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姐姐,这个可以吃吗?”莱特宝石般澄澈的眼睛单纯地看着尼克斯,但尼克斯却觉得那是责问。

    “对不起,”尼克斯小声说,很快声音变得颤抖,最后她彻底泪如泉涌,“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姐姐这个样子,莱特也赶紧过去抱住姐姐安慰她也安慰自己:“没关系,下次一定会找到的。”说着,莱特就向尼克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是个奢侈品,至少对于尼克斯来说是的。看着莱特那么天真的笑容,尼克斯感觉心里如同被烤炉包裹一般。她温柔地抱住莱特,两人就以这样互相拥抱的姿势慢慢进入了梦乡

    清晨,太阳从远方的阴霾中露出脑袋,今天的第一缕阳光经过无数建筑,正好洒在在角落熟睡的莱特身上,沐浴在阳光下的莱特缓缓睁开眼睛,她看到尼克斯站在自己对面手舞足蹈地在比划着什么,终于莱特听到了一句话:“我们可以回家了!”

    整出于半睡半醒状态的莱特一下子精神起来,她瞪大了双眼惊喜又期待地看着尼克斯,然后激动地问她:“回…回家?我们…我们可以回家了?!”

    尼克斯一把抱住莱特,然后兴奋地对莱特说:“没错,我们可以回去了,今天晚上会有一列火车从这里经过,它可以不必被那些看守检查,直接去到外面,据说这是因为这火车是一个大公司的东西,那些人不敢动。但不管怎样,莱特,我们要回去了。”说罢,尼克斯竟趴在莱特身上抽泣了起来,她从未这么放松过,往日积攒的怨恨与苦闷在这一瞬间都冲破闸门用了出来。

    时间来到晚上8:00,因为这里基本上没有路灯,所以此刻城内一片漆黑。在火车站旁站岗的士兵们好像毫不在乎火车的情况,他们只是装模作样地巡逻着,有的甚至直接在保安室睡着了,呼噜声穿过黑夜传入每个人的耳边。

    在门口站岗的一个士兵实在是受不了这烦人的呼噜声了,于是他气愤地对一旁的士兵说:“你先在这里看着,我要把那家伙的脑袋拧下来。”

    说罢,他就离开了这里,见到自己的同伴已经离开,独自一人看守大门的士兵竟然如释重负一般,他伸了个懒腰然后也靠在墙上睡着了。

    他刚睡着,两个娇小的身影就迅速穿过大门进入了火车站,士兵被这声音惊醒,但他环视了一周并没发现什么,索性就继续睡了。

    那两个黑影躲到一个集装箱里面,其中一个小声并有些迟疑地说:“姐姐,火车真的会来吗?”

    “当然,相信我了,莱特。”另一个黑影回答道。

    尼克斯和莱特在这里大概蹲守了将近半小时,莱特的上下眼皮也在不停打架,而尼克斯却仍然紧张地守着外面。

    尼克斯有些动摇了,火车真的会来吗?但这时一阵响彻云霄地鸣笛声打碎了尼克斯的怀疑,紧接着,一辆闪烁着白色车灯的老式火车就出现在了她们面前,最后火车停在了这里。一旁的士兵们赶紧将火车站上的货物一件一件地搬到火车上,而尼克斯两人也趁着这个好机会溜进了火车的一个货仓。

    尼克斯刚想松口气,扭头却发现这个货仓上还坐着十几个人,但他们的衣着和自己相似,应该也是与自己一样的人吧。尼克斯找了一个空位带着莱特坐了下来,货仓内其他人的目光并未停留在这两个普通的白人小女孩身上太久。货仓里一片死寂,尼克斯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火车到站。

    这样的局面并未持续太久,因为货仓内突然传来了一阵优美的歌声,听上去像是圣诞歌。或许是为了庆祝自己即将远离这片是非之地吧。但这可把包括尼克斯在内的其他人给吓了一跳。

    他们纷纷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瘦弱的女人将脸贴在他旁边,轻声对他说:“你疯了?那不怕引来那些人吗?!”

    女人很激动,但男人只是一脸无所谓地说:“放心吧,这个货仓是隔音的。不然你觉得在你上车时为什么没听到里面的咳嗽声呢?”

    女人顿时无话可说,她扭过头去不想搭理他,而男人则继续唱着,或许是因为刚才的话说服了众人,在这黑压压一片的货仓里突然出现了第二个歌声,但同样是圣诞歌,接折出现了第三个,第四个最后几乎整个货仓的人都唱了起来,尼克斯也受到环境影响跟唱了起来,而莱特因为没听过这首歌,所以只能在一旁婴儿学语似地唱着。但货仓外确实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男人是对的。

    曲终人未散,他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火车停了下来,众人是满心欢喜,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出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但这是从缝隙中传来一束强光,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货仓门就被敞开,强光照在每个人脸上,让他们都睁不开眼睛。

    尼克斯用手遮住光,努力向外面看去,但她后悔了――外面站着一堆持枪的士兵,而士兵中央站着一个穿着整洁的西装,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的胖子。

    众人被士兵赶下了火车,他们被要求站成一排。只见那个胖子将手中的雪茄拿起,然后一脸坏笑地看着尼克斯他们说:“没想到啊,还有意外收货,你们这些人不会真以为能逃出这里吧?看看周围,告诉我这是哪里?!”

    尼克斯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但她彻底绝望了,这里还是香港,还是那个火车站!他们只是饶了一大圈子!尼克斯他们被吓得不敢说话,而那个胖子又说:“根据香港法,你们非法使用我的财产,按照规定,你们要无偿成为我的劳工。”

    那个恶毒的胖子一本正经地说着,但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就是在瞎扯淡!但他们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能打的过这个胖子,但敌不过他周围雇来的士兵啊。一个男人顶不住压力撒腿就跑,但还没跑几步,“嘭”得一声就应声倒下,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胸腔源源不断地涌出,其他人都一脸惊恐地愣在原地,尼克斯也呆住了,那个男人就是之前唱歌的人。

    只见胖子身旁的一位士兵缓缓收起手中还在冒烟的枪。众人已经被这一声枪响夺走了全部反抗的勇气,他们低下了头,任由那些士兵将自己考上枷锁,带到远方。这时胖子突然注意到一旁的莱特,他奸笑着:“这个小姑娘是迷路了吗?那就跟我走吧。”说着胖子就将莱特单手抱起,任凭莱特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她恐惧地嚎啕大哭,尼克斯见状赶忙过去想扒开那个胖子的手臂,但一旁的一位士兵毫不留情地用枪托重重砸在尼克斯的侧脑上,尼克斯顿时感觉两眼一花,身子逐渐变得不平稳,最后缓缓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莱特撕心裂肺地呐喊,但尼克斯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切,还和我斗?”胖子露出鄙视的眼神看着尼克斯,“把她也带走,这两个家伙可值钱了。”

    士兵们听到指令,便一把抓住尼克斯的衣领,将她提起,但突然从黑暗中滚过来一个银色罐子,它正好落在抓住尼克斯的士兵脚边,士兵弯腰观察着它,这时那个“罐子”突然开始往外放出烟雾,很快站台被烟雾笼罩,胖子站在烟雾中有些不解地思考着,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自己手下的惨叫,紧接着又从反方向发出了一声哀嚎,然后是东边,西边胖子有些慌了,他赶紧跑出烟雾,很快烟雾散去,胖子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那些士兵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没了生气,当然消失的不只有他们的生命,还有尼克斯。

    胖子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高手,他赶忙让手下安排车辆护送自己并押送这些劳工离开,而莱特也被他带上了车,但与那些人不同,她没有去矿场,而是被那个胖子直接带到了公司大楼里。

    她是如此绝望啊!她想自己也许再也见不到姐姐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