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见了这番场景,大石体内顿时血脉翻涌,一双眼睛瞪得如牛铃一般,几个箭步便冲向了箭矢射来的方向。

    塔不烟和萧昴想要阻止大石,可无奈谁都跟不上那猛兽一般的脚步,看着大石渐行渐远,萧昴焦急言道:“我这三哥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如此沉不住气?倘若中了埋伏该如何是好?”

    塔不烟当然知道缘由为何,可她此刻并无心对萧昴解释,她只想早一点追上大石,因为他只听她的话。

    大石闪动着绿色的眸子,像是在暗夜中追杀猎物的恶狼一般,四下环顾,寻找目标。

    突然,他将头一甩,两眼直盯着一所寺庙前的上马石,而后极速奔袭而去。

    还未及近前,只见石头后面突然闪出一位黑衣人,将手中一人多高的大弓迎头向大石丢了过来,而后也不管后续如何,撒腿向西逃窜。

    大石飞起一脚将弓踢向一旁,但这也延缓了他追击的步伐,眼见黑衣人消失在街角的阴影之中,大石只得停下了脚步,再度环顾四周。

    刺客见大石没有跟上来,心中暗喜,脚下生风直奔石桥而去,可是还没等他跑出去两条街,身后又传来了大石的脚步声。

    “阴魂不散!”

    刺客咒骂了一句,随即转头钻入窄巷之中,身后的脚步声也随即消失了。

    黑衣人松了一口气,拐弯抹角又上了大道,可是身旁的巷子深处,那抹幽绿又渐近而来。

    “嘶”

    刺客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仗着熟知地理,钻入了一片葡萄园中,这才再次躲过了大石的追击。

    如此往复,足足一个时辰,黑衣人已然疲惫不堪了,他索性不再逃跑,只身立在十字路口大喊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如此玩弄于我,是条汉子的话,就现身与我一战!”

    过了许久,大石徐徐走出墙影,如恶兽一般上下打量着自己的猎物,仿佛在判断他的身上哪里美味,何处扎口。

    黑衣人毛骨悚然道:“你究竟是人是鬼?”

    “哈哈哈”大石突然放声大笑,天上的月色照在他胸前的狼牙吊坠上闪着寒光,让这笑声透着无限寒意。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大石的身影同时消失在黑衣人的视线之中,又出现在其身后的五步之内。

    见此情景,黑衣人瞬间冷汗湿衫,急忙拔出腰间宝刀回身劈砍,可连大石的影子都触碰不到。

    一阵刺痛自他的左臂传来,那是被匕首划开皮肉的痛楚,黑衣人大惊,急忙闪身后退,可是同样的感觉又出现在他的肩头、双股和胸前,而他甚至都不清楚出招之人,是否就是方才的那只如恶狼一般的猛兽。

    黑衣人咬着牙,踉跄着退到街角,靠着墙壁护住自己的半边身子,举刀大喊道:“你你出来!”

    他眼盯着前方,不敢眨动一下,可是大石的身影却从他的右侧现了身,只是这次没有痛楚袭来,只有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的恐惧感将他彻底吞没。

    那是一种自知必死却无能为力的恐惧,大石似乎乐于见到自己的猎物这般模样,嘴角含着诡异的微笑徐徐踱步,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因为失血而渐渐羸弱,精神因为惊惧而渐渐崩溃的过程。

    不知是疼痛还是恐惧,黑衣人双腿开始打颤,刚想迈步逃脱,身上便又多了一处刀伤,转头再看大石,却见他还在方才的立足之地阴诡的笑着,似乎不曾移动分毫一般。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们捉到活口!”黑衣人把心一横,举刀架在自己的肩头,想要自行了断,可是大石早就快他三分,一把钳住了刀柄,让他不能动弹。

    “你啊!”

    黑衣人想要骂,可话还没出口,大石已经用牙齿咬住了他的咽喉,真就如猛兽屠杀猎物一般,一击封喉。

    “耶律大石!”

    突然,巷口传来塔不烟熟悉的声音,大石闻声一愣,眼中的幽绿之色顿时黯淡了些许,双颌也不知不觉松动了几分。

    黑衣人得此机会,弃了宝刀,双手将大石推到一旁,强忍伤痛撒腿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给我追!”

    萧昴一声令下,几十位宿卫立即追杀黑衣人而去,而塔不烟却不关心这些,她的眼中,此刻只有耶律大石。

    “喂!你清醒一些!”塔不烟跑上前,将瘫坐在墙角的大石扶起,大声喊到。

    大石抬起头,看着面前女子熟悉的面庞,眼中仅有的杀气也消散殆尽,他笑了,不再阴诡,而是饱含喜悦的笑了。

    “累!”

    只说了一个字,大石便带着笑容昏死过去了。

    及至天明,宿卫终究还是没有追捕到刺客,但是想都不用想,此人必定是城西哈桑的手下。

    “二哥。”身在荐福寺,正在为大石擦拭嘴边血迹的塔不烟对萧昴言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早启程去寻找罗布麻吧!”

    萧昴一头雾水,当即询问大石的病症由何而来,于是塔不烟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萧昴,因为大石答应过为耶律重元要为其行踪保密,塔不烟便也没有提及此人,之说幕后主使是玄隐真人而已。

    “好一个臭道士,竟敢把主意打到我相府的头上,我早晚要将他碎尸万段!”

    口出恶言的萧昴看着大石,眼中又不禁酸楚起来:“可怜你们无端遭受了这许多苦难,若不是咸州的事情耽搁了,我真该早些带人来寻你们!”

    “咸州?咸州怎么了?”塔不烟问道。

    “嗨!还不是那个完颜阿骨打!”萧昴拍着大腿言道:“自从韩询前往女真各部颁布阿骨打的封赏诏书之后,这个新任的生女真节度使就对其他生女真部落四下征伐,最近竟是灭掉了纥石烈部。

    纥石烈部首领阿疏逃到咸州,那完颜阿骨打竟然派兵将咸州围困一月有余。父相听闻此事大怒,让我带兵前去征剿,好在阿骨打兵马不多,已经被我生擒,现就关在咸州的天牢之中了。”

    大石闻声迷蒙言道:“不可放虎归山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