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月鲁太后怔在原地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而后突然放声大笑道:“南仙公主?莫不是天祚皇帝的妹妹?我与她素不相识,何故会提及我这个老太婆?”

    大石本想趁着老太后心情大好,又略饮几杯之际突然发问,试探一些关于南仙公主的事情,可是这位年逾古稀的老者,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精明,除了那一丝的犹疑,说出的话竟然滴水不漏。

    “南仙公主速来敬仰圣神宣献皇后,当知道普速完部亦有一位太后统率千军,造福子民,甚是向往,故而常常提及!”

    大石胡乱搪塞了几句,倒也没有引起月鲁太后的怀疑,酒过三巡,筵席散罢,众人便各自归营歇息去了。

    如此月余,待到草长莺飞,万物复苏之际,普速完部的马疾便消失不见了。

    这一日大石携塔不烟、乌兰日来到月鲁太后的斡鲁朵辞行,天气渐暖,是时候启程前往千里黄沙外的叶密力城了。

    月鲁太后叹息道:“我普速完部遭此大难,部族骑兵不足三万,战马仅存一半有余,但终究未伤筋动骨,有此结果,全赖大石林牙出谋划策,倘若朝堂之上的达官显贵全似林牙这般善待藩属,何愁霸业不成,天下不安!”

    大石含胸拜曰:“太后过誉了,到底是重元大人的药方有奇效,分圈饲马才能事半功倍,大石不敢独自居功。至于陛下身侧,还是有诸多栋梁之才辅佐的,普速完部亦当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切莫心存异心,行追悔莫及之举!”

    听闻大石一番带有警告意味的规劝,月鲁太后不禁苦笑道:“林牙言之有理,或许我死之后,普速完部便再不会执念于往昔恩仇了!”

    “太后”

    月鲁摆了摆手,没有让大石继续说话:“林牙不必再劝,老妇有些疲倦了,且容我退归寝帐休憩片刻,重元大人马上就到,请林牙稍候。”

    月鲁离去不久,耶律重元便在赵唯一的搀扶下气喘吁吁地进入了斡鲁朵,显然这一段下山路,对这位与月鲁太后一样,年岁已逾古稀的老者来说并不轻松。

    “重元大人日后当保重身体,切莫再思虑劳顿了!”

    耶律重元笑了笑说:“林牙大人是让我打消篡夺皇位的念头吗?”

    “重元大人,你已是行将就木之人,留在普速完部渡此余生已是极好的结局,何苦还要涉足那皇权角逐、朝堂纷争?我耶律大石在此起誓,只要重元大人不再为非作歹,我便绝口不提你仍就健在之事。”

    大石信誓旦旦,似乎触动了耶律重元的内心,可一旁的赵唯一却不以为然。

    “重元大人,休要听信他一派胡言,我的子女尚在他的手中,玄隐道长还身负萧乙薛的杀女之仇,还还有这个女人”赵唯一指着塔不烟继续言道:“醉马草只能使人致幻,却消不去人的记忆,这个女人解毒之后,便会把我们所谋之事悉数告知其父,届时萧奉先怎会轻易放过我等还有您的亲骨肉,南”

    “住口!”

    耶律重元突然喝止了赵唯一,他转身对其言道:“我耶律重元虽不是什么圣贤,却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大石林牙即是普速完部的恩人,我耶律重元便不能为难于他,我劝你也不要再执念你的那对儿女了,有你这样的父亲,只会为他们惹来杀身之祸!”

    赵唯一被耶律重元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叹息言道:“也罢!斡里剌和芷儿受林牙庇护,想也不会再受什么苦楚了,你们走吧”

    大石含胸行礼,刚要走出斡鲁朵,却又止住了脚步:“重元大人,你究竟是如何将赵唯一从法场上救出的?”

    “李代桃僵之计,林牙应该听说过吧!”

    “哎只是可怜了这枚李子了!”大石叹气:“多谢重元大人直言相告,后会无期!”

    大石说完,便带着塔不烟和乌兰日离开斡鲁朵,径直向营门走去了。

    萧剌阿不已在此处恭候多时,大石三人行路的骆驼和一应物品,也是这位飞羽营主将亲自打点的。

    “劳烦萧将军了!”

    萧剌阿不施礼道:“论官职,林牙大人在我之上,何言劳烦?我不过是做了些逢迎上司的事情罢了!”

    大石笑道:“萧将军倒是个坦率之人,与这草原大漠甚是般配。”

    “林牙这是要断了我进京任职的念想吗?”

    “在下并无此意,只是”

    大石还想解释,可萧剌阿不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林牙大人既然说我坦诚,那我也就直言不讳了,两个月前的那场大火,纵火之人便是阁下吧!”

    大石闻言一惊,急忙环顾四周,见身边并无普速完部的士卒,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萧将军现在才将此事说破,想必无意向月鲁太后告发我吧!”

    萧剌阿不板起了面孔,表情甚是凝重:“我乃是一介武夫,所知之事无非‘保境安民’四个字,林牙大人所为或许事关朝廷安危,我不便置喙,但请大人不要忘记,纵是这皇城万里之遥的大漠藩邦,其族人亦是我大辽子民,不可妄杀!倘若其族他日闹僵起来,受苦的还不是我大辽的百姓吗?”

    “将军说得是,大石记下了”

    萧剌阿不依旧没有让大石把话说完,便率属下百余士卒纵马离去,只片刻的功夫,身影就消失于沙尘之中了。

    “只是一营的主将,怎能对林牙大人这般无礼?”乌兰日为大石鸣不平,大声呵斥着,生怕萧剌阿不听不到似的。

    “莫要这样说!”大石对乌兰日言道:“终究是我误会了普速完部,这才酿下了这般惨剧,萧将军说得不错,为将为臣,当以子民社稷为重,如此滥杀无辜,不是长治久安之举。我大辽西境有如此将军,家国幸甚!百姓幸甚!”

    正在大石感叹之际,营门外突然又现黄沙滚滚,及至近前,大石这才看清来者,正是那位体壮如牛的将军,多尔济。

    “多尔济将军,大石叨扰许久,今将远行,就此别过!”

    多尔济看似十分慌张,他催马来到大石身边,气喘言道:“林牙怕是走不了了,高昌回鹘的骑兵已然大军压境,其前锋营已距我部不足二十里!”

    “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