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今夜,入神社者将在凌晨四时死亡。」

    “嗯?!”看到这一行不明所以的文字,麦基的警惕性突然暴增、猛增、劲增。一瞬间,他从空间戒里掏出一把步枪,高喝道:“是谁?出来!”

    随着麦基的一声怒喝,学园生活部的众人纷纷将眼神投了过来。

    “怎么了?麦基。”慈姐连忙走了过来。

    麦基谨慎地拦住慈姐,伸手指了指这行文字。慈姐看完后,脸色一凝。

    “这是哪个家伙的恶作剧吗?”圭探出头来,问道。

    慈姐严肃的摇了摇头。这个世道怪异的东西太多了,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奥尔加,把招魂幡立起来,今晚我们轮流守夜。”佐仓慈严肃地说道,看来今夜会是个不安之夜啊。

    夕阳的光辉很快落下了帷幕,夜的幕布已经拉满了天空。

    天黑了。

    平日明亮的月亮在今天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中没有任何星光点缀,仅留下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如同吞噬万物的巨嘴,将小小的神社包含在口中。

    “黑啊,可真是黑啊。”胡桃左手握住铲子,右手拿着小小的手电,警惕着神社的一切。

    之前麦基发现的那句话,已经让她的心提到了最高点。在这诡异的神社里,容不得半点马虎。

    现在是凌晨零点。

    距离所谓的四点,还有四小时。

    突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红光。有什么不知名的存在,正在缓慢的移动。

    “这是什么东西!”看见那诡异的红光,胡桃顿时愣住了。她想回头喊醒慈姐,可这时,红光却向发现了什么一般,一闪一闪,移动走了。

    “不好!它要逃走了!”看着那红光逃跑,胡桃脑子突然一热,「追上去干掉它」的意识涌满了大脑。

    如同身体不受控制般,胡桃拿起铲子,带着满头的杀意追了上去

    「不要追逐红光」

    走到门口,胡桃才发现,门上有一行字迹,那分明是自己的!

    “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在这上面刻字了?”胡桃疑惑地凝视着这门上的字迹。

    “不对?门?”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仔细回想起了这个神社的外形根本没有门。

    “不对”胡桃摇了摇头,扛起铲子,回到了营地里。“现在应该先告诉慈姐她们有怪物才是。”

    她放下了铲子,开始用力摇起睡在她一旁的圭来。

    圭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轮到她守夜了。

    “今晚的月亮真大啊!”看着窗外一轮明月,圭不由得感叹到。

    明月当空照,那月亮真是大极了,就像一个白玉盘一般整洁通透。连八月十五的月光都没有这么亮呢!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凌晨时刻了,月亮丝毫没有黯淡的痕迹,就这么高高地悬挂在空中。

    今天晚饭的时候,麦基发现的一行文字可把她吓坏了,可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异常现象,她悬着的心也稍微放下了一点。

    提着手电,她向四周打探过去。时刻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异常现象。

    “嘀嗒、嘀嗒、嘀嗒”夜里安静的吓人,要不是手上的手表发出了一秒又一秒的响声,圭还真以为自己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里了呢。

    可尽管她已经十分努力,可是到了凌晨两点多钟,圭依然没有发现任何诡异的现象。

    “嘀嗒嘀嗒”抬手看了看表,秒针一圈一圈,已经快要到交班换岗的时间了。

    “呼大概是某些人恶作剧乱刻的吧。”这么想着,圭翻动了执勤表,该喊下一个人了。

    就在看到执勤表名字的那一刹那,圭迷惑了起来:“奇怪,我们明明只有七个人,为什么会分出八个时间段来执勤呢?”

    这么想着,圭把纸收入了包里。

    突然间,她踩到了一个硬物。

    “哇呜!”圭被这硬物吓了一大跳,“什么东西?难道是异常出现了?!”

    她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底,那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一把铲子!

    圭的瞳孔顿时缩小了一圈,她可不记得学园生活部的各位有拿铲子的习惯啊!也就是说,有人悄无声息的往他们的驻地内放了一把铲子?

    想到这里,圭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连忙冲向帐篷,大喊道:

    “喂,大家快起来啊!”

    随着圭的呼喊,躺下的学园生活部的众人纷纷爬了起来。

    “慈姐!异常出现了!”圭二话不说就冲到佐仓慈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慌,先清点一下人数!”慈姐二话不说,开始数起了人。由纪、美纪、圭、奥尔加、麦基、太郎丸,还有自己。一个也不少。

    “呼”见没有少人,佐仓慈安心的松了一口气。“圭同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大家听我说,有人在我们的驻地里放了一把铲子!”圭压低声音,把那铲子递了出来。

    “哦,这把铲子是胡桃的”话刚刚说出口,慈姐就感到一股莫名的违和感。

    “慈姐,胡桃是谁啊?”圭在一旁问道。

    “胡桃是我的学生”面对圭的提问,慈姐脱口而出。

    而后,她脸色一变,“不对?我的学生…?”

    她努力回忆起胡桃,回忆起她的一切:胡桃的相貌、胡桃的为人、和胡桃相处的经历

    但很遗憾,佐仓慈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在脑海里勾勒出胡桃的样貌了!

    她脑海中关于“胡桃”的一切讯息,都这样被删除了!

    她只记得,也只能记得,胡桃是自己的学生。

    “糟了!”慈姐惊呼一声,对着喊醒她的圭说道:“我们中间可能有人失踪了!圭,快把执勤表给我!”

    “好!”丈枪由纪回答了慈姐的话,迅速从包里拿出了那张执勤表出来。

    佐仓慈迅速翻开了执勤表,上面写着一行字,慈姐看着很熟悉,但想不起是谁。

    「我们原本有八个人,现在只剩下六个了,消失的人叫胡桃和悠里。」

    佐仓慈惊恐地清点了一下人数,奥尔加、麦基、由纪、美纪和自己,一个也没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