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大石被平白无故骂了个狗血淋头,只得怏怏离去,想要寻个客栈暂时住下。

    行不多时,只见一只酒幌于街口处飘荡,三人便闻着酒香走了过去。

    “三位是外地人吧?来到此处是礼佛还是礼拜呢?”酒保一边张罗着牲口,一边和大石等人寒暄道。

    大石疑惑反问道:“我们就不能是往来的商人吗?”

    酒保笑道:“且不说您这行李里没有什么货物,就算是有,商家也绝不会选择此处入境黑汉国,走河西四郡、过楼兰、穿伊犁,这才算是条坦途,怎会到这叶密力河流域?”

    “叶密力?”大石听到这三个字大喜过望,他激动地抓着酒保问道:“难道此处就是叶密力城?”

    酒保吃痛,想要挣脱却又是徒劳:“这里是魔鬼城,叶密力城在河流上游,据此还有七十余里呢!你你把我放开!”

    尽管这里并非叶密力,但得知目的地已经近在咫尺,仍让大石欣喜不已。

    “上房两间,好酒好菜尽管拿上来!”

    见来了大主顾,酒保顿时堆笑,很快便将美酒佳肴摆满了一桌。

    酒足饭饱,沐浴入眠,总算是褪去了一身的疲惫,大石、塔不烟、乌兰日一觉睡到日晒三竿,这才被窗外的锣鼓声吵醒。

    支起插杆,只见门外的大街上,数以千计的男女老幼正簇拥着一辆牛车向城门的方向驶去。

    四头牛拉着车缓慢前行,车前众多白衣差役鸣锣开道,还有虔诚之人沿途焚香祭拜,加之车驾倚仗、围观百姓、和打算趁机售卖的货商,一时之间混乱不堪。

    “看样子,车上装的便是昨日所见的那只铜牛吧!”

    虽然车上的物品被红绸遮挡着,仅观其外形,乌兰日便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大石冷笑一声:“那铜牛看似沉重,多半却是空心,也不知为何要用四头牛拉车,真是大材小用。”

    “空心?何以见得?”乌兰日惊讶道。

    “车轴!”谁想塔不烟倒是先于大石开了口。

    “塔不烟说得不错。”大石大笑言道:“一副车驾载重几何,不是看拉车的牲口多少,而是要观车轴粗细几许,材质如何。

    据我所见,这车轴碗口粗细,柳木所制,至多承载五六百斤,而那铜牛一人多高,若是实心,五六千斤都不止,怎是这车所能拉动的?”

    “难怪昨日那十几名女子就能搬动铜牛,那牛当真是空心的啊!”乌兰日恍然大悟。

    大石起身,整了衣冠,换上了官靴说:“它是实心或是空心于我等并无关联,你二人且在此处打点行装,待我回返后便启程前往叶密力。”

    “林牙大人意欲何往?”乌兰日问道。

    大石将自己的官牌小心收在胸前后说:“这魔鬼城虽不在我大辽治下,但也并不隶属于别国,我此去拜会城中管制,若其有意归附,岂不是美事一桩?”

    乌兰日感叹道:“林牙大人到哪都不忘家国之事,小女子钦佩,你且自便,我自会照顾好小姐。”

    拜别大石,两位女子着实忙碌了一阵,将所需物品打包之后,又带上许多胡饼(馕),乌兰日还找了酒保,灌了两壶大石十分钟爱的慕萨莱思(一种新疆的葡萄酒)。

    可是足足等了两个时辰,乌兰日和塔不烟都不见大石回返,心中不免焦急了起来。

    正在此时,窗外的街道又一次喧闹了起来,乌兰日向窗外打眼,顿时惊叫失声。

    “大石林牙!”

    只见此刻的大石已经被五花大绑,被一群身着白衣的差役推搡着向城门方向走去,其中几个还口口声声以“杀人犯”称呼大石。

    “小姐,你且在房中安坐,我去去便回!”

    言罢,乌兰日慌慌张张跑出酒馆,挤过围观的人群,直接扑向耶律大石,却被差役挡住了。

    “尔等可知,他是大辽大林牙院的院使,乾统三年的北科状元,还是大辽北府宰相的乘龙快婿,你们怎敢如此?”

    一位膀大腰圆的差役推开乌兰日言道:“我不管他是何人,杀了我们的管制大人便是死罪,我们这就将他押赴叶密力河畔,与神牛一起沉入河中,献祭河神与大人的亡灵!”

    乌兰日扭打不过,只得嘶喊:“林牙大人!你倒是说话啊!你怎么会杀人行凶呢?”

    可是大石却对乌兰日撕心裂肺地喊叫充耳不闻,头也不抬地紧跟着差役,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你看,犯人早已对罪行供认不讳,你就别白费力气了!”

    言罢,壮差役一把将乌兰日推倒在地。

    “不可能!”乌兰日知道大石探访管制大人的目的,绝不可能平白无故杀人,于是急忙跑回酒馆,想要带着塔不烟一同前往河边救人。

    可是此刻,她们居住的客房却空无一人。

    “小姐!小姐!”

    乌兰日大声呼喊着,惹得店中客人纷纷驻足观望。

    “哎呦!我的女菩萨!你这样喊叫我还如何做生意呀!”

    “你可见和我同行的那位姑娘?”乌兰日焦急地问着酒保。

    “就是那位傻乎乎的红衣女子吗?你出门之后,她便接踵离去了,难道没有去找你?”

    乌兰日没有理会酒保,当即飞奔出店门,向城门方向狂奔而去,她知道,塔不烟虽然心智受损,但对林牙的情感却日益深厚,见他有难,最不会袖手旁观的便是她了。

    叶密力河河道蜿蜒,河面几与草原齐平,每逢雨季,常会河水泛滥,冲走牛羊无数,就连河道也会因此变化。

    几十年来,唯有一处名为雀儿湾的深水流域不曾更改。

    魔鬼城的百姓受一位高僧指点,造铜牛沉入雀儿湾中,以祭河神,企盼今岁风调雨顺,漕河太平。

    可没想到,本应主持祭河大典的城中管制却突然遇刺亡故,百姓们群情激奋,誓要将杀人凶徒沉入湾中。

    乌兰日跑到河边,见大石已经被栓在铜牛之上,甚是焦急,正在这时,只见一位红衣少女几个空翻,飘飘然落脚与牛角之上,乌兰日见之大喜,因为此人正是萧塔不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