼。

    “我靠!什么情况,我竟然真的在飞!”

    胸前闪烁着彩光,将勃羽整个人包裹着。

    他挣扎着,身体可以往任意方向扭动。

    但却无法停止下来,越飞越高,越飞越快。

    很快就到了大气层,很快就到了太空中。

    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彩光包裹着他,保护着他,太空中的低温、缺氧,伤害不了他。

    “太梦幻,太扯蛋了!”

    勃羽扒开胸前的衣服,胸膛处不知何时多了一柄七彩小剑纹身。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对吧?你要带我去哪?”

    剑没有回答他,只是带着他往某个地方一直前进。

    很快,地球就从他眼中消失,太远了,看不真切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

    勃羽已经接受了命运,也由不得他不接受,他什么也做不了。

    孤独寂寞,无人说话,无聊到要发疯。

    思念亲朋,怀念地球。

    受不了的时候他便唱歌,从张学友唱到刘德华,凡是他会的歌曲全部唱了个遍。

    困了便睡,醒来便胡思乱想。

    某个时间,脑子中突然就多了一点东西。

    那是一种语言,一种文字。

    再望向胸口的剑形纹身时,看懂了那两个黑色符号。

    《汇凡》

    “汇凡,是这把剑的名字吧。”

    终于在某一时刻。

    汇凡剑带着勃羽临近了一颗星球。

    天恒星,焰金城外一处丛林、河畔、瀑布上。

    勃羽放肆大笑着。

    几年的孤独,无人说话,每天除了唱歌便是睡觉。

    自己竟然挺过来了,没疯。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早已没电关机。

    借助手机黑亮的屏幕,把它当作一面镜子,照见自己如今的模样。

    长发飘飘,胡须也长长的。

    “不过还是蛮帅的,嘿嘿。”

    从降落到地面之后,胸前的汇凡剑纹身就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过一样。

    包裹着勃羽的彩光也一同消失不见。

    “嗷呜!”

    勃羽抑制不住激动的心,学着二哈一声‘嗷呜’。

    是的,他憋得太久了,几年了,终于又闻到新鲜的空气,见到树木、花草。

    一切都显得如此生机勃勃,早已经厌倦了枯寂的太空中,虽然那里的风景很震撼、很美。

    “他奶奶的,这样的环境才是人应该待的。”

    四周都有茂密的丛林,环境与地球差不多。

    勃羽的一声狼嚎还在回荡。

    “吼!”

    突然在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吼叫。

    勃羽头皮发麻,汗毛倒竖,这声音,一听便知是猛兽。

    迅速转过身,只见后方丛林草木摆动,有什么东西正在朝自己靠近。

    来不及多想,也不敢多看。

    撒开丫子便跑,虽然不知道后方丛林中的是何物,但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勃羽在太空中漂流了太久,身体机能由于那层彩光的包裹,并未有所下降,但久不运动,体力已是太不如从前,跑了没几步就气喘吁吁。

    “吼!”

    身后的吼叫传来,勃羽回头望上一眼,吓得魂飞天外。

    一只足有三米高的老虎从丛林中窜出,直直朝自己奔来。

    “&#这是老虎?变异的?”

    以双方的距离,以老虎的速度,用不了五秒就能追上勃羽,将他撕成碎片。

    跑是肯定跑不过的。

    不想成为老虎果腹的血肉,唯一的办法是往瀑布下跳去。

    但瀑布高达数十米,光望上一眼就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不容勃羽多想,老虎已经朝他扑来。

    “想吃我,想得美!”

    纵身一跃。

    甚至还在空中来了个转体三周半。

    然后狠狠拍在水面上。

    极力控制身体,双脚先入的水。

    但即使这样,勃羽还是感觉双腿断了。

    入水良久后,他才浮上水面,猛吸两口空气,咳嗽两声。

    双腿火辣辣的疼。

    往瀑布上看去,那只大虎还在伸头下望。

    勃羽赏了它一个友好手势。

    然后就被水流越冲越远。

    想往岸边游,但双腿不听使唤,勃羽确信双腿绝对是断了。

    更要命的是,前方河道是一片乱石区,出现许多凸出的大石。

    勃羽时不时被水流拍击在石头上。石头表面光滑,无处借力,无法攀上去。

    一开始只是双腿受伤,到后来浑身是伤。

    “汇凡剑,快爆出彩光保护我!”

    汇凡剑毫无反应,勃羽甚至都不知道汇凡剑还在不在自己身上。

    从降落地面后,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胸前也是干干净净,哪里还有小剑纹身,连一根胸毛都没有。

    好在很快就出了乱石区。

    也是勃羽运气好,河中漂荡着一截枯木,被他抓到。

    趴在枯木上,以双手为桨,奋力朝岸边划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