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不知从何时起,这里的野草开始疯长,怎么也停不下来,它们贪婪地汲取着这片大地的养分,它们抢占其他植物的土壤,但这些被掠夺的植物却无动于衷,有的甚至加入了这群野草的行列中,它们成为了这片土地上沉默的强盗,这片大地的每一粒土壤都被野草占领,它们统治着这片世界很久很久

    但野草的统治要在这天结束了――十几辆卡车碾压着这些野草,来到了这里,卡车在茂密到草地上停下,车轮上还沾着许多被碾掉的野草。从车上下来了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最大的有二十来岁,年龄小点的只有十一二岁。在最后一个年轻人从车里下来后,卡车又陆陆续续地驶离了这里,同时无数除草工具被从车上一个又一个地扔下来,同时还扔下了三袋种子,年轻人们跟在卡车后面,将扔在地上的工具一个又一个地弯腰捡起,并捡起了那三袋种子,然后,他们缓缓站起身,望向远方离开的卡车,又扭头望向自己身后的野草,他们的内心已经有了决定。

    目睹了这一切的野草们感受到了威胁,来自生命的威胁。它们的好日子到头了,这是那帮年轻人说的。他们就在这里不知疲倦地用手中的镰刀、锄头、铁耙、除草剂毫不留情地将这些野草,这群这片土地昔日的霸主赶尽杀绝。没人知道这些年轻人来自哪里,但每人都确定他们的目的地是这里。

    除草工作顺利地进行着,看到了被野草的土地正逐渐减少,而新的麦田正慢慢增多,每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那是他们第一笑,至少是被人们所知晓的第一次,他们的笑容里有恐惧、寂寞、疲劳,也有幸福、兴奋以及无法压制住的喜悦,他们还拍了张照片,而这张照片也成为了证明他们每个人都存在过的证据,唯一的证据。

    沉默的野草们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它们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又是一个平凡的下午,但这个下午却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的奇幻――他们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了日全食。

    该下雨了,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他们其实不怕下雨,他们真正担心的是雨水可能会让他们辛辛苦除去的野草又活过来。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他们要斩草除根,年轻人们拿起了工具,在天空所散发的诡异光芒下继续劳作。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一个看上去有十四岁大的孩子在除草过程中看到了远处的一株坚韧的野草正在一片田地里挺立着,他心里清楚:在微小的野草留着不除,也会在日后造成巨大的危害。于是他赶忙跑到这株野草旁边,然后蹲了下来,他稍微举起手中的小锄头,对准了它的根部,正准备将它连根拔起时,他身边的土地里竟钻出了无数根藤蔓,它们紧紧缠绕在年轻人身上,并不断收紧着藤蔓,年轻人没有做任何挣扎,这是明智的选择。

    在其他人发现了他时,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是一半身子都被缠绕在身上的藤蔓拖进来土里,他面朝天空,似乎在看着天边的云彩,但可惜的是他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他只能化作这片土地的养分了。剩余的年轻人们看到了这一幕并不感到过分悲伤,即使他们早就会料到有这一天,他们也都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现场的许多人还是默默地留下了泪水,虽然现场的人都不认识他,如今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没人安慰他们,他们只能继续干着自己该干的事。

    这些野草在取得了一次“伟大”胜利后,它们就逐渐疯狂起来,每天都有一位可怜的年轻人死在了它们手上。它们是沉默的杀手。即使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年轻人们还是继续工作着,这些尸体并不能让他们停下来,当然对于这种情况,野草们的决定是――也不停下。

    太阳升起又落下,升起又落下,太阳已经不知道见到了这些在大地上战斗的年轻人多少次了,但它可以肯定――这些家伙正逐渐变少。终于有一天,当太阳再升起时,土地上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它或许会感到失望吧,而那些罪恶的野草此刻正占领着麦田,它们将年轻人们亲手种下的麦苗杀死,然后在原地欢呼着。就在这时一个手拿镰刀的白胡子老头一瘸一拐地走向了麦田,他缓缓走到麦田中央,从土壤中钻出的藤蔓缠住了他,将他束缚在原地,老人只能艰难地举起手中的镰刀,将自己够得着的野草连根除去,但在他除了几株野草后,藤蔓突然将他手中的镰刀拍掉在地上,老人无奈地笑了笑,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了,他用手一把抓住附近的几株野草,然后用力将它们直接连根拔起。

    这显然激怒了它们,瞬间无数藤蔓将老人包裹起来,渐渐将他掩埋在这片土地里,但老人的手中还紧握着几株枯死的野草

    年轻人们消失在了这里,野草很快又占领了这片大地,它们为自己的胜利欢呼,以至于它们更加肆无忌惮地蚕食着这片土地的一切,但那群年轻人的尸体却引来了其他东西,并且这些“神通广大”的野草们怎么也没料到这些“外来者”将会彻底将这群土地上的恶魔永远地赶到永不见天日的地底,野草们不敢探出头,因为地表的光芒太刺眼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