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毛神。”在确认两人走远后,蕾娜毫无征兆地对着空荡的教室喊了一声。

    伴着一道金光闪过,一个身着古代将军甲的人出现在了教室内。

    “女神。”那人恭敬地抱了抱拳,站在了蕾娜面前。

    “刚才的话都听见了?”

    “末将不敢。”毛神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是来保护蕾娜的,而不是监视。所以尽管刚才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全听见了,他也不能如实交代。

    “别装了行不行?”蕾娜压根就不信他这套说辞,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潘震对蓝星态度什么样我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但这件事情一定要让潘震知道,烈阳这些年来固步自封,科技发展有多缓慢他自己也知道。在这样下去别说超越天使,原有的地位都不一定保得住。这或许是一个转机,他晓得其中利害。“

    “末将一定将话带到。”毛神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行,忙你的去吧。女神我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困死了。”蕾娜打了个哈欠,走出了教室。

    葛小伦,赵信,程耀文三人这时候也跑回来了,得益于超级基因的加持三人只是稍稍有些喘气。

    都走到学校门口了,但赵信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就想到了葛小伦之前给自己两巴掌那回事。

    一开始还不要紧,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要真地震,自己反应迟钝你给我两巴掌也就算了,但主要赵信觉得葛小伦是在趁这个机会打击报复。那两巴掌挺响亮的,效果也挺好,自己一下子就清醒了。问题是葛小伦也是超级战士啊,那手劲。没把赵信牙打掉全靠长得结实。

    一想到这,赵信忍不住提速超越葛小伦,就想把这两巴掌还回来。但葛小伦扭头一看赵信提速了,下意识地也提速拉开了距离。

    “信爷,干嘛呢?”葛小伦一边提速,一边还不忘回头望月。

    “没事,主要想回宿舍了,跑快点。”赵信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葛小伦要能让自己还回来就见鬼了。

    葛小伦再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看赵信的样子就没好事,于是加快脚步想把赵信甩开。

    赵信见状一下子笑了,跟我闪电信比速度,玩呢?他干脆看着葛小伦跑了五秒,然后一个提速。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赵信这边刚起步就追尾了,一头攒在了葛小伦的后背。脆弱的鼻梁撞上了暗合金的盔甲,结局必然是悲惨的。

    “小伦,我正兴奋呢,你刹什么车啊?”赵信摸了摸应该是已经折断的鼻梁,朝葛小伦抱怨。

    “信爷,我悟了。”葛小伦转过来,闭上了眼,两道眼泪顺着脸颊滑下。

    “啊?”葛小伦的行为直接出乎了赵信的预料,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探出手摸了摸葛小伦的额头。没发烧啊这,怎么回事?

    葛小伦再次睁开眼时投来的目光让赵信觉得自己要被超度了,他就看着赵信没说一句话,但赵信就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你我之间可有旧怨?”葛小伦开口问道。

    赵信摇摇头。比起那两巴掌,他更想看看让葛小伦变成这副摸样的罪魁祸首。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葛小伦留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后飘然离去。

    “这怎么顿悟了,文化水平还变高了呢?”赵信不明所以,但他很快就理解了葛小伦。

    面前一男一女正手牵手漫步在操场上,说实话在大学里太常见了。但赵信他们和那些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校区,而那标志性的火红长发和一双长腿也表明了女生的身份,毫无疑问是葛小伦心心念念地杜蔷薇。

    看到这赵信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杜蔷薇身边那男的必是黄俞。葛小伦接受不了很正常,他谈了一场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爱。突然受到刺激,原地顿悟也可以理解。

    但赵信却觉得没什么。这俩人在入学前就认识,入学的时候黄俞还帮杜蔷薇搬行李。两人眉来眼去的,是个人都看出来两人关系不一般,就葛小伦还傻乎乎的往上凑,非要撞了南墙才死心。

    不过这样也好,趁早断了葛小伦的念想。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蛐蛐黄俞,为情所困,早晚被我踩在脚下。赵信勉励了自己一番,才把心中地柠檬劲压了下去,然后朝医务室走了过去,他要治疗一下自己的鼻梁骨。

    这校区就这么大点,人也不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其实就相当于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就在下午训练的时候

    “有些人注意了啊!这里不是让你们来谈恋爱的”蕾娜站在队列前说道。

    但众人怎么听都听出了一股酸味,刘闯还轻轻撞了撞黄俞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

    “报告!”黄俞举手大喊。

    “讲。”

    “是杜蔷薇强迫我的。”

    “你放屁!”队伍末尾的杜蔷薇立刻反驳。

    “是谁主动的?”

    “我那是,我那是”

    杜蔷薇一下子就哑火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喜欢哥就直说,不要等哥有对象了,一个人偷偷听反方向的钟。”

    黄俞扶了扶眼镜,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然后看向蕾娜,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你也是。”

    “很好!”蕾娜额头爆出几根青筋。

    “全体,向右转,跑步走!黄俞你再加三十公里。”

    “恼羞成怒。”

    晚上十二点半,男生寝室210。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小伦,小伦!”赵信还是忍不住了。

    葛小伦一回来就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头,然后这首音乐就响了起来。中间偶尔还会换换口味,比如“为所有爱执着执着的痛~,为所有爱执着的伤~。”葛小伦就越听越emo,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偶尔听听是没关系,但架不住葛小伦已经放了两个多小时啊。

    “不是我说,小伦。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赵信刚开口音乐就戛然而止,紧接着葛小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说的好!信爷,我改变主意了。”

    “诶,这就对了”

    “我不要十个校花了,我要二十个!”葛小伦的声音铿锵有力,一点也听不出来就在刚刚他还在emo。

    这下直接把赵信整无语了,合着你改变的是这个主意,我真是高看你了。

    “想通就行了,快点睡觉吧,明天还训练呢。”

    210总算回复了往日的平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