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佐仓慈惊恐着看着这个屋子,刚刚一片宁静的房子顿时变了模样,房梁、神象、地板,一切地方在佐仓慈眼里都变成了暗藏风险的尖锐獠牙,随时可能把她们吞噬。

    “奥尔加,快用大千录”

    刚喊出这话,由纪慌张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

    “慈姐,奥尔加和麦基都不见了!”

    佐仓慈的心中顿时一沉,又损失了两个同伴!

    她向刚刚奥尔加站立的方向望去,却意外的发现了两张写满了文字的纸,佐仓慈立刻反应过来了,是大千录和奥尔加发现的另一张功法!

    来不及细想,佐仓慈立刻冲上去捡起了那张大千录,学着平日奥尔加的样子包裹着自己的手臂,拿出刀子狠狠地划了上去!

    “噗嗤!”一行鲜红的热血从慈姐的手臂落出。

    钻心的疼痛涌入了佐仓慈的大脑之中,她舌唇紧闭,靓丽的脸庞上布满了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涌出的汗珠。

    在此之前,她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一名23岁的柔弱的女性。

    “啊啊啊啊啊!”一声莫名凄惨的叫声传来,不是从外面,也不是从里面,而是在整个空间中传来!

    那对勾的脊梁柱在颤抖,敞开的木门再痛哭,神社中央的大桌上,供奉的神象闪着一闪又一闪的红光,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缝!

    这座神社是一个活物!

    随着神象逐渐开始粉碎,佐仓慈中那被隐藏起来的记忆的碎片又开始隐隐浮现出来!

    那个晴朗的早上,世界还是一片的美好而繁荣,作为新人教师的她忐忑不安的做着自我介绍。

    那个黄昏的下午,面带一丝青涩的笑容,扎着双马尾的紫发少女,向自己倾诉独属青春的恋爱中的少女的烦恼。

    那片种满番茄的天台上,白衣少女洒着水,冲着自己微笑

    “悠里胡桃!!!”佐仓慈痛苦地呐喊着,对着天嘶吼道:“把她们,还给我!”

    旋转的刀尖挑出一块碎肉,就这么硬生生地被慈姐从手臂里挑出,混着鲜血的碎肉流到了地上,过于疼痛而失去站立的余力,跪倒在地上的佐仓慈用最后的意识大喊:“由纪、美纪!快去救胡桃和悠里!”

    一片黑暗开始缓缓布满了眼球,身体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渐渐变得寒冷看见由纪和美纪奔跑过来的焦急的面容,慈姐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太好了,胡桃和悠里有救了!」

    痒兮兮的感觉布满了脸庞,交谈的声音充满了耳畔。

    佐仓慈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为什么好痒啊”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正在撒欢的太郎丸。

    紧接着,一声欣喜的欢呼声传来,佐仓慈听得出来,那是由纪酱的声音。

    “大家快来啊!慈姐醒了!”

    “慈姐!”惊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学生们蜂拥而至,围住了躺在地上的佐仓慈。

    看见胡桃和悠里的面容,佐仓慈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看吧看吧!我就说慈姐一定会醒来的!我的包扎术可是妈妈教给我的呢!”由纪得意满满地拍着胸脯向四周说道。

    佐仓慈这才注意到,之前因为使用大千录而被刨开的伤口,不知什么时候痊愈了。

    “我睡了多久了?”佐仓慈疑惑的问道。

    “慈姐,你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了,可担心死我们了!”一把钻进慈姐的怀里,悠里带着许些后怕的情绪回答道。

    看着完好无损的学生们,佐仓慈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她呆呆坐在地上,看着左右抱着自己或者躺在自己怀里的学生们,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太好了,看起来大家都没事呢!」

    听由缠在自己周围的学生们叽叽喳喳,佐仓慈心中难得感受到了片刻的宁静。

    真像以前啊,在那个不用为了活命四处奔波的时候,大家一起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的美景,享受着宁静、温馨而和平的时光。

    她的身后,是被自己用大千录杀死的神社。

    死去的神社已经褪下了所有的伪装,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一张由血肉、骨骼和獠牙混合而成的、吞天的巨嘴。

    一想到用大千录的感觉,佐仓慈心中就害怕的发怵,没想到平日里奥尔加同学承担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啊,以后还是少用为好

    等等,奥尔加同学呢?

    慈姐愣愣地看着围在她身边的学生们,没有看到奥尔加和麦基的身影。

    “等等,奥尔加和麦基去哪里了?”

    对着围坐在她身边的学生们,佐仓慈开口问道。

    话音一出,刚刚还活跃的氛围顿时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所有学生一同安静下来,只是沉默地盯着慈姐。

    片刻后,盘坐着的胡桃缓缓开口了。

    “慈姐”握着铲子,胡桃酝酿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我被抓进神社体内后,同样看到了一同被抓进来的里姐和圭,但是唯独没有看见奥尔加和麦基”

    “我也是”沉默不语的悠里和圭同时开口了。

    “奥尔加同学和麦基同学,是不是已经被”讲到这里,胡桃的眼睛已经红润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慈姐慢慢回忆着刚才那场战斗。

    明明胡桃和悠里消失时,自己会忘记与她们相关的所有的信息了。但奥尔加和麦基消失时,自己对他们还记得清清楚楚。

    慈姐猛然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奥尔加和麦基不是被这个神社弄消失了,而是别的东西让他们失踪了!”

    仔细回忆起脑中的记忆,慈姐像是找到了什么一样,喊到:“有了,大家,快把盐拿来吧!”

    接过了由纪手中的食盐,佐仓慈铺开《大千录》,把它轻轻一洒,铺满了整张A4纸。

    在之前使用大千录的时候,慈姐的脑子里莫名多出了一些知识,教会了她一些不同寻常的用法。

    轻轻一口咬破了细嫩的手指皮,慈姐将伤口向那一层细盐上擦去。

    “唰”的一下,血液在盐上扩散开来,被染红的盐形成了一个箭头的形状,指向了东北方向。

    忍着伤痛甩了甩手指,慈姐说道,“在这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