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去去去,都瞎猜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读春秋的!」神尾枫摆了摆手,「案发现场调查的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奥寺一脸恶心的表情,「别提了,目前为止,法医已经挖掘拼凑出20多具骸骨了,保守估计也就刚到一半,这案子已经全权交由搜查一课调查了,咱们涉谷警署顶多打打下手,根本操心不上,现在火佛修一拎了咱们署里三条警犬,在那边没白没黑的翻地呢。」

    神尾枫问道:「鱼塘里,最北边那些,红腹、锯齿、墨绿背、卵圆形的鱼,学名是叫食人鲳吧?」

    濑户礼点了点头,「猜得没错,灰原绫那院子里哪是养了个鱼塘啊,分明就是食人窟,食人鲳、老虎鱼、达氏鳇鱼、黑鱼、鲶鱼、狼鱼、电鳗好家伙,米国有个农场杀手,咱们这儿出来个鱼塘杀手

    你是不知道,搜一的人把鱼塘水抽干的时候,池子底下,密密麻麻的到处是白骨啊,跟地狱似的,太他吗吓人了!」

    「有发现初桃羽的尸体或者被关押地点吗?」

    濑户礼摇头,「没有,估计跟其他尸体一样,早就被灰原绫扔到鱼塘啃成骨头了吧?」

    「灰原绫怎么样,她被我一拳抡进鱼塘里,脸盘子估计破相了,那么多食人鲳,她还活着?」

    奥寺幸灾乐祸道:「那娘们可比你惨多了,被你临昏迷前抡圆了一拳捶到鱼塘里,被食人鲳还有那些肉食鱼咬得不成人样了,小半个脑袋被啃掉了,结果她命还挺大,被警员从池塘捞上来的时候,竟然还没断气。送到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硬是活了下来。

    不过医生说情况仍不太乐观,还得观察一段时间,不过就算灰原绫能挺过去,以她的身体受损状况,以后也是个废人了,终生吃喝拉撒都躺在病床上,跟植物人也差不多了。现在火佛修一就求她活着呢,说她是研究黑寡妇类连环杀手的活体素材!」

    说到这里,奥寺忍不住问道:「你既不认识食人鲳,喝人家的茶汤中毒也是最后才反应过来,那你打电话前是靠什么识破灰原绫的伪装的?」

    神尾枫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这件事,说来可就话长了,说实话,要不是灰原绫往我茶汤里下毒,马钱子的毒性可以短暂令人视听敏锐,我可能还察觉不到问题所在。

    破绽就出在那些油画上,看似是灰原绫模仿毕加索、梵高这些人随手临摹的人物画像,可这些人物原型从何而来呢?前阵子,我跟师兄你一块调查初桃羽相关人名的资料,以及冷案课调取的失踪人口案件,他们的照片,跟灰原绫临摹的人物油画是如此的相似。

    起初我还以为是错觉,可随着毒性加深,我发觉那些乖张浮夸的人物油画,其实失踪的人口照片是一样的我当时饿的饥肠辘辘,脑海浮现出全鱼宴,而鱼的模样,却让我打了个冷噤,它们全部张着血盆大口,不就是食人鱼吗?

    一时间我就想通了,墙壁上的人物油画是被害人,而他们的尸体则被投进鱼塘喂鱼了,所以墙壁上那是灰原绫随手一画的闲情雅致,那分明是一整面墙壁森森然的恐怖冤魂,它们在催促着我保持清醒,为它们申冤!」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