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整军备战!整军备战!”

    听到多尔济的呼喊,普速完的士卒们立时上马,陆陆续续向营门口集结。

    “到底是藩帮,这样的阵势如何能胜?”

    大石见普速完部阵型不整,编制涣散,心中甚是焦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一旦高昌回鹘和普速完开战,西夏便无后顾之忧,南宋军队将独自面对西夏骑兵的全力进攻,而大辽也不得不分兵西顾,那东面的生女真部就会更加肆无忌惮了。

    正在这时,耶律重元慌忙跑出了营门,见大石还未离去,苦笑言道:“说是后会无期,想不到仅片刻光景你我就又相见了!”

    “这都火烧眉毛了,重元大人还有心戏弄在下?”大石皱着眉头说:“昔日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当有良策退敌吧!”

    耶律重元苦笑道:“往昔不过是个虚衔,我若是深谙兵法、精于阵列,何至于手握五倍于敌的兵力,还被耶律仁先翻了盘?”

    大石点了点头,十分赞同耶律重元的自我评价,但是大敌当前,若要普速完和高昌回鹘不至于玉石同焚,让西夏坐收渔利,唯有以战止战这一条路可走了。

    “耶律大石不才,愿献良策,助普速完部破敌!”

    黄沙滚滚,杀气腾腾,高昌回鹘的五千重甲骑兵马不停蹄,直奔普速完驻地而来。

    多尔济骑着一匹病恹恹的瘦马,身后只领一千骑兵于营门外迎敌,两军对峙,只需打量一眼,便可知孰胜孰败了。

    回鹘骑兵落了脚,先锋帅旗之下,一位身披鳞甲的武将策马而出,扬起手中丈余长短的马槊指着多尔济大笑道:“一场大火,竟把贵部烧得只剩这点兵马了吗?早知如此,何必毕勒哥可汗亲自领兵来战!”

    多尔济认出了叫嚣之人,他便是高昌回鹘可汗账下的白翎军统率,陈良辅。

    “陈将军,我普速完部营寨起火、军马死伤无数,贵国于此时前来趁火打劫,佛祖可曾会饶过尔等?”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纵是佛祖慈悲,也怪不得两国征伐,尔等即刻引颈就戮吧!”

    言罢,一声令下,五千重甲白翎军挺起马槊,如狼似虎般直扑多尔济而来。

    “撤!”

    听闻多尔济轻语,一千普速完骑兵随即退入营门,遁迹于众多营帐之中,不见了踪影。

    陈良辅见多尔济撤了兵,普速完部的营寨中又不见半个人影,恐其中有诈,于是急忙驻了兵马,于原地安营扎寨,只待毕勒哥的大军抵达后再做计较。

    两日后,回鹘可汗的五万骑兵浩浩荡荡开抵普速完部营前,得知先锋陈良辅并未与敌军交战,毕勒哥脸上似有不悦之色。

    “陈良辅!”毕勒哥坐在一张虎皮上,看着面前跪拜的白翎军统率言道:“所谓先锋,逢敌则战,胜可挫其锐气,败可知敌虚实,怎能就此止步不前?”

    陈良辅回禀道:“一场大火还不至于让普速完部一蹶不振,两军尚未交锋,便弃营而走,其中必有蹊跷。”

    毕勒哥闻言大怒道:“对面的营帐中连个鬼影都没有,难不成我的五万大军就被这座空寨吓住了不成?

    陈良辅听令,命你率所部白翎军即刻攻入敌方营寨,不得有误!”

    陈良辅无奈,只得依令而行,五千白翎军脚踩马踏,片刻便荡破了普速完部的营门和营帐,可是其中竟无一人一畜的踪影,就连锅碗衣物都不曾寻见。

    “莫不是普速完见我大军压境,举族迁往异地了?不对啊!那多尔济为何会留下,与我前锋骑兵照面有何目的?”

    陈良辅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便向四面八方派出十余支塘骑,打探普速完潜逃方向,一日之后,终于有所收获。

    陈良辅来到毕勒哥面前回禀道:“据塘骑来报,普速完部正向东、西、北三个方向分散潜逃,粗略估算,两部约有万余人,据此不过四十余里。”

    毕勒哥闻言大喜,当即派遣白翎军、墨刃军、紫鞍军三支精锐重甲骑兵各五千人星夜追击,并在三军之后,各分兵一万予以支援,自己则率余下的一万兵马坐镇普速完大营,静待三方捷报。

    单说毕勒哥这一路,一万人马安顿妥善后已是深夜,士卒在斡鲁朵中掌了灯,将国中事务一一呈报于毕勒哥的面前。

    “西夏沙洲驻军移防至城南,并未安营,似有南撤之势。”

    “千佛洞有生女真流民滋事,死伤百余人,贼众已尽数擒拿。”

    “黑汗国遣使来访,欲于高昌城内兴建清真寺,已拒。”

    毕勒哥有些烦心,但想到素日危及回鹘的普速完部即将被自己的五万大军剿灭,心中立时愉悦起来。

    他展开斡鲁朵书案上的地图,上面尽是月鲁太后勾画出的水草之地,其上竟也有高昌回鹘的州县。

    “老太后果然觊觎我回鹘之地,只怪你贪心不足蛇吞象,这才招致这天灾人祸。来让我看看,你欲将部族迁往何处?

    王纪剌部可敦城哈哈哈竟然还有西京大同”

    正在毕勒哥独自憨笑之际,一个熟悉的地名突然映入他的眼帘。

    “黑鹰山!”三个字从毕勒哥口中说出,顿觉一股寒流自其脚下直冲头顶。

    “不好!快来人!”

    “可汗有何吩咐?”

    “集集结兵马,还还有,传令白、墨、紫三军速速回返!”

    毕勒哥话音未落,只听得斡鲁朵之外突然呐喊声震天,只教天上的佛祖都难以入眠。

    他跑出帐外,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黑鹰山上,正有不计其数的黑影俯冲而下,就好似六道归来的鬼魅一般,正闪动着无数幽绿色的光点逼近营寨。

    “御敌!御敌!”

    可是毕勒哥的一万大军亦如他本人一样慌乱无措,寻不见战马的士卒大有人在。

    转瞬之间,上山的鬼魅呼啸而至,片刻间便将回鹘兵马杀得落花流水,毕勒哥慌不择路,只知向营门奔逃,却一头撞进了鬼魅的怀中。

    “在下耶律大石,见过回鹘可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