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一阵枪响过后,劫匪头子重重砸在地上,鲜血从头部涌出,躲在暗处的尼克斯很是惊讶,因为这不是她开的枪,她看向躲在一扇墙壁后的思――此刻他的表情和尼克斯大差不差。剩余的一个小弟被这一枪吓破了胆,他连滚带爬地想逃离这里,但当他还未转身时,又是两颗子弹,它们精准地穿透了他的双腿,劫匪的身体应声倒下,尼克斯和思不敢轻举妄动,对于这个来自阴影的敌人,没人会不恐惧“它”。

    倒在地上的劫匪还在用双手艰难地向前爬着,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根画笔,在污浊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红线条,他继续爬着,而这是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只白鞋,劫匪瞪大了眼球,他感觉现在自己的脑袋有千斤重,但好奇心还是驱使他抬起了头,他黑色的瞳孔中出现了一个冰冷的正对着自己脑门的枪口,持枪者是一位带着目镜且身穿白色束缚装的女人。

    两双眼睛对视着,看着这个可怜的家伙,女人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直接贯穿劫匪的脑门,劫匪带着扭曲惊恐的表情安静了下来

    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让尼克斯两人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警觉了起来,尼克斯端起手中的弩瞄准了那个女人的腿部,只不过女人显然早就发现他们了,她朝躲在暗处的尼克斯瞪了一眼,这可把尼克斯吓坏了,以至于她直接松开了手,手中的弩掉在地上为这死寂的氛围增添了唯一的声响。

    那也是尼克斯的心跳声,尼克斯惊慌地看向掉在自己脚边的弩,又迅速抬头看向那个女人,但女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就好像她压根没听到这一声。正当尼克斯惊魂未定之时,思竟然直接跳了出来走向女人,他的表情没有半分恐惧。尼克斯见状赶紧跳了出来并对思大吼道:“别靠近他,思!”

    “没事的,”思不紧不慢地回应,然后指了指女人胸口上的标志说。“你看这个,她是个仿生人。应该是治安用的。”

    尼克斯朝它手指的地方看了下――那是一个国际象棋中“马”的图案,悬着的心在这一刹那终于被放了下来,他们都很清楚那个图案的含义。

    “那个,”思看向这个仿生人尴尬地挠了挠头。“我们有个人受伤了,你能帮忙吗?”

    思的语言很委婉,那个仿生人转身冷漠地看了看思,又用她那蓝色的眼珠或是摄像头看向地上的奥兰多,可能是因为程序没有包括这一环,仿生人直接走掉了。眼看仿生人的身影越来越小,思着急地向她求情:“喂!你你不能这样吧?!你”

    “够了,思,”尼克斯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言语中甚至流露出些许愤怒,她走到奥兰多身前蹲了下来。“我们不需要那个家伙,我们自己就行。”说罢,她扯下一旁的布料,然后手脚犀利地给奥兰多包扎伤口,很快就止住了血,但是除非他有能力去买假肢,不然奥兰多这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了。

    “抱歉,大叔。”思羞惭愧悔地低下头。

    “我没事,”奥兰多安慰他,然后又指了指趴在屋外栅栏边的尼克斯说。“你应该去看看她。”

    思走到尼克斯旁边,她看起来似乎忧心忡忡。“怎么了?”思看着悬挂在远方的太阳关切地问她。

    “没事。”尼克斯转过身,她背朝着思冰冷的语气让思更加担心,但还没等思开口,尼克斯就说:“该走了,不是吗?”言毕,尼克斯向家的方向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去,而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尼克斯逐渐消失的影子。太阳的光芒已失去曾经的活力,如今只剩下无尽的躁动与恐惧,它们依旧笼罩着这片土地,它们无处不在

    尼克斯来到一处小巷里,她停下了脚步靠在墙边,尼克斯低着头仔细回味着那张脸――那个仿生人,她的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咕噜――”,尼克斯的肚子擅自发出了一阵异响,而它也将尼克斯拉回了这个地狱,尼克斯揉了揉不断叫唤着的肚子,又看向前方的一个招牌――“王记饺子馆”,在LED灯的作用下它显得更加引人注目。尼克斯走进了店里,这里还用许许多多和她一样的人,不过他们要不尼克斯更加外向,那些嘈杂的欢呼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尼克斯找了一个没人的桌子旁坐了下来,一个老旧的服务机器人转动着已经生锈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的履带来到尼克斯面前,因为这个小家伙只有不到半米高所以它不得不抬起它的电子脑看向尼克斯。

    “您好,需要些什么吗?”小家伙用沙哑的电子音问爬在桌子上的尼克斯。

    尼克斯坐了起来,她看着这个锈迹斑斑地执行机械,然后有气无力地对它说:“啊一份饺子就行。”

    “那您是要大份的,还是”机器人追问道,但尼克斯可没有那么多耐心,她用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桌面上的醋瓶和筷子盒被震的飞离了桌子,虽然只有一秒,尼克斯对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地小家伙大吼:“闭嘴!”

    这引得其他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这里,原本喧闹的餐厅逐渐鸦雀无声。小家伙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用它那个高清摄像头呆呆地看着怒发冲冠的尼克斯,似乎依然在等待她的回答。尼克斯很快也恢复了冷静,她乏力地回答了它的问题:“大份”

    “好的,请您稍等。”执行机械转过身,沿着设计好的路线回到了后厨,其他人也都把头转了回来继续玩闹着,一切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尼克斯也继续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您好。”尼克斯被那熟悉的电子音吵醒,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但这时她突然注意到自己对面好像有一个人。尼克斯立马清醒过来,她谨慎地观察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家伙――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长发女人,她正诡异地看着自己笑着,她的气质一点也不像是这里的人。

    但这时一个修长的机械臂将一碗热乎乎的饺子平稳地放在了尼克斯面前。饥饿战胜了一切疑虑,尼克斯抄起手边的一次性筷子将脸埋在碗里狼吞虎咽地将碗里的饺子吞下肚,但她丝毫没注意到对面的那个女人从肥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高级注射器,里面装着大概两毫升的白色液体。女人慢慢站起身来推开了一旁正在喋喋不休的执行机械。她来到尼克斯身旁,尼克斯这时正好吃完碗里的饺子,她刚把碗放下来就看到那个女人拿着注射器站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尼克斯。尼克斯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被女人用手死死地按在桌子上,任凭尼克斯怎么挣扎都没用,其他人见到这场面都尖叫地四散而逃,很快餐馆里就只剩下尼克斯两人了。

    尼克斯还在挣扎,而女人则举起那个注射器,下一秒,她直接将它扎进尼克斯的脖子里,注射器里的液体通过针管被注入尼克斯体内,尼克斯也昏厥了过去。

    后厨的一个厨师听到了动静举起身旁的扫帚就冲了出去,但他只看到了那个已经死机的执行机械和一片狼藉的餐厅,以及躺在地上的一个空的注射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