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你你是何人?”

    “此处不是叙话之地,还请可汗到斡鲁朵中详谈。”

    言罢,大石便令多尔济将毕勒哥五花大绑,押进普速完的宫帐之内。

    及至天明,硝烟挥散殆尽,大石和月鲁太后分坐于斡鲁朵主客之位,静听多尔济将今夜战报一一道来。

    “昨夜一战,我部伤亡三千余人,俘获敌首毕勒哥,百夫长以上将官数十人,军士八千、战马一万四千匹,粮草辎重无数。”

    毕勒哥闻言大怒道:“尔等趁夜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我回鹘铁骑尚有精锐在外,必将你们这些小人斩尽杀绝!”

    大石笑道:“拜可汗大人所赐,你向东、西、北三个方向派出的斥候已然被我所擒获,此时我部之人已经身披重甲,手持阴符,向白翎军、墨刃军、紫鞍军传达了可汗大人的军令,命其原地扎营,无令不得妄动。”

    “你!”

    毕勒哥气得面色青紫,怒目瞪着大石,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来人,为可汗松绑,看茶!”月鲁太后突然发话。

    “尔等休要多此一举,要杀要剐我毕勒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可汗大人莫不是想要高昌回鹘的百姓都成为西夏的刀下之鬼吗!?”大石厉声大喝,气势竟压过了毕勒哥一筹。

    “你此言何意?”

    大石冷笑一声,徐徐起身,将一杯马奶酒递到了毕勒哥手中后言道:“可汗大人,可知杀胡山之战?”

    毕勒哥一惊,因为大石口中所言之事,正是回鹘民族的至暗时刻。

    公元843年,唐武宗征调许州、蔡州、汴州、滑州等六镇兵马,任命刘沔为回鹘南面招讨使,张仲武为东面招讨使,李思忠为西南面招讨使,集结十万大军征讨回鹘可汗乌介。

    大唐猛将石雄与都知兵马使王逢率三千兵马,在武城附近连夜挖地道十道,突发奇兵奇袭乌介可汗。

    乌介见尘沙飞扬百里,不知来敌多少,仓促间又难以集结兵马,只得率军撤离,一路上回鹘的十万兵马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既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又逃不开石雄的追杀,死伤无数。

    乌介可汗被唐军勇士射伤,仅率领数百骑兵逃走,直到杀胡山脚下才算逃得一条性命,投奔室韦后被杀。自此,曾经强大一时的回鹘从此分崩离析。

    “乌介可汗生不逢时,我回鹘有此一难乃是天数!”

    “真的是天数吗?”大石冷笑一声继续说道:“自唐朝末年至今,党项、契丹、室韦、阻卜但凡生于西境的族群,哪一个没有被你回鹘残害羞辱过?乌介可汗之死,乃是众叛亲离、失道寡助之故,有此前车之鉴,毕勒哥可汗难道还要步其后尘吗?”

    “我”毕勒哥刚要开口,大石便出言打断了他:“我素闻高昌回鹘风景,铁骑十万,兵将骁勇,自毕勒哥可汗主政之后,推崇佛教,对外征伐已是少之又少,大石心中尤为敬佩,这才于此处以礼相待。

    西夏党项受回鹘欺压已久,无时不记挂可汗的国土和性命,就在三个月前,太子太保李至忠便亲自来到了这里,欲令月鲁太后发兵牵制高昌回鹘,若非太后大义,此时回鹘和普速完部早已兵戎相见,还怎会有可汗今日的趁火打劫?

    我本是个局外人,今日倾诉肺腑之言,只愿可汗大人知晓利害,日后何去何从,还望可汗大人三思而后行!”

    听了大石一番慷慨陈词,毕勒哥顿时痛哭流涕:“是我违背了佛祖教诲,为了蝇头小利不惜做下这小人行径,请月鲁太后和大石宽恕!”

    大石见毕勒哥似有悔过之意,急忙上前将其扶起道:“可汗今日顿悟,可比释迦救世,地藏渡人的功德,他日在下返朝,必将高昌回鹘今日胜景禀告陛下,届时恩赏降下,还请可汗遣使谢恩才是。”

    “还未请教大石是”

    大石一愣,而后憨笑道:“倒是忘记了自我介绍,在下耶律大石,太祖八世孙,大林牙院院使!”

    月鲁、大石亲自将毕勒哥和所俘军马送出了营门,一日之后,普速完部派出的疑兵和族众也陆续返回了营寨,见战马卸鞍、刀剑入鞘,大石便再度向老太后辞行了。

    相较于前日里的辞别,大石此次离去受到普速完部举族相送,一路所需用度也特意装满了三大旦,只压得那骆驼背都弯了些许。

    “林牙大人,那叶密力城远在千里之外,我还是多派些人一路护送你们前往吧!”多尔济执蹬言道。

    “谢过将军的美意,我三人此去叶密力,实属私行,不敢过多劳烦周边部族,不过大石却有一事要交代于将军!”

    “林牙尽管吩咐便是!”

    大石道:“将军若遇临潢来的官家,请将在下此行的目的地告知于他,切勿忘怀!”

    多尔济点头:“此事我记下了,请林牙放心,一路保重!”

    离开了普速完部,一路向西便步入了广袤的大漠之中。

    昔日张骞、玄奘西行,皆是由长安城出发,走凉州、瓜州,度玉门关、过楼兰,继而沿着天山北麓西行,可抵如今的叶密力城附近。

    可如今的这些交通要道,都在宋庭和西夏的控制之下,想要抵达叶密力,唯有穿越金山(今阿尔泰山)以南,天山以北的这片万里黄沙。注1

    一黑一白一红三人,伴着驼铃的声响翻越一座座沙丘,时不时哼唱起大辽的乐曲: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

    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

    拂象床,待君王。

    如此惬意,一连走了月余,三人这才遇到一件疑难之事,那便是饮水将尽了。

    注1:关于耶律大石西征路线,史学界尚有不同的观点,为了阅读便利,傲雪18在这部小说中取用的中国维吾尔族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钱伯泉先生的研究成果,文中提到的这片沙漠,在辽代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名称,此处应是现今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