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他们闹腾,你就敢给炸药包。”朱棣眼神要杀人。

    “喊他们回来不就成了。”朱高燧越说越没声儿了,明明是他们两个自己指着要的。

    炸药包放在离火近的地方,时间久了会炸成渊道:“不要喊,不要惊吓到他们,我去看看。”

    朱棣站在旁边道:“大胆,你连朕也敢欺骗了,朕征战沙场,火药的厉害朕比你清楚,它会炸的。”

    朱高燧战战兢兢地道:“真不是故意给他们的,没想那么多,就是他们两个太吵了,又一直要,我才给的。”

    猛的,朱高燧想起什么。

    当时朱瞻基指着库房火药旁边的两个布包,然后说要拿着玩儿,他才让人绑在一起递给朱瞻基玩。

    两个要是炸了,绝对会

    后来,大家忙着讨论火器,以及云南的情况安排,谁也没注意两个孩子。

    伙夫很奇怪,总觉得这位皇孙与小国公玩着个奇怪东西,又想不起来,觉得陌生。

    当然他们也不敢去多问,毕竟两个孩子身份不一般,他将粗大的木柴直接劈开,放进锅底。

    大火呼呼烧起来,专心烹煮大块的羊肉。

    朱瞻基看着不远处的大锅饭,对成正清道:“你吃过大锅饭吗?”

    “没有。”成正清摇头。

    “我也没有,肯定比宫里,比你家的好吃吧。”

    “哥你真聪明,应该是,否则那些将士怎么这般兴奋,定是太好吃?”

    这时,成渊已经过来,看清楚成正清拿着没拆的火药包,心跳加速。

    熊孩子玩意儿,你要是把布包给拉散了,火药被风吹散,可不得把营帐给炸了。

    “正清。”

    “哎。”

    成正清抱着火药包转身。

    “你抱着那个布包跟我过来。”

    朱瞻基歪着头道:“姑父,我们玩的好好的,正清过去做什么。”

    “你们抱的是我跟你爹上个月给火药做的新壳,你们见过的,它今日才从兵仗局拿出来成品。”

    朱瞻基笑道:“新火药,肯定很厉害了。”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低头看向圆润的火药包,十分淡定。

    “正清,你现在把它带过来,离旁边的火远一点,跟我走,爹要将它演示给陛下看。”

    “可是大锅饭快熟了。”

    你们什么没吃过,今日对大锅饭情有独钟了,是没尝过都觉得美味。

    “离火远一些,拿过来。”

    成渊几乎是冲过去,夺下他们怀中的火药包,然后将火药包直接拿到校场角落。

    等提着火药包远离伙夫房时,成渊站在远处道:“陛下,已经拿回来了。”

    朱高燧冷笑:“你们就是故意在诬陷本王,这火药包大哥,你们居心何在。”

    朱高炽此刻担心的两股战战,哪里有功夫跟朱高燧顶嘴。

    朱高燧可是见过火铳,火炮乃至火箭的,他从没见过这种炸药包,定是大哥跟镇国公涉的圈套,在自家父皇面前诋毁自己。

    “闭嘴,你当朕是傻子?朕允许你开口了?”朱棣瞪着朱高燧:“朕不是哄骗的昏君,朕看这世间事,可要比你清楚的很。”

    说到这里,朱棣顿了顿,因为他看到成渊提着火药包走到校场角落,似乎是要点燃。

    “轰!”

    尘土迸溅,离地三尺,土沫子飞扬四炸。

    将士们都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感觉他们脚底震得发麻,校场被炸出一个深坑。

    趴在远处的成渊浑身被灰尘扮成了一个土人。

    朱瞻基和成正清惊呆了。

    他们两站在原地,手脚发凉。

    因为那声音太响了,比平日见到的雷还要响,随后便觉得热血沸腾。

    若是火药炸在人身上,那绝对是血肉横飞,幸亏校场够大。

    但离校场最近的营帐也震塌了。

    原本还强词夺理的朱高燧,此刻结结巴巴道:“父皇,儿子真不是故意给他们的,不知道这玩意儿真,会炸。”

    朱棣并未出声,而是转过头,眼神如杀人般,道:“老三,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承认是你给的。”

    “哼!”

    朱棣冷哼一声,但是越想越觉得生气,怎么他自己的儿子,不是胖就是蠢和坏。

    不对,大儿子瘦了一大圈儿。

    这畜生。

    “父皇儿臣不知,他们两个一直吵着要。”朱高燧开启疯狂解释:“我不耐烦了才给的。”

    朱高炽叹了口气,纵使他再对自己兄弟好,也改变不了他的那些心思。

    朱瞻基看了眼成正清,两人相视一眼,达成某种交流后,在自己腰里狠狠一掐,泪憋在眼眶里,往朱棣身边跑了过去。

    “皇爷爷,要不是姑父,孙儿就见不到您了。”朱瞻基眼泪哗啦下来。

    “外祖父。”成正清眨了眨眼,眼泪死活掉不出来,看着朱瞻基如戏精上身一般。

    朱棣拉过两个孩子,心有余悸的说道:“走,回宫去。”

    朱高燧则是满眼无奈与后悔,早知不该给他们。

    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成渊满面沙土,并没有说话。

    朱高炽也没有去扶朱高燧,而是径直走了。

    朱棣带着两个孩子疾步离开。

    众随从立刻跟上。

    校场处的烟尘还在飞扬,几口大锅弥漫着肉香。

    乾清宫。

    朱棣双手叉腰道:“再加点儿水,两个孩子呢。”

    宦官连忙点头,拿来皂膏。

    朱棣现在顾不得去骂朱高燧。

    也顾不得去回想这个新火药包怎么这么厉害。

    和他的孙儿比,关系到大明江山传承,那都不值一提。

    而且外孙也在,要是出点儿问题。

    到时候,自己女儿不得伤心死。

    朱棣温和道:“怎么回事儿啊,你们兄弟两个差点儿闯祸。”

    “皇爷爷,我们吵闹,三叔觉得太吵,就给我们一个布包,说是用来打拳玩儿的。”

    朱棣看向成正清:“正清,是不是瞻基说的这样?”

    “啊,是。”成正清点头。

    朱瞻基又道:“姑父说这是新外形的火药包,太可怕了,正清,你说是不是。”

    “啊,是。”成正清点头。

    朱棣点点头,闹肚子火气,得尽快把老三赶到藩地去。

    殿外成渊看着朱高炽,低声道:“瞻基和正清认识火药包。”

    朱高炽经过成渊提醒,恍然道:“我也想起来了。”

    但是两人都默契隐瞒下来。

    朱棣看两孩子换好衣服,这才想起那火药包的威力来。

    他知道火药厉害,可是火药包这么厉害,确实头一次见。

    也难怪两个孩子抱着玩儿。

    但是朱高燧那么大的人,不知道火药厉害?拿去给两孩子当拳包玩儿,居心叵测!

    朱棣越想越火大,直接让赛哈智拖着朱高燧打了二十大板,听着殿外嗷嗷的惨叫声。

    朱瞻基和成正清心里别提有多爽。

    实在太好玩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