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看着朱柏和朱槫离去,成渊也要忙碌自己的事,以云南为练兵之地,而取天下。

    明帝国永乐七年夏月初,山西大同府起了场风,这座位于明帝国北地,地处中原北方农耕文明与漠北游牧文明的交汇处,

    见证多年来蒙古铁骑与大明汉家的冲突,此处更是漠北与河西走廊的重要交通要道和中转站,也成为丝绸之路北线的重要节点。

    这座位于西北的军事之城,为了防范草原上野蛮入侵,四面的土墙被明军垒的极为厚实,看上去就是高大而坚固的黄土墩子。

    春夏时节干燥,浮土被西北的风吹的睁不开眼,烟尘四扬,然后落在简陋的营帐上,落在大明边军的身上,嘴里都是土腥气。

    但大明成国公朱能此刻眼睛却是充满笑意。

    作为来北方的大将,朱高燧虽然在北平府,但是大同还是要自己好好的守着才是。

    虽然对边关黄土真的是气恼,但听到这个消息,发自内心替朝廷感到开心而骄傲。

    朱能很快将朝廷的信收好,对着几个亲兵道:“大明船队出海了,陛下说等镇国公改制云南土司,陛下就会亲征漠北。”

    众亲兵笑了笑,指了指外面黄沙漫天的北地,道:“到那时,我们便跟着陛下踏平草原的野蛮。”

    “我看你是想光着屁股去草原逮兔子吧。”

    昨日清晨,草原蛮子带着一队骑兵冒着风沙天气,跑到附近的农户家中抢粮食。

    朱能当时命骑兵出营,将农户的一头耕牛,五袋麦子抢回来。

    “这信还是十几天前的,估计这会儿船队已经下夕阳了吧。毕竟从京城快马加鞭,赶到这里,用的时间并不会很短。”

    …

    朱棣指着漠北地图,道:“朕想征漠北可是很久了,想当年”

    “父皇,你”

    “别说话,想当年朕便立下征漠北之”

    朱棣侧头道:“你到底怎么了?”

    成渊和朱高煦摇摇头。

    “说!”朱棣转过身来。

    朱高煦立刻说道:“您龙尾乃有洞也。”

    成渊舔了舔嘴巴:“那个,汉王意思是陛下您屁股后面有个洞。”

    朱棣正慷慨激昂向他们说着牧天下的心思,根本没往这上面想,此刻脸色不好但:“滚出去。”

    成渊道:“陛下,臣也回去准备准备了,大同是个不错的地方所以您打算给我们多少大将军?”

    “明日出发时,你便知道了,就是排场没有郑和下西洋的大。”朱棣说道。

    无妨,陪着藩王就藩,知道他的是去办大事,不知道还当他被贬出京城去了。

    “关于云南之事,你且将高煦一定要看顾好,别让他捅娄子丢朝廷脸。”

    “那云南之事,我就看着办了,您写道圣旨给我,到时候需要时,也能有个说服力。”

    朱棣道:“镇国剑不就是?朕再写道圣谕给你。”

    晚上回到府里,后苑的树花都已经谢了,朱智贞命石开搬来几张椅子放在后苑。

    她说道:“你真的与二哥说咸宁绣的是病猫。”

    成渊默不作声。

    她随口说道:“听说你要去云南待三年?”

    他摇头道:“若是快,两年能够将基本的事情做起来,也是可以的,但是最少也要三年。”

    她问道:“方才你将正清拉到书房说什么了,是父与子辞行吗?”

    成渊不说话。

    沉默许久,望着苑子,其实都是生叶子的书,没什么好看的。

    她看着天空道:“都要走了,你还不去服个软儿,到宫里带她回来,也怪二哥嘴太多。”

    “不是说男人有了权势,都会多看女人吗,你怎么不?”

    成渊轻声道:“是,倒不是每个男人这样。”

    朱智贞将下巴枕在膝盖上,双脚在椅子晃啊晃,呢喃道:“可是你要去三年呢,光是去云南的路就快两个月,憋着也不好吧。”

    她说完这句话,将脚放下来,穿了绣鞋,便起身往前院而去,身姿婀娜。

    天亮后,石开与曹德,朱高煦便在院子等着,匡愚背着药箱,魏兰舟包袱里背着笔记和成氏之学的册子。

    朱高煦打了个哈欠,伸手拍了拍自己脸道:“你们国公怎么回事儿,本王天未亮便起来了。”

    匡愚正想着过河南时,到开封将周王朱橚接了,再向其请教些药书。

    魏兰舟又将包袱里的成氏之学清点好几遍,怕漏了。

    “汉王妃都起的比你家国公早。”

    “王爷,我家国公以前每次都比我们起来的早,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儿。”

    朱高煦好奇问道:“这段日子府里没有什么鸡飞狗跳吧?”

    匡愚漫不经心道:“有啊,咸宁师娘不知怎么了,跟师傅闹了很久,这几日进宫去皇后娘娘那里了。”

    朱高煦白眼道:“你家国公就不会去把我妹子接回来,如此简单之事多好办。”

    匡愚很认真点头:“倒也是,不过今日要走了,就算了,回来再说吧。”

    “回来或许要三年,或许这辈子他都回不来。”朱高煦道:“云南汉民并不多,都是外族,那地方四季湿热,毒虫猛兽并不少,最棘手的是土司训练有素的象群。”

    石开点点头:“是这般。”

    正在这个时候,成渊一手提着包袱出来,一手扶着墙。看到他们在后庭院叽叽喳喳,说道:“都起的早。”

    匡愚看向成渊,惊讶道:“师傅看你是肾气面色发青,难不成你受了什么伤。”

    成渊两脚发虚,朱高煦笑意更加深刻,道:“镇国公,要不要本王将马车让你坐?”

    成渊一本正经道:“有些仗打起来比较费力,但还是能回本的,毕竟年轻不是。”

    石开很认真道:“夜里打仗,国公怎么不喊我帮忙,不能再出现遇刺那种事情了。对了,殿下她没事吧。”

    成渊道:“石开,到了云南,给你物色个苗女,你们天天打架。”

    朱高煦喊道:“妹子,哥哥我跟妹夫走了,妹夫这一路估计腰疼,走路都是困难。”

    几人出了后院回廊。

    成渊道:“汉王殿下可真损,这次去云南带多少家伙?”

    “去看看,就知道了。”朱高煦得意说道:“父皇给的人马,五千是京城的精锐,六万人马在广西一带,剩下的是云南驻守的边军,那些卫所加起来有十万多。”

    安成公主慵懒坐在屋中,看到桌上的云南计划簿子,自言自语道:“丢散落四的,多久回来都没关系,只要平安着就好了。”

    她是不想去送的,不然难免要有离别伤怀,偏偏把这东西忘了,便出门去送。

    见乳娘过来,道:“今晚把那他们三个送过来。”

    “是,殿下。”

    府外,成渊看着被雨布包裹严严实实放在篷车上的二十架大将军炮,又细细查了二将军,火铳之类。

    “陛下倒是舍得下血本。这五千精锐里,一千就是神机营的,都是熟悉面孔,我都认得。”

    坐在马背上的朱高煦道:“前面还有不少好东西,我倒是不想给沐家带那些,倒时我们先去大理,等稳了再去沐家?”

    成渊正要点头。

    赛哈智骑着马从空荡的大街上奔过来,今日有火药这些,五军府早都让百姓回避了。

    除了赛哈智,后面还跟着一皮枣红色的马,马背上落着个女子,背后还背了一把剑。

    除了达玉儿,还能有谁。

    赛哈智很快到了眼前,道:“陛下让她陪你们一起去。”

    成渊对着达玉儿点了点头,如果她来了,肯定也有锦衣卫的,正好到时候派她去沐家方便,朱棣想的可真周到。

    后面陆陆续续运来木箱子装着的火铳,弓弩。

    “这些都是陛下让单独带的。”达玉儿说着将小型火铳连同夹子给他。

    成渊笑道:“想我大明第一国公,可是武将,不用剑竟然要用这玩意儿。”

    出来站在府门口送簿子的朱智贞听到这话,脸突然红起来,轻轻呢喃:什么大明第一,大早上还不是揉着腰准备出发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