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夜已经深了,半小时之前还是一片热闹景象的篝火晚会现场只留下来几张桌子和没收拾完的生火木材。

    迟斌坐在古堡的门口,就这大厅内的灯光在翻阅着一本薄书。

    这本书是他向其他老师打听来的,主要是介绍古堡原主人的家族以及真个古堡的内部构造与房间分布,对迟斌来说古堡主人的信息没啥看头,主要还是把这当成地图用。

    关于古堡之行危险与否,迟斌还是没有下最后的决断,作为穿越者自己在这边世界能真遭遇到离谱请况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为了在突发危难时有相应措施,了解一下这边房间的布局还是挺重要的,要是能找到一下武器之类的就更好了。

    “有了,这个古堡内还是有猎人小屋的啊。看看去有没有什么能防身的东西。”迟斌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地点,记下相应的路程后走出来大厅,走之前也锁好了房门,自己是有钥匙的,没必要留门,开门说不定还会放一些野生动物进去

    当迟斌推门走进猎人小屋的时候被里面堆的各种东西惊住了,看来由于长期没人使用,这边已经被当成了杂物间。

    迟斌翻找了半天,终于从一堆杂物里翻找到了一管猎枪,在放枪的箱子里还有着两盒子弹,还有一个陷阱夹子。迟斌并不懂枪,但从外表看来应该还是能用的,子弹也没有受潮,只是夹子已经生锈了。

    在迟斌准备就拿着猎枪先回去的时候,猎枪旁的另一个大箱子又提起了迟斌的注意,打开后竟然是一些盔甲和长剑,看起开业不是这个年代的东西了,他寻思着应该是前一个古堡主人收藏用的,现在古堡被改建成了夏令营营地,这也东西就被放置在这里了。拿起来看了看,果然这长剑都没开锋,不过重量是够的,拿起来也可以当成造型别致的铁棒用。

    就这样,迟斌拿着猎枪和长剑,原路返回古堡。在路上,他又突然想到,之前老齐是说过,这边林子里是没有大型野兽的,那这猎枪和陷阱夹子又是为什么准备的呢?或者说以前是有野兽的,但出于什么原因,在夏令营主办方联系警方探查的时候,野兽恰好都消失了?

    想到这,迟斌确切感受到这古堡附近的不对劲,也许这次夏令营真的会出现什么特殊情况。在走回到,古堡门口的时候,迟斌决定今天安全起见还是先在大厅守个夜吧,保证今天安全之后,明天早上在大厅一下消息,也许是古堡主人喜欢用猎枪打一些兔子呢。

    迟斌拿出钥匙打开大门,眼前直接一片光亮,一束手电筒的光正打在他的脸上。

    “搞什么啊,原来是你,还以为小偷呢。”这声音有点熟悉啊,而随着手电筒的灯光从脸上挪开,迟斌也看清楚了那个拿手电的人正是之前见过两面,说着“我会盯着你”,但后面有自己跑去休息的齐老师。

    “你大晚上跑出去干啥?啊,你这又拿枪又拿剑的想干嘛?”齐老师也看清了迟斌现在的造型,“这小子半夜拿枪来了不会搞什么事情吧,我就觉得这古堡是凶地,这位席老师不会被鬼魂附体了吧。”

    “没啥。”迟斌先进屋转身将大门封上,“这边毕竟算是发生过事件的凶宅吧,我就想拿点防身的东西,这都是从古堡后边的猎人小屋里面拿的,老齐你呢,也是想夜晚巡逻一下?”

    “嗯,我……”齐老师看着这个半夜不睡觉拿枪在营地转悠的猛人,“我也觉得第一天晚上还是稳健点好,毕竟凶宅吗?小席啊,你看我这里还有一只手电你要不要。”

    “那挺好。对了老齐,你会用枪吗?”迟斌先是接过手电,之后看了一下齐老师,他身材也不健硕,人到中年肚子也挺起来了,大半夜巡逻真遇到什么事也挺危险的,自己恰好也不会用什么枪,就把这猎枪先给他防身吧,按自己“凡人巅峰”的体魄,想来真遇到什么东西也能用身体解决吧,而且都是巡逻大家遇到什么事应该也是可以迅速支援的,没必要自己霸占着两个武器。

    “之前有在射击场碰过。”齐老师看着迟斌有些不信任的眼神,“哎呀,就是刚好接触到了相关的广告,就去试试了,正规有营业执照的。”

    “那行吧,你拿着。”迟斌吧枪与子弹一起递了过去,“这样吧,我们分头行动,我去二楼巡查,你拿枪在一楼,转一圈差不多半个小时,到时候就在大厅集合,之后再换巡逻路线,出问题直接呼救,我会立即往你那边赶的,相同的我希望我这边也是一样,可以吗老齐。”

    “我看行,就这样吧。”拿到枪的齐老师对这个宝贝有些爱不释手,迟斌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走火,但又一想保险应该还是在的就放下了心。

    “那我们就出发吧。”

    【“可以啊,这哥们俩警惕心理是有的,不过都有枪了会不会影响后面的“精彩场景”啊,毕竟食人魔出现,然后被一枪崩了可就太搞笑了。”

    “放心吧,文导能让场景里有猎枪,就说明猎枪影响不了大体剧情的,讲明白了就是增加点对抗性,要只是当方面的屠戮不好看,还是要能抵抗一下的,后面再逐个击破。”

    “黄字正解,这场景都是设定好的,角色属性剧情编剧也都清楚,你普通人在电影里拿什么和他们斗,都是预设推演过的,别想什么反杀。”】

    迟斌走在古堡二楼的走廊上,这地方也是有点年头了,虽然在改装过程中有相应的翻新,但这木制的地板踩上去在深夜寂静无声的衬托下还是能听见有明显的声响的。夏令营学生的宿舍就在二楼,为了不打扰到学生们歇息,迟斌只能把脚步放轻些,尽量不出现什么大的声响,只是这样巡逻的速度也大幅度减慢了。

    一个人走在寂静的走廊上,迟斌也很难不去多想一下杂事,想到宿舍里睡着的学生们,也就不自觉的联想起篝火晚会上的那张笑脸,其实那笑容并不是有多灿烂,放在别人脸上幅度也只是普通的微笑罢了,但换到表情吝啬的谭娜这里又是另一种感觉了,本来冷冰冰的如精致的人偶一般,突然之间就像活过来了一般,不对,这样好像在说她是死物一样,或许应该说是像童话里的睡美人突然苏醒一样?

    “自己究竟在瞎想什么”迟斌摇了摇头,“晏梦同学在怎么说也是我的学生啊,这怎么能总想着这些违反师德的东西。就算其实自己没大她多少……行吧还是有个4、5岁的。她是高几的来着,看着也不感觉比我小太多啊,也许是发育的问题?唉,自己又在想啥,她毕竟是自己……嗯?自己不是要辞职来着,只要辞职了不就不是……还是不太好吧,毕竟人家这么信任自己,自己这让怀揣“歹心”接触她是不是不太好?”

    迟斌一边拿着手电筒继续巡逻,心里还在不断胡乱想着,他也知道自己这是为啥,也就是算被“晏梦同学”笑容打败了,自己还是对她动了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