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介绍页 下一章

    朱高煦满意的让侍卫带份送去汉王府,自己则是提着鸡汤献殷勤,说自己熬的,给自己带了个孝顺帽子。

    见到朱棣竟然不在,朱高煦便有些小失落,这种熬鸡汤的好事儿怎么能不让老头儿看到,这样自己不就白白进宫一趟了。

    手中的汤忠用棉布包了几层,还温热温热的,徐皇后看到朱高煦提着汤盅进来,诧异道:“高煦,你没去神机营的校场?”

    “母后,儿臣待会儿去。”

    坐在徐皇后身边,笨手笨脚绣平安袋的咸宁,京里去外地许多人都会为自家人做个平安袋,特别让宫里女官来教自己。

    她绣的极为认真。

    朱高煦放下汤盅给宫女,偷偷绕到咸宁身后,见她笨拙的样子,直接夺过来乐了:“你绣的是渊字?我看像毛毛虫在爬。

    “还有,绣的还不如我,我绣时从这边起针的,叫声好二哥,哥哥帮你绣了如何。”

    咸宁吓了一跳,气鼓鼓看向徐皇后:“母后,你看他~”

    徐皇后转过身,看着自家这不安分的崽子,嗔怒道:“高煦,你不要妨碍你妹子,她手中的可是针,刺破手该如何是好。”

    朱高煦笑哈哈道:“早晨我在国公府吃饭,感觉成渊喝的鸡汤不错,便亲自给您煮了带来,刚好看到她在绣毛毛虫。”

    说着开始吐槽自家妹子:“看她憨憨的不会绣,绣的跟大老爷们儿绣的一样,笨手笨脚,绣个麒麟绣成病猫和病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朱高煦说罢,道:“你用的线不对知道吧,汉王妃教我的法子不错,拿来哥给你演示。”

    他不由分说,从咸宁手里抢过自己有模有样教学:“看到了吗,看到怎么绣了吗,让你当初不学,我看母后她们绣一次就会了,憨子。”

    咸宁忍不住要发火,夺过来道:“我给成渊的,又不给你,反正成渊说他不嫌弃。”

    朱高煦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觉得自己听到的最大笑话,道:“你就别安慰自己如何?成渊说你把鹰绣成小鸡儿,十分难看,老虎绣成病猫。”

    咸宁沉默了,她停下来,看了眼朱高煦:“你胡说,他才不会,你就是个挑事儿精。”

    “那你回家问他去。”朱高煦道。

    徐皇后训斥道:“高煦,你盼着你妹子过不好是吧。”

    朱高煦只当这是个笑话,平日里他们几个都笑话她绣功,她也是闹一会儿就好了。

    根本没想太多。

    他只是把今天的实话说出来,才不会操心他妹子会在意这话,毕竟她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之人。

    徐皇后还要斥责朱高煦,但宫女将鸡汤递过来,她尝了几口,便知是国公府的味道,香浓而不腻。

    宫女们小心翼翼的盛了碗,递过去给咸宁。

    “味道不错,成渊那里还真是有许多好东西,明明是个与你父皇一起靖难的武将,可却也知道农事,还做的那么的好,就连府里厨子都选的好,你两个妹子是有福了。

    “你要跟高燧有成渊一小半,母后都很高兴了。”

    徐皇后奇怪道:“不过你去了成渊那里回来,怎么像变了个人,这可不像你啊。”

    神机营校场放着两架火炮,十几杆火铳,远处黑压压,红樱子,都是掌管火器的神机营。

    当初朱棣对于火器这事儿和成渊一拍即合。

    成渊对此很省心,因为永乐皇帝有征战经验,他知道火器威力,奉天靖难时也吃过火器的亏。

    只要稍微点拨下,朱棣就可以对火器投入百分八十的愿意。

    明初立,始设于元代以制造铜钱的宝源局就接命,承制火铳、火炮。

    宝源局杂货制造商”。除了原本的铜钱和新来的火器,香炉、香盒、银盆、水罐等等宝源局都有制造。

    所以随着火器需求量的增加和对火器质量要求的提高,自洪武十三年朝廷开始设立专门制造兵器的军器局和兵仗局。

    军器局主要生产弓、刀、盔甲等冷兵器。

    成渊建议后,朱棣将军器局也变成重要的火器制造者。每两年必须生产一批新火器,满足军队需要。

    兵仗局不必说,它的作用就是统管火器。

    火车、火伞、大将军、二将军、三将军、夺门将军、斩马铳、椀口铳、一窝蜂、襄阳炮、信炮、盏口炮、旋风铜炮、炮里炮、四眼铁枪、央靶铁手枪

    都是大明常备。

    除了统领火器制造,兵仗局还负责发明或实验各种新式火器。

    地方发明的新火器要获得批量生产的资格也需要兵仗局实验并决断,兵仗局主导制造了大量先进的火器。

    火器做的好,得有人用,还得有专门的人来用,

    这个便交给神机营,神机营士兵如今火器配备率达到了三成至四成。

    历史上永乐年后期,在经历了出兵交趾之后,朝廷才设置了神机营。以火炮为核心,内卫京师,外备征战,攻城和守城战争中的大功臣,堪称明代火器运用之典型。

    只是成渊的到来,让它更早,更有条理,更快的发展起来。

    火器维护费用并不低,但是洪武留下的充足国库,乃至这几年百姓生产与生意都在兴旺开展,只要时间足够,皆可以。

    南方校场没有北方校场黄沙一吹扬万里的场景,春末夏初,正是一年不热不冷最佳时机。

    张玉指着远处两架火炮道:“就是那两个神铳车炮,已经准备好了。”

    明朝初年,轻一点的火炮,神铳车炮,重为一两百斤,最大射程可达三到四里。

    重一点的火炮,如大将军炮,重量可达三四百斤。

    史上,明代的火炮射程达到两千米以外,可能性极高,红夷大炮最远射程一千五百米。

    所以对于神机营现在拥有的各种火器都是雏形,今后还会有更多的火器出现。

    万不能将汉家火器最后给玩成了冷兵器,那可太遗憾了。

    “朕的神机营都是漠北准备的,到时候朕要用火器横扫漠北。”

    朱高炽道:“瞻基和正清呢。”

    赵王朱高燧在旁边道:“方才他们闹腾,我给了个棉布包去玩了。”

    张玉道:“禀陛下,小皇孙和小公爷在那边,今天大营烤羊肉,他们两抱着个小布包去附近玩儿了,我刚才还看到他们在那边。”

    成渊道:“是否是小方块儿,如棉被那般的?”

    张玉道:“镇国公怎么知道。”

    成渊道:“那个是上个月我和太子新研究的炸药包,外形还是我画的,里面是火药。”

    对于一切工业靠手工的大明,研究不出来那种TNT,所以牛皮油纸护着外壳防止雨水,里面是棉布包起来,方方正正,包结实一点儿。

    只是如今许多材料不够,有些粗糙的很。

    朱棣瞪向朱高燧道:“谁让你给他们的。”

    朱高燧道:“儿臣不是故意的,是瞻基太吵闹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