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啊,晏梦同学,不出去准备参加篝火晚会吗?”迟斌有些生硬的向谭娜的角色晏梦搭着话,毕竟这位女同学在虚拟世界里也是一副生人莫进、凡人退避的样子。

    但作为一名教师,迟斌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接触一下这位美女学生。在之前的校车上,她能就古堡在网上的传闻对自己发出疑问,就可以判断出她对这次夏令营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只有对这项活动真正上心的人,才会主动去查阅目的地的相关情报。

    至于她是想查到地区不好消息来作为借口中途退出夏令营,迟斌感觉可能性很低,首先不是所有地点都是像这座古堡一样有“前科”,找这个不一定成立的原因当借口不如直接在路上装病;其次,当时虽然自己是极力安抚,让她不要担心,但如果她真的一口咬定营地地点不安全,迟斌也不可能真的阻碍她退出,大概率还是会先通知校长,再让司机下山时带上她,毕竟这只是一个夏令营而已,对学生没什么强制性。

    所以现在,迟斌看着这个孤零零,只能在大厅内独自看书的姑娘,有点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和朋友吵架了,还是情侣分手?自己这个人民教师是不是能帮她分担一下?当然如果她觉得自己的问题比较私人,迟斌也不会故意掺和,但尝试一下、履行一下教师义务自己还是应该做的。

    “啊,我准备开始之后再出去转转。”谭娜的话一出口就推翻了迟斌前面的假设,她语气平淡,只是好像被自己的出现吓了一跳,但除了“啊”字外,其他语字也没有什么起伏,就像对她来说,别人在外面欢乐,留自己在室内独自一人是件很平常的事一样。

    “呃,”谭娜的语气真把迟斌搞得有点不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不找你朋友一起玩吗?毕竟是在夏令营,还开着篝火晚会呢。要玩的开心点啊,出去多交几个新朋友也好啊”

    “我朋友说她最近有事,不能陪我一起来了。”这句话谭娜说的语气波动还是不大,但迟斌还是能感受到其中她的失落,“交新朋友我很不擅长的,我不是太会和别人交流。”

    这点迟斌还是赞同的,和她交流几乎都是问一句答一句,之前车上算是谭娜主动搭话,但谈话后边也逐渐变成了迟斌一个人的独角戏了,当时还感觉她是看自己话太多不想理自己了,现在看来是根本不知道后续还要聊什么,可能在她找自己之前预想的对话是到老师回答完是普通事故就结束了,压根没想到迟斌以为她害怕会继续找话安抚她。

    “那朋友不来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过来了。”

    “因为梦琳她说夏令营会很好玩,我也能交到好多朋友。”说到这,谭娜整个人先是稍稍激动了一些,后面又变成有点失落的样子,“但来了之后就变成一个人了,有点无聊。”

    【“这朋友是故意整人的吧,知道人性格这样还把人骗到这一个人受苦?”

    “不会只是晏梦自己把对方当朋友吧,真恶心人。”

    “这是文导在暗示校园霸凌吗?”

    《血腥古堡2》剧组内,技术组的记忆工作室成员在接受文导的死亡凝视。几秒钟后,还是他们团队的队长站了出来。

    “文导,这没办法,虚拟记忆都是基于个人性格制作的,我们想让谭娜的角色对夏令营活动充满憧憬,AI演算的结果就是这个,只有她这个虚拟朋友说好玩、能交朋友她才信。”

    “那就不能换一个能在夏令营出现的演员朋友吗?”

    “要是硬改成那样的话,她和朋友见面,性格又不和,朋友对她爱答不理的,不还是和现在一样,被人怀疑遭到霸凌了吗?”队长小心的向文导解释着记忆工作室面对谭娜性格上出现的问题。

    “哎,行吧。”文导也知道这是工作室想到的最优解了,都是为了让谭娜这种性格的人能合理出现在夏令营中。只是这样孤身一人的谭娜恐怕难有什么出彩的戏份,后面恐怕要沦为其他人的陪衬了,而后期宣发还是要用谭娜作为封面宣传的啊,现在直播版还好,后面上架剪辑版很难不会让人觉得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只能看这个迟斌的了。”看着屏幕里还在尝试着接触谭娜的迟斌,文导暗暗想着,现在只能期望两人能走出什么感情线出来,最不济多聊会儿天,多点素材,后期加把力,能剪出感情线也行。】

    “这梦琳是什么鬼,在自己学校搞精神霸凌是吧,回去之后要先找一次晏梦的班主任,要让他好好见见那位梦琳同学的家长,实在不行就只能用我的拳头宣扬一下男女平等了。”迟斌听了谭娜的话,也下定了决心,夏令营结束后,辞职进军演艺圈的事可以不急了,先重点处理这个叫梦琳的霸凌分子比较重要。

    “老师我也一样啊。”迟斌还是准备先接触一下谭娜,在听了女同学的诉说后,他还是决定能好好陪一陪她,看她好不容易来一趟夏令营,至少能有点不同的回忆。

    “其实我也会总感觉自己与别人格格不入,常常没有人能倾诉心中的话。”明明是安慰对方,接近对方的话语,但迟斌却又感觉这好像也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突然穿越到异世界来,在这世界上自己也何尝不是举目无亲,孤家寡人一个呢。

    “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与众不同是坏事啊,倒不如说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点。”迟斌还在轻声说着,一旁的谭娜听着他的话语视线也终于从手中的书上离开,看向了自己的这位老师,“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大家其实又都是相同的,每个人就像是不同大小齿轮一样,有着不同,但又可以嵌合在一起相互交流、了解。”

    “但是我就是不会和别人表达自己的情感啊,也没有人会和我真正的交心,我能感觉到的总共有一层隔阂。”

    “没有人是生来就会交流的,只不过有些人的齿轮更容易找到合拍的角色,但我们也可以后打磨,只要本心的圆盘不变。你车上提醒我古堡的事情,不是因为你自己害怕吧,主要还是想让我在之后的夏令营里能提高些警惕多关注关注同学们的安危吧。你会去关心同学,只要把这表达出来就行了,你所缺少的只是一点勇气,大家都会喜欢你的。”

    直视着又开始陷入思考、纠结的谭娜,迟斌发现好像单纯的灌鸡汤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结果,只能让她能亲身感受一下大家的对她善意,这个篝火晚会其实就是一个机会,带着她多认识点人,之后的夏令营活动里她也能有更很多的互动,性格也能变的开朗些。

    正想着,迟斌先看了下手机时间,然后起身后又向少女伸出了右手。

    “一起走吧,篝火晚会也开始了。”谭娜的眼神有点疑虑。

    “外边这么热闹,我总不能让你真的独自这样那书应付一晚吧,明天夏令营正是开始前认识点人也挺好的,你也不是说来这是要交朋友吗?而且在车上我不也说了吗?有老师我呢,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学生的。”迟斌笑着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