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黑狼像是听懂了大石的话,当即一声长啸,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不多时,便有几十匹身形各异的漠狼出现在石山周围,在那些火钳蝎外围形成了更大的包围圈。

    黑狼闷哼一声,一个纵身便跳入了毒虫之中,左扑右咬,一瞬间便结果了百余条蝎子的性命。

    其他恶狼见黑狼动了手,便也各自冲入群蝎之中。

    可是利爪獠牙终究不是斗战毒虫的得力武器。

    一些狼只顾厮杀,腿脚却被蝎子暗算,蝎毒迅速于狼身中流转,如烈火一般侵蚀着它们的五脏六腑,不多时,这些狼便有毒发之状,痛苦倒地,哀嚎不止。

    大石见蝎群混乱,急忙拉着塔不烟和乌兰日,循着那偶尔显现出来的方寸清净之地前行,总算一步一步逃出了蝎群之外。

    “林牙大人,那十年的火钳蝎该如何捕获?”乌兰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着耶律大石。

    大石叹息道:“今日搭上十几条兄弟的性命,我等才得以脱险,至于那只蝎王,且记下它的所在,来日再做计较!”

    言罢,大石便将塔不烟扶上了骆驼,并呼唤着黑狼远离此地。

    跑了三五里路,三人才在一座沙丘前停了下来,可是能跟上他们脚步的恶狼,却只有黑狼这一匹。

    “你的手足兄弟呢?它们都死了?”

    黑狼眼中闪动泪光,缓步卧在大石身侧,低声哀鸣,像是哭泣一般。

    “你屡次救我于危难之际,今日又为我枉送了整个狼族,你让我如何答谢于你?”

    黑狼摆了摆头,甩下几滴泪花的同时,却又将脖颈处的血痕显露了出来。

    “你你也中毒了?”

    正当大石惊讶之际,只见黑狼的口鼻已有狼血析出,双目也变得血红起来,只是较逼退玄隐、斗败灰狼王之时,显得疲惫了许多。

    大石手足无措,想要救它却无从下手。

    突然,他想起了清微观外的那一幕,他与黑狼双双被玄隐真人刺伤,血流满地,而黑狼只舔食了他的血液便压制了体内蝎毒。

    “莫非我血中的寒毒对它而言就是治病的良药?”

    想到这里,大石急忙从怀中掏出匕首,以刀刃划破手掌,递到了黑狼的嘴边。

    “来,喝了它!”

    可黑狼却紧闭其口,毫无眷恋之心。

    大石见此情景心中焦急,加之手上的痛楚和连日疲惫推波助澜,一股寒意立时席卷全身。

    “偏偏在这个时候”大石咬牙,又从怀中将装着鹿茸丹的药瓶摸了出来,谁知刚打开瓶塞,那黑狼竟然一声咆哮,迎头将药瓶顶翻,血红色的丹药顿时散落于沙地之上。

    “这是我救命的药丸,你何故如此?!”

    大石急忙伸手去捡,但黑狼的速度要远胜于他,转瞬之间便把地上鹿茸丹舔食得干干净净,就连一同入口的沙粒都不曾吐出。

    又是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大石手抚胸口,却依旧不能减轻半分痛楚,塔不烟和乌兰日见状急忙上前,可任凭二人如何呼喊,大石已然不能作声了。

    一阵天旋地转,灼热的阳光幻化为无尽黑暗,就连被日头炙烤的身子,此时也变得如寒冰一般了。

    “来!且在这个山洞中探查一番,耶律重元或许就藏身在此!”

    冥冥中,大石睁开了双眼,只见自己正身处一处阴暗潮湿的石洞之中,这洞中本没有一丝光亮,可不知怎的,自己的眼睛却能把洞中的一切看得十分真切。

    洞中尽是钟乳石笋,偶尔从上面滴落的水珠汇聚成流,沿着洞穴绵延到尽头,甚是清澈。

    突然,大石自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触碰自己,回头一瞧,正有七八只手掌大小的小狼,正在在自己黑色锦缎一般的尾巴上嬉戏打闹。

    “尾巴?”大石惊叫,却发出了一声狼嚎,吓得小狼们纷纷退避,更惊动了闯入洞中的不速之客。

    “洞中有狼,把火把点起来,交替前行!”

    大石急忙低头,只见自己已是四足站立,毛色乌黑,两颗如利刃一般的犬齿寒光凛凛。

    “狼?我怎就化作了一匹黑狼?”

    慌乱之中,他一脚踩空,翻落溪流,可是却察觉不到丝毫寒意,相反的,浑身上下却似火烧一般灼热。

    “嗷呜~”又是一声长啸,大石黑狼从溪水中一跃而起,带起一片绚丽的水花,和一只脸盆大小的火钳蝎。

    毒入血脉,五脏六腑剧烈颤抖,只教黑狼气血逆行,双目血红,原本残存的一丝意识,不管是黑狼的,还是大石的,皆被嗜血的兽性彻底湮没。

    黑狼龇着利齿,和毒蝎战在一处,可是它的尖牙利齿在毒蝎铁石一般的甲胄面前毫无用处,非但没有治服蝎子,反倒再添了几处伤痕。

    更凄厉的嚎叫过后,黑狼便似疯狂了一般,一掌拍飞毒蝎之后,掉转利爪,直指那几只懵懂的小狼。

    正在这时,一众身穿大辽官衣的宿卫赶到,为首之人身似雄鹰,目光炯炯,见黑狼要对幼狼痛下杀手,当即挥刀挡住了它的去路:“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如此恶狼,定是袭杀普速完部族人的罪魁祸首,今日有我耶律斡尔纳在此,定不会让你全身而退!”

    言罢,挥刀便向黑狼的头上劈砍而去。

    “斡尔纳,好熟悉的名字!”

    大石黑狼似乎恢复了一丝意识,更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陌生人,从它自己的口中救下了它的孩子们。

    黑狼纵身一跃,闪过刀锋,而后迅速掉转狼头,冲开其他宿卫的围困疾驰而去,径直跑出了山洞之外。

    它奔驰许久,终在一座大沙丘上止了步,回首来处,那些宿卫正带着七八只狼崽,走出那座酷似狼头的石山,径直向东方的可敦城方向离去了。

    它知道孩子们不会有性命之忧,一颗提着心终于放下,一头栽倒在黄沙之上。

    “醒了!林牙大人醒了!”

    塔不烟和乌兰日将仅剩的饮水全都倾倒在大石的头上,总算唤醒了昏迷许久林牙。

    “我怎么了?”

    乌兰日眼中含泪笑道:“黑狼咬断了自己的前肢,将血水灌入你的口中,那景象简直太吓人了,可没想到,还真的救了你的性命!”

    “那狼呢?”大石似乎还没能从梦境中走出来,恍恍惚惚问着乌兰日。

    “在那里!”

    循着她手指的方向,只见那匹黑狼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浑身上下没了一丝鲜活之气。

    “父亲救了你的孩子,你便要用相同的方式报恩吗?”

    大石一边自语,一边踉跄起身,脚下一滑险些栽下沙丘。

    “林牙小心!”乌兰日上前,伸手扶住大石后继续言道:“我们连一滴水都没有了,大人还要早做决断才是!”

    大石冷笑一声,脸上的表情凝重而诡异,眼中流露出只有猛兽才有杀气:“那山下有水,不过在取水之前,我要将那些毒蝎斩-尽-杀-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