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没有吧,她们都是很乖很老实的姑娘,有时就算客人欺负她们,也都忍气吞声,事后还是我出面给她们出气的如果说仇家的话,大概上次在小林春水那里丢过戒指的客人算一位吧,可对方并没有回来找过呀。”

    “是不是一枚上了年头的玉戒?我听说小林春水背地里把它卖了,得到很多钱?”

    灰原绫叹着气点头,“是啊,我警告过她,要把戒指留着,万一客人回来讨要呢?可她呀,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偷偷卖掉戒指,结果没几天就出事情了。”

    “丢戒指的客人是谁,你清楚吗?”

    “不知道,女孩子们的私事,我一般不会过问的,那枚戒指要不是小林春水拿过来问我,我都不会知道。我告诉她那枚戒指看上去很珍贵,应该是位有钱有势的人落下的,给客人留好别得罪了大人物,可惜”

    神尾枫疑惑道:“你是她们的老板,平日里除了帮她们租公寓、收抽成,就不管别的事情了?她们接客的情况你应该掌握才对,不然的话,怎么知道她们应该上缴多少抽成?”

    灰原绫听完,脸庞无声地滑落两行泪水,立马堵住了神尾枫的话语。

    她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哭,或者说她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流泪了,本就保养得体的女人,此刻梨花带雨的小模样更惹人怜惜。

    神尾枫无奈放缓了语气,说道:“你对小林春水和左藤澄子的死,十分难过吗?”

    灰原绫的眼神十分空洞,声音也虚无缥缈的,就好像体内有另一具灵魂代替她发出声音,“我不知道但我从来没有把她们当做赚钱的工具可作为老板和员工,这种关系却是无法避免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她们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那你还哭的这么伤心,心里是真的把她们当做姐妹、家人了吧?”神尾枫被她阵阵饮泣似的哭声弄得有些局促不安。

    “可能是吧”灰原绫窘迫的用一只胳膊挡住眼睛,另一只手仓皇去掏茶几上摆放的抽纸,“对不起,我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失态,好丢脸”

    可能是越想越伤心,她用纸巾擦拭着眼角,但泪水愈发止不住的喷涌而出,如断线珠帘般。

    她匆匆躲去屏风后面,“不好意思,警官大人,我失陪一下,马上回来。”

    和人家聊天把对方聊破防了,哭着鼻子躲了出去,神尾枫也有点尴尬,客厅顿时就留了自己一个人,他也有点不知所措。

    于是打量起墙壁的油画,神尾枫虽然不怎么懂艺术,但毕加索、梵高还是听说过的,对于那些立体主义、野兽派、印象派风格的画作还是有过粗浅了解的。

    这些油画全是人物肖像画,也不知道临摹的是哪位历史人物,不得不说,灰原绫这个妈妈桑的绘画天赋还是极高的,如果不从事这份行业,能专心钻研艺术的话,兴许会是位非常优秀的女画家。

    闲等了没多久,灰原绫就收拾好情绪回到了客厅,紧跟着一个劲儿道歉,“实在不好意思,让您看到我这个样子只是,一想起小林春水和左藤澄子的事情,我就有点难过都忘了给您倒杯茶喝。”

    神尾枫本想说不用这么麻烦,可见对方已经动起来了,抬起来的手摆了一半,又悄悄放下了。

    灰原绫如一只轻盈的白鸽穿过屏风和地毯,从玻璃橱柜里取出一整套看上去造型精美的茶具,“呀茶叶放在哪里了呢?让我好好想想您稍等一下!”

    说完,她小碎步的跑出客厅,紧接着抱回来一袋斯里兰卡红茶,又不知从哪儿变出个小酒精炉和百叶窗形状的炉架。

    神尾枫坐在榻榻米上,看她好像田螺姑娘似的忙里忙外,丝毫也不觉得麻烦似的。

    “这袋茶叶闻起来很香。”他夸赞道。

    “是吧,这是斯里兰卡高地茶,茶叶经蒸发脱水、抽茎碾碎后进行发酵,再通过特殊工艺进行烘干加工,味道就是这样的。”

    灰原绫将用来煎茶的一把关西铁壶架在酒精炉上,铁壶黝黑沉重,上面似乎还凋刻着某版神话传说的人物绘像,看上去好像哪个地摊淘换来的老古董,很有历史韵味。

    铁壶里的水开始咕咕作响,沸腾起来,灰原绫提起来将沸水倒进茶碗里,然后又把水给倒掉,这是标准的和国茶道工序,第一道热水用来洗碗。

    然后灰原绫将斯里兰卡红茶的茶粉放入茶碗,再次将关西铁壶的沸水倒入,用一支茶先轻轻搅拌。

    她的神情专注而肃穆,不到一会儿,茶碗里已经沸腾的喷薄出红茶香气了。

    “水是开的,不过最好是多煮一会儿。”

    灰原绫小心翼翼的捣着茶碗,“您喝过这种红茶吗?我这里临时也只有这袋茶叶了,算我自作主张吧,也不知道您是否喝的惯。”

    随后低头观察了眼茶色,笑吟吟道:“现在可以尝尝了,这个时间的茶水味道是最好的,再泡下去的话,茶汤就凉了,而且会越来越苦呢。慢点儿喝,小心烫口。”

    她抽出一块帛纱,将茶碗垫在上面,弯腰奉向神尾枫那边。

    神尾枫一丝不苟的接过来,小心的抿了一口,微微皱起眉头。

    “煮茶算是我比较弱的一门手艺,还需要多多练习,贵客来访,不得已献丑啦,以表敬意。”

    灰原绫跪坐在榻榻米上碎碎念着,观察到神尾枫的表情,忙拍拍脑袋,“是不是有点苦?不好意思,我差点给忘了,斯里兰卡红茶应该加奶加糖的,实在抱歉!”

    神尾枫忙又在她自责的目光中将茶汤喝干净,烫得龇牙咧嘴,“不用麻烦了我这人就喜欢苦茶哇,有点烫舌头。”

    “嘻,高地茶是斯里兰卡最苦的茶种。”灰原绫被神尾枫滑稽的面部表情逗笑了,伸手掩住嘴,侧头轻声咳嗽了下,“还是给您加奶加糖吧,这种苦茶一般人很难接受得了的,我不能怠慢客人,您稍等一下”

    “哎,不用这么客气。”

    “不碍事的,很快就回来。”

    灰原绫如轻盈的蝴蝶,在客厅里飘进飘出,捎进来了两个罐子,摆在茶几上,“第一罐是绵糖,第二罐是”

    神尾枫拿过装绵糖的罐子,“这个就行,我自己来吧,实在麻烦你了。”

    将绵糖倒进茶碗搅动的时候,灰原绫又贴心的拎起关西铁壶给他续好茶水,“今天准备的确实有些仓促,招待不周的地方请贵客多多包涵。”

    神尾枫看她将铁壶挂回酒精炉上,问道:“你也喝呀,别光招待我。”

    于是灰原绫又给自己泡了碗红茶,取过第二只罐子,“我喜欢添一点蜂蜜,味道很香的。”

    放了绵糖之后的斯里兰卡红茶味道稍好了些,但仍有些发苦,神尾枫不禁感叹道:“茶道这东西还真是有钱有闲的人才能享用啊,花大把时间来煎一杯苦茶,不知道是什么想法。”

    “算是对传统文化的一项传承吧。”灰原绫又为他续上一碗茶汤,倒入绵糖,“我只是很享受煎茶的过程带来的乐趣,对茶的味道本身兴趣并不大。还有,谢谢您呢。”

    “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