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九霄道宫之上。

    一条银河自天外而来。

    就好像一根唯美的银色丝带挂在了上下两片道宫的中间地带。

    银河静静流淌。

    河水中波光荡漾。

    隐约可见河底有一片片细砂正在随着河水轻飘飘地挪动着。

    【仙界银河:飞鸟难渡,仙人辟易,非金仙以上修为不可过!】

    魏不倦展望那天上银河。

    只觉绚烂无比。

    他略微靠近。

    结果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排斥的感觉。

    下一刻。

    银河之中跳出来一名拄着拐杖的小老头。

    其模样倒是像极了西游记里的土地公。

    那老头毕恭毕敬地对魏不倦道:

    “吾乃银河水神,此河源自太乙仙界,绕躺平山一圈,又往大罗仙界中去,其经由躺平山的那一段,上仙自可随意横渡、戏水,但是其他地带,若非法力足够,切莫轻易尝试”

    “若是上仙对这段银河有什么疑问,大可以找小老儿,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魏不倦微微颔首。

    这样倒也说得通。

    这仙界银河并非是凭空出现在躺平山的。

    而是中途改道绕了一小圈。

    这一段等于就是魏不倦的私家河段。

    颇有点开后门的意思。

    当下。

    他飞到银河里逛了一圈。

    河水轻轻拍打着他的身体。

    那一瞬。

    他只觉有万万钧的重量轰在了自己的身上!

    若非身为道场之主。

    这银河之力对他无效的话。

    单单是这河水的拍打压力便能令他粉身碎骨!

    “难怪是金仙才能通过”

    魏不倦很是满意。

    有了银河环绕。

    九霄道宫自然变得更加安全了。

    美中不足就在于银河的波段还是太短了。

    仅仅绕着上三十六宫和下七十二宫中间最狭窄的地方铺了一圈。

    若是能拓展出去。

    躺平山的禁地之名才会更加名副其实。

    经过和银河水神的随意讨论。

    魏不倦得知了这银河除了阻拦敌人之外。

    还有三重作用。

    第一便是磨炼业力、气运乃至于命格!

    银河之水看似温柔。

    实则内含大道法则。

    每一次水波的荡漾都如同巨大的磨盘一般磨砺入内的事物。

    业力深重之人。

    可以坐在银河岸边以河水消磨自身业力。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

    他自己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就是了。

    同样的。

    银河之水消磨的不止业力。

    气运命格之流也能磨砺。

    只是后二者的磨砺方式过于凶险。

    银河水神劝魏不倦不要轻易使用。

    第二重作用则源自于银河水底的‘银河神砂’。

    银河神砂乃是银河之水磨砺河床的产物。

    水神告诉魏不倦。

    以躺平山这段河床的长度。

    约莫每一千年才会产出十几粒银河神砂。

    每一粒神砂都珍贵无比。

    太乙仙界中的高手往往用银河神砂来磨剑。

    或者打磨自身的神通法术。

    而银河神砂本身也可以用来炼器。

    由于其坚固无比的特性以及和体积不成比例的重量。

    即便是粗炼成功。

    也能作为暗器砸出去伤人。

    毕竟每一粒银河神砂的重量可能超过了一大片的山脉!

    若是到了炼器大师的手中。

    这银河神砂便能发挥出更强大的作用

    由于其自带消磨万物的属性。

    仙界高手们往往会将银河神砂炼制成专门用来毁坏别人法宝飞剑的特质法宝。

    《大明第一臣》

    这玩意儿就像是战斗版的‘裂宝分珍’。

    只要瞄准敌人的法宝武器打将出去。

    不消几个回合。

    对方的法宝大概率耐久度清零直接报废。

    也正是因为这种属性。

    含有银河神砂的法宝哪怕在仙界也是非常抢手的。

    同样的。

    持有银河神砂之人也会遭到其他人的忌惮和警惕。

    而最后一重作用则来自于银河中同样稀少的产出

    一种名为‘宇宙重水’的天材地宝。

    比起极度罕见的银河神砂。

    宇宙重水要相对容易获得一些。

    大约每五十年就能获得五到十滴。

    此物和银河神砂其实是共生之物。

    河水与河床相互伤害。

    既然有部分河床被磨成了银河神砂。

    那么相应的。

    自然也就有一部分河水被转化成了‘宇宙重水’。

    这宇宙重水的特性便和银河神砂截然相反。

    其本质在于超强的修复能力。

    按照银河水神的介绍。

    任何破损的法宝、建筑或者阵法。

    只要向其内部投入一滴宇宙重水。

    它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自我修复。

    综上所述。

    这条仙界银河为魏不倦带来的潜在收益不可谓不巨大。

    和蓇蓉、反魂神树、人参果树相比。

    仙界银河的价值有点太吓人了!

    这让魏不倦不得不怀疑

    “莫非是收的弟子来历越大、或者潜力越高,给的额外奖励便隆重?”

    不过就算真是这样。

    他也不会因此而特意改变收徒的标准。

    伴随着修为的逐渐提升。

    魏不倦的眼界和心境都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相比于更多利益。

    他还是更看重缘分。

    他收徒讲究的就是一个随心所欲。

    以前如此。

    往后应当也不会有多大改变。

    拜别银河水神之后。

    魏不倦又来到了冰凰蛋前。

    但见蛋壳里七彩缤纷。

    仿佛走马灯一般投射出阵阵晶莹的光来。

    魏不倦刚靠近。

    蛋里便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采梧见过师尊!”

    说着。

    她还就地一滚。

    似乎是在行礼。

    魏不倦哑然一笑。

    旋即摆摆手。

    示意她躺好就行。

    采梧的情况。

    他之前已经悄悄地看过。

    作为一只冰凰。

    她本来潜力无穷。

    只是由于早年间其母亲的一次疏忽。

    采梧被一只偷天蟒盗去了命格和气运。

    从此一蹶不振。

    甚至连出生都变得有些困难。

    望气术显示。

    冰凰想要从蛋壳中出生。

    至少需要大乘期的修为。

    可如今的采梧不过化神前期。

    她在蛋中不方便修炼。

    这恐怕便是冰凰将其送到躺平山的真正缘由。

    “看来冰凰多少是知道一点雷元不灭真法的特性的”

    魏不倦略一沉吟。

    旋即取出一枚灵气瓶。

    接着。

    他将里面的一滴澹黄色液体轻轻地滴在了冰凰蛋的外壳之上。

    液体瞬间蒸发。

    紧接着。

    蛋里传来采梧惊慌喊声:

    “师尊,是什么东西进来了?怎么热乎乎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