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啊太抱歉了!瞧我笨手笨脚的,居然把水壶弄洒了,您没有事吧?”

    灰原绫连忙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水渍,去询问神尾枫的情况。

    神尾枫起身帮忙把铁壶拾起来,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的脚疼不疼?”

    灰原绫礼貌的欠欠身子,一脸惭愧道:“就崴了一下,不碍事的,让您看笑话了。我先去换一下衣服,您稍等,等换完衣服我给您重新沏茶,对不起啊,一会儿就好的”

    神尾枫目送着她落荒而逃,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从抽纸盒里掏出纸巾帮忙把榻榻米上溅落的水渍擦净,随后把茶碗里最后一点茶汤喝干净。

    等待对方换衣服的间隙,神尾枫思考着刚刚的对话,灰原绫看起来还是个很纯真的女人,虽然从事着特殊服务行业,但骨子里的天真并未泯灭,还是很善良的。

    如此看来,对方应该与小林春水和左藤澄子的遇害没多大关系,那么现在唯一的突破点就在于找到那位丢戒指的神秘客人。

    无可否认,灰原绫的外表气质与待人接物的姿态给神尾枫留下了极好的第一印象,完全可以作为服务行业的礼仪标杆。

    即便刨除掉这些无可非议的主观因素,通过刚刚观察灰原绫说话时候的微表情以及各种小动作,神尾枫看得出来对方并没有在谈话中撒谎。

    灰原绫目前仍是单身,客厅里未发现任何的男性衣物或生活用品;这栋洋楼是她独自居住,她的性情十分温顺,压根不符合一个性格暴力杀人犯的特征,并且大多数独居暴力犯,都喜欢在家里养一些宠物,例如猫狗之类的,用于发泄他们的潜藏暴力情绪。

    她的经济水平不错,也许是与三名姑娘相处的不错,每月缴纳抽成时姑娘们并没有报假账;她很懂享受生活,养鱼、临摹、黑胶唱片、茶道,但是客厅里并未摆放电脑或者电视机,可能她是一个注重生活品味的女人,不希望电子产品干扰自己。

    思考着,神尾枫从榻榻米走向玻璃橱柜封印着的唱片机前,隔着玻璃,仔细打量这台产自丹麦的皇冠黑胶机。

    最上面摆放着一张黑胶唱片,是江沼郁弥的《人间》,似乎不久前刚刚听过,这款黑胶唱片市面上应该已经绝版了,而且看封面包装,铁定是原装真品。

    他俯下身子观察里面的机器,两对音箱上面的英文标签是kat47,两台阿尔纳音响电源,阿尔纳顶级分体机

    他虽然不懂唱片机,但这个牌子还是略有耳闻的,这一套设备下来,没有上千万根本打不住。

    至于所谓的地摊货、赝品?兴许是捡到宝了吧,这种级别的唱片机,造假成本极高,行家看不上,业余人舍不得买。

    神尾枫放下那张黑胶唱片,转过身打量墙壁那些人物油画,各种风格的色彩和绘画,五彩斑斓。

    总体来看,灰原绫不具备成为犯罪嫌疑人或者从犯的动机,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暴力倾向,整个人温柔的就像一池春水。

    其次,也不必谋财,小林春水和左藤澄子赚的钱肯定没有老板多,哪怕小林春水捡到的戒指再值钱,恐怕也没有那一池塘的鱼或者眼前这台黑胶唱片机珍贵。

    即使是偶然发现手下姑娘们虚报假账,给点惩罚,也断不至于把人家性命搞掉。

    再有,并未从灰原绫这栋房子里发现任何男人的踪迹,从她的生活习惯来看,应该接触不到什么行为诡异的男性,那么她也就不太可能成为三起女***侵害桉的从犯;当然,也不排除她在外面包小白脸,这就需要后续调查了。

    还有,灰原绫这种小身板,几乎是弱柳扶风,根本没有实施犯罪行为的能力,并且她还是右手开门,右手撒鱼饵,右手沏茶,典型的右撇子人群,这些下意识的行为是很难长久伪装出来的,也不符合专桉组侧写的左撇子杀手特征。

    因此,哪怕这位妈妈桑手底下三个伎女,两名被杀,一名失踪,灰原绫是目前嫌疑最大的人,这样分析起来,似乎都是阴差阳错造成的,对方并不具备犯罪条件。

    暂时排除掉灰原绫的犯罪嫌疑,神尾枫心里稍微轻松了些,脑海中再次浮现对方殷勤沏茶的模样,心道这么温柔贤惠的女人怎么可能杀人呢?

    可紧接着就头疼起来,既然灰原绫被排除了嫌疑,那么这条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就彻底断掉了,凶手会是谁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