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永乐七年,与大明原历史相比,下西洋迟了四年,这其中缘由,成渊是最清楚的,他有些后悔,早知就把朱允炆放跑了,这样永乐皇帝也就不会拖拖拉拉的这么久才下西洋。

    朱棣宣布下月初让郑和下西洋一事令朝中官员反对,反对理由很简单,海洋太大太凶险,不能下西洋。

    这个反对,朱棣预料之中,但不成问题。

    “陛下,下西洋耗资三百多万两,岂不是劳民伤财,且太祖皇帝当初禁海之策在先,东南倭寇会趁机而来。”

    “诸位大人,可这几年郑大人也没有下西洋,为何东南沿海倭寇仍旧屡屡不绝,还要让淇国公带兵,与宁波府男女老少共同抗倭呢?

    “下西洋与倭寇侵略沿海,似乎没有任何关系!诸位可知本公在城外试验田种的玉米,红薯,海外还有更多此类作物,不如抢回来,也是为天下百姓做好事。”

    “镇国公,你们武将总想建功立业之心,都可理解。但大明乃大国,怎么能去海外欺负小国,此举不仁。”

    “吕侍郎这话,实在是蠢得没有边儿了,大鱼吃小鱼,你不吃他们,等着他们来吃你,若是你这种仁慈,活这么久还真是个奇迹。”

    吕震被成渊怼的无话可说,又想在朱棣面前做好人。

    成渊说完不再与文臣争辩,安静站在殿中。

    朱棣道:“朕准备了这么久,为何不告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事儿多,下西洋一事,朕已决定,不许任何人再上奏疏,退朝!”

    成渊也悠哉悠哉出殿,郑和则是带着龙江船厂的几名官员前去御书房面见朱棣。

    应天城外,朱高燧一手拄着拐。

    一手不情愿的的借过朱高煦与朱高炽送来的送行酒,道:“大哥,我真的没有把火药包给瞻基。”

    朱高炽道:“三弟,此事如今已经过去,且不可再言,大哥不怪你。”

    这话怎么听着还是怪?朱高燧愤愤的翻身上马,带着自己的人马,赵王妃坐在马车中。

    朱高燧的跟班儿陈瑛死后,就没有大臣再敢与他来往,武将佩服汉王朱高煦骁勇善战。

    北平武将基本都是知道朱高燧是心胸狭隘之人,打仗倒是可以,但人品让人不齿。

    文臣则是在意正统,对于身为嫡子而又任义的朱高炽更为喜欢,他们厌恶朱高燧的缘由,更多是不满朱高燧做事无德。

    朱高燧出京时,除了朱棣给他的一队护卫,就剩下被他平日里骂来骂去的赵王妃跟着他,以及赵王府长史。

    望着朱高燧离去,朱高炽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作为大哥,他总是要照顾几个弟弟的,可这弟弟们都太不省心。

    看了眼朱高炽瘦了圈儿,朱高煦嘴贱道:“下月初我也要去云南,虽然觉得老头儿偏心,可昨日才发生那事儿,老头就把他赶走了,对我还是不错的。”

    “二弟,此去云南,恐怕见得机会就少了。”

    朱高煦看了眼朱高炽:“你是瘦了不少,这也是成渊的功劳,不过这次他要随我去云南大理,三年时间,我还不信让他不服我。”

    “二弟,镇国公虽是妹夫,但在我心里是老师,是先生。你莫不要拿咱们皇家规矩去欺人。”

    “大哥,好像我对救你这样,不过别吃太多,免得再胖回去,成渊在云南回不来,那你可要被父皇嫌弃了。”

    说完,大步离去。

    马车里,朱瞻基不满的看着离去的朱高煦,但:“正清,我的现在见他就想揍他。”

    “你打不过。”

    “谁说的,你我合伙不是将朱老三赶走了吗。”

    成正清道:“我爹好像发现了,不过他最近忙着商税,没空管我,娘这几日也在忙,也不管我,我们去玩。”

    “三姑姑还在做战袍?想起四姑姑绣的病猫,我就想笑,不过被我爹训斥一顿。”

    朱瞻基看到朱高炽过来,连忙住嘴坐在马车里。

    “太子殿下。”

    “回去。”

    以前朱高炽上马车,马车都要吱呀晃几下,还要人扶着,现在倒是自己便上去了。

    “三十税三,同样本公也在建议陛下适当提高商户地位,你们难道还不满意吗。”

    在坐的南直隶商户心里嘀咕,盯着成渊看了又看。

    朱柏捧着茶盏抿着茶水道:“既然镇国公都如此说了,本王自然是大力支持,我们王府的铺子,说起来还要多亏商策,现在朝廷正在为官盐,官茶,官矿招募皇商,正好挑几个积极的商户出来帮忙办事。”

    盐铁矿专营,在朝廷手中。

    皇商都是难得,平日里宫里有专门交接的商户,如今公开招募,也是一种新的商机。

    这些做生意的东家掌柜哪个不是人精,笑呵呵道:“平日里,这种差事儿我们都不敢想,如今听闻国公如此为商户争利,当然要支持国公爷。”

    成渊道:“得,你们也别将我说的多高尚,我镇国府也有铺子,戏院,酸辣粉铺子,胭脂铺子,书斋如今已经开了分铺,也是为我自己谋好处,等朝中政策放宽,到时我还得找商户一起合作经营呢。”

    酸辣粉可是京城一绝,鲜有的口味忽然替代多年的清淡小吃,令百姓口舌之欲大增。

    可惜酸辣粉的秘方,无人知晓。

    因此一直是京城独家。

    众人叽叽喳喳。

    湘王朱柏道:“要不要本王也加盟几家,你去年这酸辣粉铺子盈利也有几十万啊?”

    朱柏打算和成渊唱个双簧,毕竟商人重利,若是如此能从利益二字说动他们接受商税,未尝不可。

    成渊正要配合朱柏演。

    便听门外传来声音。

    “齐王殿下,我家国公爷在里面谈事儿,请您稍等。”

    “滚开”朱槫话说到一半儿,就没声了。

    成渊道:“曹德,不得无礼,快请齐王殿下进来。”

    齐王朱槫甩着胳膊,龇牙咧嘴的说道:“本王可是带过兵的,明日便带人剁了你。”

    “那就明日剁,王爷请。”成渊笑了笑道。

    朱槫就是贪财,本性不坏,总是把吓人的话挂在嘴上。

    “七哥,你怎么来京城了。”朱柏吃惊的看着朱槫。

    没有旨意,藩王是不许随便进京城的。

    朱槫道:“老十二。就许你在京城跟着镇国公做生意,享乐子,不许七哥来?”

    “七哥,怎么会,你这次来?”

    朱槫道:“去年皇兄在济南时,白莲教害得皇嫂小产,我这是进京来看看皇兄皇嫂,顺便”

    “要点儿钱修王府,皇兄答应的。”

    朱柏道:“那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自然是找镇国公做生意。”朱槫看向成渊说道:“本王想在京城开几家铺子,皇兄让本王芸国公。”

    “好说,齐王叔请。”成渊转身看了眼几个商户,道:“今日有贵客,你们且回去。”

    几个商户犹犹豫豫,他们方才也听到齐王与镇国公说话,他们若是搭上这几个主儿,今后还愁不会做生意。

    商人脑子最精,笑道:“三十税三我们同意,回去就跟商会的其他掌柜好好说说。”

    成渊愣了愣,原本他是想与朱柏唱出戏,不曾想被冒冒失失的齐王直接带来好事儿。

    笑道:“如此更好,有些事儿你们商会自己去谈更容易,若是办的好,本公定不忘。”

    朱柏在身后点点头,如果分批拉拢商户,再让他们从内部互相说通,再以利益诱之,此事办的绝对通顺。

    许多时候,蛮干动武也不行,能够对症下药也不错。

    成渊看了眼朱柏:“十二叔,我已经与户部尚书夏原吉说好了,推行商税他会替我帮您一起的。”

    商税推行需要几年,不可能一朝一夕完成,朱柏最懂自己商税计划,让他与夏元吉合作,定会办好。

    坐在旁边喝茶朱槫一口茶噎住自己嗓子道:“什么,你说什么。户部尚书夏元吉?”

    “正是。”朱柏道:“夏原吉做事很不错。”

    朱槫佩服起来,看着成渊道:“镇国公厉害,今儿我朱槫服了。”

    “齐王叔,这是何意?”

    “夏老抠,你知道他为什么被朝廷官员送外号夏老抠吗,可真是他娘的将户部抠的严,一粒米,一张钞,都别想拿出去。”

    朱槫声泪惧下的跟成渊与朱柏说这几年夏元吉跟他为了修府银子抠来抠去的。

    “本王都快要发疯,每年审批都要被夏元吉卡主,这不,现在本王亲自来京找皇兄要。”

    你是想被皇兄打板子朱柏摇摇头道:“这次皇兄应该也不会给你的。”

    “闭嘴,老十二你乌鸦嘴。”朱槫看向成渊,“可否?”

    “当然可以,但是齐王叔也要按照大明商法来执行,否则这铺子开下去否,我也做不了主。”

    “什么商法?”

    朱柏道:“是文渊阁与户部正在修订镇国公他们拟定的商法,这商法规范大明市场商铺,是大明律以外的,称大明商法,估计年底七哥就能见到了。”

    你做个人吧齐王朱槫看了眼成渊:“好端端的,修订什么商法啊。”

    “为了更好的,更规矩,让不法之徒钻不得空子,顺便为大明宝钞改制整顿商户。”

    成渊并没有用什么市场经济,宏观调控,什么财政一类的词去说,直接告诉齐王,你在京城经商可以,但是你得守规矩。

    “本王请你们吃酒去。”齐王朱槫想了想道:“顺便说说做生意。”

    成渊道:“齐王叔,喝酒这事儿就不必了,我这几日忙碌,月初就要去云南边陲,实在忙碌。”

    朱槫倒是听说了这事儿,随即拉着朱柏道:“走,跟哥哥喝酒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