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双方退罢,萧塔不烟在城主的极力挽留下,无奈来到了叶密力东北角的荐福寺中。

    “不知萧相家大小姐驾临小城,请恕老朽失迎之罪!”城主在斋席间表达着自己的歉意。

    塔不烟回了礼,而后直言道:“小女此行只为寻得罗布麻,别无他求,更无意卷入旁的事端之中,还请城主体谅,送我等出城。”

    城主闻言皱眉道:“大小姐多有不知,这东黑汗国国主苏莱曼生性残暴,其长子哈桑,哦,就是方才在石桥西说话的人,和他的父亲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可曾记得他离去之时说的话吗?只怕大小姐已然脱不了身了!”

    塔不烟沉默了,回想今日的所见所闻,叶密力东西两城的两个教派已然势同水火,互相之间就算不明着争斗,但暗地里的诡谲伎俩也片刻不曾停止。

    自己在石桥上亮明相府千金的身份,只为让这个偏远之城的蛮徒有所忌惮,可是她没想到,这反而成了伊佛两家大做文章的契机。

    城主见塔不烟半晌没说话,嬉笑言道:“大小姐是萧相的掌上明珠,身处险境,萧相岂能置之不理?为防不测,还请小姐书信萧相,搬来天兵,攘除城西那伙蛮夷才是万全之策!”

    “好一招借刀杀人啊!”塔不烟当众讥讽道。

    老城主闻言脸色突变,先是泛红继而铁青,他拍案而起,对着塔不烟大喝道:“老朽皈依佛门一个甲子,扪心自问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小姐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朽也不必再留,只是出了这座庙门,是福是祸,莫要攀扯我叶密力百姓便是!”

    “哼!”

    塔不烟起身,拉起大石和乌兰日便离开了荐福寺,三人上马便向东门方向离去。

    乌兰日在马上说:“小姐,此时虽说早秋时节,夜半之时却也十分寒冷,我等还是要寻个栖身之所才是啊!”

    塔不烟负气言道:“你我一路上风餐露宿,哪一日不比此时辛苦?还能让一个老不死的难住了不成?

    叶密力河畔地平草厚,铺上大食的毯子正好入眠,我们这就出城,明日便去寻找罗布麻的踪迹。”

    可是话音未落,从街巷之中突然钻出来几十位蒙面的凶徒,将塔不烟、大石、乌兰日团团围困。

    “来得可真快啊!你们是东城还是西城的人?”塔不烟拔出软剑,指着面前的刺客问道。

    可是几十位蒙面人竟无一做声,只各自拔出了腰间兵刃,缓步逼近塔不烟三人。

    “既然不说话,那就只能开打了,大石、乌兰姑娘,动”

    还没等塔不烟把话说完,大石早就拔出了匕首,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扑向那个被塔不烟钦点的蒙面人。

    “啊!”

    蒙面人终究还是发了声,在看过两道幽绿和一缕寒光之后,说出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字。

    余下的刺客没有想到会有如此高手在场,急忙闪身后退,可是他们的脚步哪里比得过喝过狼血的大石,眨眼之间,又有三五个人被割断了喉咙。

    “大石林牙似乎比之前更厉害了!”乌兰日的刀还没拔出来,就被大石一个人的表演惊呆了。

    塔不烟叹了口气道:“他心智不全,狼性便占了上风,试问平常人怎会是狼王的敌手?只是他这般模样,不知他父母的在天之灵见了,可否还能瞑目?”

    言罢,塔不烟飞身来到大石身后,对他大声言道:“耶律大石,你若还能听见我的言语,便定了心神,莫要任由狼血攻心!”

    又是一片血红之后,大石的眼睛不再那么熠熠生辉,手中的匕首也渐渐慢了下来。

    蒙面人见有机可乘,纷纷持刀上前欲取大石性命,塔不烟和乌兰日二人便在大石左右恶斗群贼。

    二人虽然武功不俗,但终究是女流之辈,很快便只剩招架之功了。

    乌兰日喘息道:“小小姐,这样下去恐怕不行,还是让林牙大人”

    “不可!”塔不烟十分坚决,尽管她的虎口已经发麻,也不愿大石继续放纵自己。

    正在这时,只听得东城门方向马蹄声此起彼伏,就连大地都跟随着声响震动了起来。及至近前,马队中为首一人大喊道:“大辽皇家宿卫在此,休伤吾兄吾妹!”

    “二哥!”塔不烟听到了萧昴的声音,激动万分,一个大意,未曾挡下身侧刺客的弯刀,眼看就要被腰斩于此了。

    千钧一发之际,从街巷中突然飞来一支羽箭,正中刺客眉心,令其毙命当场。紧接着,无数箭矢铺天盖地而来,将围攻塔不烟三人的刺客尽数射杀,不曾留下一个活口。

    “塔不烟!你可知这半年多,父亲有多挂念于你?为人子,怎能不顾父母一走了之?”

    听了萧昴的责备,塔不烟也觉得自己对不起父亲,可是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她心底里的那个男人面前,终究只是一片烟云罢了。

    “我自知不孝,可若是父亲依旧苦苦相逼,我也绝不再踏足相府一步!”

    “你”萧昴被塔不烟气得面色青紫,抬手便要教训这个冥顽不灵的妹子,正在这时,叶密力城主突然出现在街角之处,嬉皮笑脸地对萧昴说:“二公子与大小姐久别重逢,当是一桩喜事,莫要因些许言语坏了兄妹情义啊!”

    萧昴见之,含胸而拜道:“弓箭手该是城主安排的吧!吾代家妹多谢救命之恩!”

    城主闻言有些尴尬,他急忙言道:“不不是安排,只是碰巧在此遇到,那城西之人每每趁夜搅扰,令老朽不厌其烦,只得加紧了夜间安防”

    话音未落,只见暗巷之中又有一只羽箭飞出,速度之快,非是百石大弓不能击发。

    这箭划破寒风,闪过层层宿卫,直奔塔不烟的后心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大石飞身扑向塔不烟,就在这羽箭命中之前的那一刹那,将塔不烟按倒在地。

    “大石!救得好!”萧昴冷汗浸透了衣衫,见塔不烟无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可转头之后,冷汗却又渗出了铠甲,因为方才那只羽箭,已然射穿了老城主的头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